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市值风云 

今年1-2月,光大被金融监管总局罚款金额高居上市股份行之首。

2024年伊始,光大银行(601818.SH,光大)就在1月4日收到了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的首张大额罚单,处罚金额高达420万元。

(来源: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仅1月4日一天,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吉林监管局就对光大银行开出了9张罚单,处罚对象涉及光大银行长春分行以及多位支行行长。光大银行的此次违法违规涉及“贷款支付管理不合规、违规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票据承兑”等事项。

仅今年1-2月,光大共计被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处罚911万元,在上市股份行中“拔得头筹”。

(来源: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

如果说近期被金融监管总局处罚只是阶段性表现,那么作为1992年成立、2010年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行业“少壮派代表”,光大过往几年的经营状况如何呢?

容风云君慢慢道来。

走马灯式换帅,如何保证经营战略的持续落地?

2020年至今,有三位董事长执掌过光大,分别是李晓鹏(任期2018年3月-2022年3月)、王江(任期2022年8月-2023年11月)以及吴利军(任期2024年1月至今)。

(来源:光大公告)

除了目前这位吴董事长以外,前两位的任期长则4年、短则1年。

另外需注意的是,2023年10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光大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晓鹏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李晓鹏被依法双开。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2020年以来,光大的行长与副行长的轮换就更加频繁,期间换了三任行长,前两任行长的任期都在1年左右,副行长的任命与辞任涉及7人之多。

(来源:光大公告)

与此同时,光大披露的高管辞任公告多达18份,除了董事长、正副行长以外,还涉及董秘、监事长、非执行董事等多个核心高管的辞任。

众所周知,企业战略的延续性和核心管理团队的稳定性,对于企业发展至关重要。而短期内接连换帅、高管团队走马灯式轮换,这样的光大银行真能发展得好吗?

从资产端来看,近五年光大银行的总资产同比增速与上市银行整体保持一致,2023Q1-Q3二者的总资产同比增速均在9%左右。

(来源:光大财报,东方财富Choice)

收入端,光大银行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速也同上市银行整体一道逐步下行。2019-2023年前三季度,光大银行的营收同比增速由20.5%下降至-4.3%,下降了25个百分点。

需要指出的是,光大的营收同比增速在2022年就已转负。

同期,上市银行整体的营收同比增速由10%降至零增长,下降了10个百分点。

(来源:光大财报,东方财富Choice)

盈利端,2023Q1-Q3,上市银行整体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7.9%,与2022年基本持平,而同期光大的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为3%,较上市银行整体低了5个百分点。

近五年,光大的盈利端同比增速与收入端一样,呈现快速下降态势,由2019年的11%降至3%,降幅8个百分点。同期,上市银行整体的盈利端同比增速则上升了1个百分点。

(来源:光大财报,东方财富Choice)

近几年,虽然光大银行在资产端还能保持扩张的步伐,但是收入端已经陷入负增长。

可能有老铁会说,光大的盈利端依旧维持增长,至少是一个好信号。那我们就来看看,2023年前三季度光大盈利增长的贡献项是哪些。

成本端劣势加大,资产端优势缩减

对光大的盈利增长分解归因之后会发现,2023年前三季度,生息资产的扩张为其盈利增长贡献了主要力量,不过净息差的净贡献率为-13%,是其盈利增长的最大拖累项。

行业净息差的下降固然是一大负面影响,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光大自身的原因,我们留待稍后分析。

(来源:光大财报,市值风云APP分解整理)

2023H1,拨备反哺与所得税分别为光大盈利增长贡献了5.5、4.2个百分点,而中间收入的贡献度为0。

从资金成本来看,2019年以来,光大的计息负债成本率跟随行业趋势一起呈现下降趋势,不过始终高于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并且较后者的资金成本劣势有所加大。

2023H1,光大的计息负债平均成本率为2.4%,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高出14个基点。回顾2019年,光大的计息负债平均成本率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高出7个基点。

(来源:各企业财报,市值风云APP整理)

在资产端,光大凭借齐全的金融牌照优势、强大的股东背景,在对公业务方面优势突出,这体现为光大的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略高。但是随着对公业务领域竞争加剧,光大相较于同业的对公业务优势也在迅速缩减。

2019年,光大的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为4.76%,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高出14个基点,到了2023H1,光大的生息资产平均收益率为4.15%,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仅高出4个基点。

(来源:各企业财报,市值风云APP整理)

资金成本端劣势加大与贷款收益端优势缩减,是导致光大净息差下降幅度较大的主要原因。2019、2020两年,光大的净息差与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保持一致,之后,光大的净息差逐渐与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拉开距离。

2023H1,光大的净息差为1.82%,较上市股份行平均水平低12个基点。

(来源:各企业财报,市值风云APP整理)

2023年前三季度,光大盈利增长的另外一大贡献项是拨备。通过拨备反哺盈利在近年来的上市银行中屡见不鲜,不过这对于银行本身的资产质量和风险抵补能力都有较高要求,光大在这两方面表现如何呢?

不良率逆势上升,房地产贷款风险暴露,风险抵补能力下降

从不良贷款比率来看,光大的不良率在2023年前三季度有所上升,为1.35%,较2022年的1.25%上升了10个基点。而同期上市股份行平均不良率保持压降趋势,由2022年的1.34%继续降至2023年前三季度的1.32%。

(来源:各企业财报,市值风云APP整理)

对于不良贷款的风险准备方面,2019年以来光大的不良拨备覆盖率一直保持在180%左右,2023年前三季度由于拨备反哺盈利,其拨备率有所降低,由2022年的188%降至176%。

同期,上市股份行平均拨备率稳中有升,由202%提高至225%。从不良拨备覆盖率来看,光大的风险抵补能力较上市股份行整体明显不足,比监管要求的150%基准线也没高出多少。

(来源:各企业财报,市值风云APP整理)

这样看来,在中间业务没有贡献增长,资金成本劣势加大、贷款收益率下降等多重不利影响下,光大主要通过加大贷款投放力度与拨备反哺实现了2023年前三季度的盈利增长,而其拨备反哺的基础本就薄弱,这样的操作显然不具有持续性。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光大投向房地产行业的贷款占比(非个人住房按揭贷)仍然较高,2023H1这一比例为20%。

(来源:光大财报)

而近几年,光大的房地产行业贷款的风险正在暴露,2022年这块贷款的不良率达到3.92%,较2019年上升了3.5个百分点,2023H1这块业务的不良率进一步上升至4.2%。

(来源:光大财报)

近年来,中大型银行传统的对公业务领域竞争逐渐加剧,导致过去对公业务优势突出的银行纷纷在经营压力下寻求业务转型,光大无疑就是其中的一个代表。不同的是,从2023年前三季度的业绩中,我们并未看到新业务对其经营的支撑。

传统对公业务、资产端优势渐失,成本端劣势加大,多重压力下,光大选择了以本就薄弱的拨备来反哺盈利,这显然不具备持续性。

截至2024年2月26日,光大的PB(市净率)为0.43倍,在42家上市银行中排名倒数第五,市场以手中的资金对光大银行的发展状况进行了定价投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