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婉兒,今年二十二歲,正在讀大學。我的父親叫林建國,是一個普通的火車司機。從小到大,父親一直是我的榜樣,他勤勞、樸實、正直。然而,一次我和父親一同坐火車的經歷,卻讓我對他的看法產生了顛覆性的改變。

那天,我放暑假回家,因爲臨時有事,我讓父親在火車站等我,最後一起乘坐晚上的火車回家。車上人不多,我們很順利地找到了座位。車廂裏燈光昏暗,大部分乘客都已經昏昏欲睡。

我坐在窗邊,看着窗外的夜景,心裏想着自己的未來。父親坐在我的旁邊,偶爾他會用一種異樣的眼神看着我。我以爲他是在擔心我,便安慰他說:“爸,你不用擔心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然而,接下來的事情讓我有些措手不及。父親突然握住我的手,眼神中流露出一種深沉的情感。他說:“婉兒,你是我的驕傲,我希望你能夠過上幸福的生活。”

我被父親的舉動嚇了一跳,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我想把手抽回來,但他握得很緊。我有些尷尬地試圖轉移話題,問他一些關於火車駕駛的問題。

隨着時間的推移,父親握着我的手一直沒有鬆開。我開始感到有些不安,但也不敢當面指責他。車廂裏的燈光變得更加昏暗,人們的呼吸聲也變得更加沉重。

突然,父親俯身靠近我,低聲說:“婉兒,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麼愛你?”

我被父親的舉動嚇得心跳加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我想把身子挪開,但他卻緊緊地貼着我。

“爸,你喝醉了。”我強裝鎮定地說。

“我沒有醉。”父親堅定地說,“我只是想告訴你,我愛你。”

這時,車廂裏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人們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們身上。我看到父親的眼神中充滿了柔情和渴望。我的心跳加速,不知道該如何面對這種情況。

“婉兒,你要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爸爸都會永遠愛你。”父親說完這句話後,鬆開了我的手。

我愣在原地,一時之間無法消化剛纔發生的事情。車廂裏的燈光再次變得昏暗,但我的心情卻無法平靜下來。我覺得父親的行爲有些越界了,這讓我感到很不舒服。

回到家後,我把自己的感受告訴了母親。她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告訴我:“婉兒,你爸爸是個好人,他只是太愛你了。”

“可是,他握住我的手不放,還說出那些話……”我有些激動地說。

“也許他只是表達方式有些過激。”母親安慰我說,“你要理解一個父親對女兒的關愛之情。”

聽了母親的話後,我心情稍微平靜了一些。但我還是覺得父親的行爲有些出格了。這種父愛讓我感到有些壓抑和困惑。我知道父親是愛我的,但他應該明白,作爲女兒的我需要的是適度的關愛和尊重。

經過這件事情後,我和父親之間的關係變得有些微妙。我們之間的交流變得少了許多。我知道這並不是他想要的局面,但他也沒有主動去打破這種僵局。我想時間會慢慢沖淡這一切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