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烏魯木齊晚報

□耿豔菊

清晨,送孩子上學,太陽已在東方的天際,散發着金黃色的溫暖。天清氣朗,又是一個明澈晴和的好日子。然而,分明又有些不同,細嗅來,清澈爽朗的氣息裏竟然有一股若隱若現的淡淡的芳香,好聞極了。

越走越近,芳香的氣息也越清晰。穿過小巷,來到那條熱鬧的老街上,赫然看到了香氣的源頭。——一輛三輪車上正盛開着奼紫嫣紅的春天。賣花人是一位五十多歲的阿姨,笑盈盈地一會兒看看過往的路人,一會兒又瞅瞅她的花。

這位阿姨我知道,喜歡了一輩子花,她的花都是自己養的。心情爽朗時,就拉一些出來,說是賣花,也是怕在家裏悶得慌。她已經退休了,種種花,做些自己喜歡的事。她說她年輕時最大的夢想就是開一家花店。

她還說,贈人玫瑰,手留餘香。想必她來時一定從小巷裏走過,小巷才瀰漫着淡淡的香味吧。

去年,我從她那兒買了風信子。她非常熱情細緻,很認真地教我養花的方法。在她的指導下,一向不善侍弄花草的我,竟也把風信子養得花開燦然,爲寥落的冬日增添了不少趣味。

回來時,又經過老街,她三輪車上奼紫嫣紅的春天已分散在路人的懷抱裏。她呢,已經騎上三輪車慢悠悠地在陽光和人羣裏乍隱乍現,留下一街的淡淡芳香。

老街依然熱鬧,充滿着最真純的人間氣息。賣菜的鋪子,賣糧油的鋪子,賣雞鴨魚肉的鋪子,賣饅頭大餅的鋪子,賣早點的鋪子,賣水果的鋪子……一家一家,鱗次櫛比。行走在這樣煙火氣濃郁的街上,從來不覺得厭煩,一次一次的,都會令人動容,喜悅,和深愛。

街西有一家賣包子的早點鋪,是一對年輕的夫妻開的。他們十分講究,又十分有心。總是穿得乾乾淨淨的,簡單的鋪子也打理得潔淨。包子多是素餡的,可口味淡,配上他們自制的養生粥,還有桌上自制的小菜。這樣的一頓早餐又實惠又健康。

最值得說說的就是那小菜了,一般早點都備的是小鹹菜。可是小夫妻倆卻認爲鹹菜多喫不宜,便不顧麻煩每天早起半個小時爲顧客準備可口的小菜,像白菜心,蘿蔔,芹菜……小菜是不收錢的,有些顧客過意不去,硬要給。後來,小夫妻倆就用這些錢買了一些小花,放在鋪子裏,清新明媚。坐在那裏,靜靜地喫一個包子,喝一碗粥,宛若在自家一般舒暢。

街中的水果鋪,是一位愛笑愛說話的大姐守着。每次路過那裏,離好遠,她熱情的笑容就已經遞過來了,她也總是先開口打招呼。起初,我以爲她這麼熱心,大概是招攬生意,每次都會買一些。後來才知道誤解了她,那次她問我,你上午剛買了,怎麼還買呀?別買那麼多,水果就得新鮮着喫。簡單的話語,卻讓人心裏暖融融。她的嗓門極大,大聲地笑,大聲地說話,非常樂觀。每次去老街,見到她,總讓人感到一種生活的喜悅勁,勢不可擋。

總是推着爐子,在街上賣烤紅薯的是一位滿面煙火色的大叔,不愛說話。他的紅薯卻是最好喫的,又軟又甜,小孩子都喜歡。可是小孩子着急喫,他怕燙着孩子,就放棄了便宜的塑料袋,而花很高的價錢買厚厚的紙袋給孩子們裝紅薯。

還有一位清掃街道的大娘,心眼極好。如果她正清掃路面時,而你恰好要過去,她會笑眯眯地停下來,等你走過去一段,灰塵打擾不到你,再開始她的工作。這看似不起眼的小事,這小小的善意,卻如一縷陽光、一朵花照亮了凡塵的心。他們都是這市井塵間最尋常的人,甚至地位卑微,低到最厚朴的泥土裏,卻從泥土裏長出最堅硬的生命,開出最芳香的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