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热辣滚烫》上映以来,戏里和戏外减重100斤的贾玲都成了舆论讨论的焦点。“乐莹”瘦下来之后,戒掉讨好型人格,转而爱自己。贾玲瘦下来后,励志的经历成为娱乐宣传的重点,看起来自信又从容。

然而普通人面对“减肥”这个复杂的话题,却有着更加现实的痛苦:


2016年怀孕之前,我的体重常年保持在89-92斤之间,还会兼职做模特工作。哺乳期开始以后,由于我常年吃素,奶水检测里脂肪含量很少,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营养,我开始吃很多肉。再加上那段时间激素紊乱,体重飙升到了160斤。

长胖以前,同事、领导都挺喜欢我的,我做广告行业,客户一般也会优先选择我给他们做案子。产假结束回到公司以后,一切都变了。有次在厕所里听到她们说我胖了以后很恶心,吃饭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开玩笑“长这么肥还吃得下去”。这种言语暴力很伤害我,加上减肥并不顺利,我逐渐开始有抑郁倾向。

作为湖北人,我喜欢吃重口味的食物,但是控制饮食只能吃减脂餐,非常痛苦。伴随着节食而来的是暴饮暴食。2019年年初的某一天,家里人都出去了,我给自己点了外卖。本来是准备两餐吃的东西,我看到食物以后根本控制不住,一口气把烤鸭、炸串、粥、尖椒、可乐全吃了,连一包榨菜都没有放过。吃完以后心里又有很深的负罪感,特别后悔。

为了减肥,从小怕水的我学会了游泳,那个月我瘦了14斤。后来去健身房运动,教练先帮助我练习体能,需要做很久的平板支撑。因为我太胖了,运动久了就会生理性地难受、想吐,还会头晕耳鸣。

有一次我练得太累了,坐在地上哭。我至今都记得教练说了一句话,“一个美女坐在地上哭,别人路过都会递条毛巾递瓶水;一个胖子坐在地上哭,人家只会嫌弃地绕道走。”结果当时真的正好有一个男生经过,很嫌弃地从我身边走开了。

我妈妈是非常精致的女性,她很难接受自己的女儿变成大胖子,所以她也催着我减肥,有时候还会言语打压我。2018年,我减下来了20斤左右,结果又反弹了。在多重压力之下,我走上了楼顶天台,想着一了百了。

最终我没有选择轻生,也是从那时开始,我下决心一定要减肥成功。如果一个人连死都不怕了,还会怕什么呢?这一次我放弃了节食,更多依赖运动。在健身房里练了三个月以后,虽然体重变化不大,但体型变化非常明显,很多以前的裙子可以穿上了,整个人的线条和皮肤都变好了。胖的时候我特别嗜睡、皮肤经常出油,后来精神状态和专注力变好了很多,当时我的体重大约在130~140斤之间,算是一个好看的胖子吧。


我给自己制定的运动计划

2021年,减肥基本已经成功了,体重保持在104-106斤之间。后来有过一次比较大的反弹,因为我一直在吃抗抑郁的药,加上工作压力大,熬夜加班吃夜宵,反弹到了130斤。有一次工作熬夜,突然耳鸣、心跳加速,吃了速效救心丸以后,医生建议我休息一段时间。辞职后,我慢慢调整生活作息和饮食习惯,现在的体重保持在114-116斤左右。

减肥带给我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变得热爱运动,心理医生建议我多去接触新环境,学习新技能。运动对我来说就是向外探索的触角。

“女侠请大步”这个名字也是我在纪念自救成功的自己,现实生活中没有英雄来拯救,只有觉醒的自己勇敢开始新生。


我非常迷恋极瘦的身材,微信聊天背景就是我最瘦时的照片,胸前的肋骨都很明显,其实在很多人看来已经不健康了。我觉得自己主要是受到明星和小红书KOL的影响,社会性的审美是偏瘦的,这样的人会更受欢迎、容易得到别人的赞美。

