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浪头饮食/ 郝显

华润入主一年后,金沙酒业业绩开始变脸。

权图工作室最近发布了年度酱酒报告,其中提到2023年金沙酒业与钓鱼台营收规模均在15-25亿之间。根据此前公开披露的数据,金沙酒业2021年营业收入已经达到36.41亿元。2022年上半年营收20.01亿元,同比增长15%,全年按40亿元营收估算,2023年营收下滑幅度也比较大。根据华润啤酒中报披露的信息,2023年上半年,金沙酒业实现营收9.77亿元,同比减少了51%。

在前几年的酱酒热中,金沙酒业通过渠道快速扩张,以及向渠道压货实现了连续翻倍的“增长奇迹”。但是终端销售并没有跟上,渠道压货的后果就是动销困难,大单品摘要价格不断下行,长期处在倒挂状态。

随着金沙酒业业绩的“爆雷”,公司人事也变动频繁,华润啤酒接下来会如何打金沙酒业这张牌呢?

金沙酒业2023年收入大幅下滑 渠道库存问题暴露

在被华润啤酒收购前,金沙酒业业绩连续大幅增长,2020年及2021年营收分别高增101.25%、106.06%。公司此前甚至公开宣称2021年回款60.6亿元,2022年回款目标为80亿元。时任董事长张道红在2022年初举办的全国经销商大会上称,“过百亿,或许是今年,或许是明年,它一定会来。”

而在2022年底被华润收购后,金沙酒业的高增长戛然而止。

金沙酒业去年业绩变脸直接原因是前几年高速增长下的渠道压货。早在2020年金沙酒业就对外披露了IPO计划,2021年上市辅导,2024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25年完成上市。为了配合上市计划,推动收入规模增长,公司开启了经销商的突飞猛进。

2019年金沙酒业开始向省外扩张,当年新增经销商约300名,2020年新增经销商700多名, 2021年新增232家。在加快经销商拓展的同时,公司还在做大经销商规模。2020年过亿经销商仅2家,千万级经销商仅60多家,到2021年过亿经销商达到6家,千万级经销商超110家。

在渠道“大跃进”之后,2022年渠道库存问题开始暴露。

按照原先的规划,2022年金沙酒业销售回款要达到80亿元,同比增长32%。但是在2022年公司主动按下了暂停键,分别在3月和11月发布停货通知。其中3月份宣布暂停珍品版摘要酒发货和暂停开发专属摘要(专属摘要指摘要品牌体系中除了大单品珍品版摘要酒之外的所有摘要酒),11月份宣布从2022年11月9日起,摘要酒(珍品版)暂停招商及发货。

值得注意的是,和前几次停货提价的情况不同,这两次并未提价。11月份这次停货还是在酒博会和糖酒会之前,一家一直向着百亿目标狂奔的酒企在糖酒会之前忽然宣布大单品暂停发货和招商,透露出的信息不言而喻。

其实2022年6月张道红的对外发言已经透露出公司遇到了渠道问题,“过去酱酒热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是渠道热,即厂家和经销商过热,但消费端却尚未有效触达。”

随着业绩变脸而来的是人事频繁变动。2022年底华润啤酒收购了金沙酒业55.19%股权,2023年1月完成交割。与此同时,原金沙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道红让出董事长一职,由华润啤酒首席执行官、华润雪花啤酒(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孝海出任。2023年11月,媒体报道张道红已从金沙酒业离职。2024年2月,金沙酒业再度出现人事动荡,侯孝海分别卸任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和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均由魏强接任。

人事动荡伴随着金沙酒业业绩变脸,这不得不让市场产生联想。

摘要价格长期倒挂 这一次需要调整多久?

大单品摘要的价格倒挂则是渠道库存出现问题的另一个证据。摘要是金沙酒业2016年推出的高端品牌,在上一轮白酒景气周期,成功跻身次高端价格带。其中的珍品摘要是金沙酒业核心大单品,建议零售价为1399元/瓶,定位是千元以上高端大单品。

从2018年起,金沙酒业不断上调珍品摘要出厂价。出厂价上调一方面可以推动摘要酒终端售价上行,另一方面则放大了渠道的囤货获利效应,有利于公司进一步铺货。

根据招商证券研报数据,摘要出厂价从2020年的500元一路涨至2021年的700元,批发价则在2021年中达到高点,随后不断回落,2021年4季度批发价滑落到出厂价以下,此后长期处在倒挂状态。

2023年6月份,市场曾传出金沙酒业发出通知,要求各销售大区组织辖区经销商进行线上平台低价摘要珍品的清收行动,清理回收目标是售价低于650元/瓶的产品。

而目前摘要(珍品)批发价为530元,京东商城官方旗舰店到手价约为650元,在淘宝上有些网店到手价为555元左右,甚至还有388元的低价,终端售价较去年年中仍在大幅下降。

价格不断下行反应出的是渠道库存问题。一般来说,价格下行会扰乱白酒产品价格体系,影响渠道利润。在动销困难的情况下,部分经销商为了回款,低价甩卖,又加剧了价格下行。

此前金沙酒业通过渠道扩张实现了连续爆发式增长,而终端动销并没有相应增长,大量的货积压在了渠道。金沙酒业此前推出的停货、回购低价酒、增加开瓶率考核等举措,均是为了帮助渠道去库存,现在来看,效果并不理想,2023年的业绩大幅下滑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

在2023年中报中,华润啤酒披露上半年白酒业务的工作重点为“去库存减压力、线上线下价格恢复、提振渠道信心、建立销售秩序”。至于这次调整需要多久,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在渠道去库存的同时,金沙酒业还在不断推新品,此举也被市场解读为换另一种方式压货,挤占经销商资金。

为了配合公司的扩张计划,近几年在渠道扩张之外,金沙酒业还在进行产能扩张。

截至2022年6月,金沙酒业产能为1.6万吨。公司计划投入85亿元进行产能扩张,预计“十四五”末达到5万吨基酒产能和20万吨基酒储存规模。截至2022年6月底,金沙酒业账面现金仅为4.31亿元,银行借款1.58亿元,巨额投入从哪里来,在业绩下滑的背景下,能否实现预计收益都带有很大不确定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