財聯社2月28日訊(編輯 瀟湘)利率交易員週二徹底向美聯儲“繳械投降”——不再預計美聯儲今年將降息75個基點以上,這使他們的觀點與美聯儲決策者12月利率點陣圖所作出的預估結果一致。

預估美聯儲政策前景的利率互換合約,隔夜進一步定價至了更高的利率水平——12月合約在紐約午後交易中達到4.58%,僅比5.33%的有效聯邦基金利率(EFFR)低了75個基點,預示美聯儲今年僅會進行三次25個基點的降息。

自去年7月份以來,美聯儲的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一直保持在5.25%-5.5%的範圍內。

今年年初,市場對2024年降息幅度的預期曾一度超過150個基點。對部分人士而言,之所以當時有這樣的鴿派預期,是因爲他們認爲,美聯儲過去兩年內11次加息至少會導致美國經濟今年進入溫和衰退。

但自那以來,美國經濟增長數據普遍超出預期,而通脹下行趨勢則出現停滯跡象。市場對美聯儲年內降息次數的預期一直在向決策者12月份的點陣圖中值靠攏。

事實上,即使是眼下全年降息75個基點(3次25個基點的降息)的預期,能否真的實現也存在一定的問號。一些投資者甚至認爲,美聯儲可能還有必要進行額外的加息。

對於當前降息預期的進一步降溫,Mischler金融集團利率銷售和交易董事總經理Tony Farren表示,“過度預期降息的泡沫已經破滅。現在的市場定價是公允的。”

Lord Abbett投資組合經理Leah Traub則指出,“我的看法一言以蔽之,就是‘這一轉變終於來了’——市場此前對美聯儲今年降息的時機和數量都過於樂觀。”

美聯儲決策者近期已反覆表示,雖然他們預計今年會降息,但他們首先需要看到更多的證據,證明通脹正在可持續的道路上向2%的目標迴歸。

美聯儲理事米歇爾·鮑曼週二就再度重申,她預期隨着利率維持在當前水平,通脹將繼續進一步下降,但現在開始降息還爲時過早。鮑曼表示,將密切關注即將發佈的數據,以評估合適的政策路徑,並指出了可能增加通脹壓力的若干風險,包括地緣政治衝突的溢出效應、金融環境放鬆以及勞動力市場持續緊張。

在美債收益率方面,各期限美債收益率週二在震盪交投中繼續維持高位運行,投資者等待週四將公佈的關鍵通脹數據,以尋找美聯儲何時可能開始降息的進一步線索。截止紐約時段尾盤,2年期美債收益率跌2.7個基點報4.704%,5年期美債收益率漲0.1個基點報4.319%,10年期美債收益率漲2個基點報4.306%,30年期美債收益率漲2.8個基點報4.429%。

美聯儲最爲青睞的通脹指標——PCE物價指數將於本週四公佈,在1月CPI顯示上月通脹熱度高於預期之後,該指數將進一步揭示物價壓力是否正在反彈。

AmeriVet Securities駐紐約的美國利率策略主管Greg Faranello表示:“只要通脹仍有一些粘性,就業繼續保持穩定併爲消費者提供支持,就不會出現會有更多降息的觀點。”

下週四(3月7日)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的國會證詞和下週五(3月8日)公佈的2月份非農就業數據,則將是本週PCE數據之後接下來的兩大宏觀基本面熱點,同樣有可能影響市場對美聯儲年內降息幅度的預期。

DWS Investment Management美國固定收益部門主管George Catrambone表示,“在過去一年裏,市場對遠期利率的看法似乎有些過高,因此在數據進一步降溫之前,鷹派接管市場並不會讓我感到完全意外。”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