我学历还不错,可能是希望在各个方面都做得比较好吧,身材焦虑一直挺严重的。平时基本上只吃蔬菜和蛋白质,帕梅拉等各种有氧运动换着做,维持在90斤左右。但是到90斤以下,我会明显感到体力不支。

前年我去医院检查身体,查出了多囊(卵巢综合征)和胰岛素抵抗,医生建议我多运动,少吃精细面食。我开始彻底不吃碳水,疯狂地锻炼,瘦到了84斤。但是到研三上学期, 同时面临秋招和论文压力,本身很爱吃甜品的我一发不可收拾,患上了进食障碍(Eating disorder,简称ED)。

最严重的时候,进食频次全部都是紊乱的,比如我论文写不下去,就去学校便利店买吃的,面包三个打折就买三个,一次性吃完。吃完已经撑得很难受了,但我停不下来,换一家店继续买、继续吃,一直吃到肚子疼得蜷缩在床上。矛盾的是,吃完更焦虑了,完全无法集中工作和学习。

暴食持续了一年多,我开始有意识地控制,如果早上吃了很多,就强迫自己接下来一天都不吃 进食障碍伴随着进食羞耻,我都是买好东西回到宿舍一个人吃,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也推掉了很多聚餐邀约。中间尝试找朋友倾诉,他们虽然会安慰我,其实很难感同身受,不会理解“为什么吃饱了不能停下来”。

随着就业和论文陆续解决,情况好了很多。现在算是暂时走出来了,一个多月没称体重,专心地投入论文中,吃饭也比较规律。但我担心新的压力出现时,自己又会向食物寻求解药,陷入恶性循环。

我从小到大得到的爱是充足的,身材焦虑主要是自我认同感不足。患ED期间,可以说是我经历的一场存在危机:按照没有悬念的路,升学、考试、就业,我不知道自己的内在价值在哪里,甚至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但是减肥,体重秤上的数字是实实在在可以掌控的。我很困惑,也在持续思考中。


我是从读大学的时候开始减肥的,高中三年因为学业压力大,每天吃很多,长胖了几十斤,巅峰体重大概在120~130斤之间。长胖以后,以前的同学看到我会调侃,“你以前手臂那么细,现在变这么粗了?”

上大学以后,周围人的评价加上自己的审美,让我走上了减肥之路。每天早上吃稀饭和咸菜,午饭吃一点素菜和米饭,晚饭大多数时候不吃,还要跑4公里。我瘦得非常快,大一下学期的时候,体重已经减到了90斤左右。但因为长期吃不饱,我的情绪变得波动很大,后来一次失恋让情况雪上加霜,我开始出现抑郁症状。

之后一两年的时间里,我的睡眠质量特别差,每天早上五六点就会醒,白天精神状态又不好,没办法正常思考、上课,还会经常无缘无故地哭。对人也变得苛刻,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和人吵架,口出恶言,和亲密的人关系开始变得疏离。本来瘦到90多斤以后反弹到了100多斤,但因为抑郁,我又暴瘦了二十斤。

后来慢慢地有了新的感情,工作也变得顺利,才摆脱比较严重的抑郁症状。但我依然对体重很敏感,如果超过100斤,就会焦虑,开始控制饮食。我用APP每天记录吃了多少卡路里、运动消耗多少。长期处于这种状态,对工作、社交都会产生影响,我把很多精力放在体重管理上,也拒绝很多朋友、同事的聚餐邀请。

真正让我走出来的是举铁。两年前朋友邀请我去健身房,我逐渐爱上了无氧运动。刚开始食欲变得特别好,体重上涨了一段时间,但稍加控制以后很快就降下来了。现在我不再在乎体重的数字,减肥这件事逐渐从我的生命中淡出了。

回看这段经历,我的执念可能和原生家庭有关系。我从小没有父母在身边,没有幸福家庭养成的安全感和自信心,潜意识里觉得“如果我胖了、长得不好看了,家人朋友会不会对我就没有那么好了?”而且小时候看很多港剧,里面的女主角维持身材的痕迹都特别明显,她们也成了我的理想模板,但现在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美,让自己舒服就行了。

采访/撰文:Echo Bela

编辑:Bela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