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的时候,忽然收到信用卡又被刷了几万块的信息,心忽然被揪紧了,立刻发信息问老公:“怎么无端端信用卡支出几万块的?”

等了十来分钟,老公依然不回信息,我不禁感到莫名其妙,然后又赶紧打几个电话过去,但都没有接通,如果不是因为要上班,我早就火急火燎赶回家了。

我人虽然在店里上班,但老惦记着被刷掉的几万块,没有心情继续工作。六点一到,我立刻开着小电瓶,赶回家中质问老公。

开小电瓶开了20来分钟后,我就赶回家中。而老公正在带儿子玩耍,我问他:“你怎么不回信息,不回我电话?”

老公心虚地答道:“手机没电了,正在充电呢。加上陪儿子玩,所以没怎么看手机。”

我继续问道:“为啥卡里会忽然少了5万块,你拿来干啥子去了?”

老公支支吾吾回答:“月龄,我说了,你别骂我好吗?我真的是迫不得已的。”

我心里冷笑,但还是维持表面的镇定答道:“你说,我尽量不生气。”

“我以前工作时,不是认识了一个女孩嘛,我和她都是一个村子的,所以就把她认作干妹妹了。现在,她老公住院要做手术,急需5万块,她找我帮忙,哭得梨花带雨的,我心软就把钱借给她了。”老公一五一十把事情交代清楚,说完后,他低下了头。

我像是被人当头一棒,一时间有些发懵:“你难道不知道现在家里什么情况吗?你用过的是我的信用卡!”

“我现在每天都有人打电话催我还债,已经欠了30多万了,你为什么还要把5万块借给所谓的干妹妹?你自己想借钱,拿你爸妈的卡啊,你为什么要刷我的卡啊?你替孩子考虑过了吗?”

“所谓的干妹妹有我们的小家重要?儿子快连奶粉都喝不上了,你还考虑所谓的干妹妹?她为啥只找你帮忙啊?她家里那么多亲戚,偏偏找你帮忙?”

“这笔钱她什么时候才还?你有没有让她打欠条?”

老公继续为自己辩解道,“我知道家里缺钱,但她说没人借钱给她们,如果我不借钱,估计她就得成为寡妇了。这不是人命关天嘛!”

我深呼一口气,继续骂道:“麻烦你以后做事用点脑子吧!我已经替你还了十几万的债务了,我不想继续欠钱了,如果你不让你干妹妹还钱,咱们直接离婚!”

说完,我立刻摔门而出,离开这个让我感到闹心的家庭。

我叫周月龄,没结婚前,是一名销售,月入两万。结婚后,为了孩子,被迫回老家四线小县城工作,月薪2000,帮别人看店。

我出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在我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从小,爸妈就偏心弟弟,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零食,好玩的玩具,全都紧着弟弟,而我什么都没拥有。

从小,妈妈就教导我:“你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是咱们老周家的根,你以后工作了,要多点帮衬他。身为姐姐,你得有姐姐的样子。”

也许是女孩的原因吧,从小我就把家里活儿揽包了,插秧,割稻谷,喂猪,拾柴火,洗衣,晾衣,洗碗,擦地,而弟弟虽然只比我小1岁,但他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在家看电视,妈妈就会觉得很开心了。

小学的时候,我学习成绩不错,大大小小的三好学生奖状贴满了整个墙壁,妈妈却从未夸过我一句。弟弟偶尔拿了一张进步奖,妈妈就不停对邻居炫耀,“我儿子成绩又进步了,以后肯定有出息。”

虽然我比弟弟大1岁,但我和弟弟是同一届的学生,我妈说两姐弟一起上学,方便互相照顾,也可以互相学习。

可惜弟弟从小不是学习的料,去到学校也只知道泡妞、和别的坏男孩逃课去网吧,学习成绩一落千丈。

而我每天战战兢兢学习,生怕妈妈不让我读书,身为女孩,只要我成绩下降,我妈肯定让我辍学打工,所以我不敢懈怠。

高考那年,我考上了普通二本,学费要2万块左右,而弟弟只考上了民办大专,学费也要一万多块。

我妈在深夜和我详谈,说:“你和你弟都要读大学,家里没钱了。你爸妈的也没啥本事,家里房子的装修,都是我问外婆那边借钱来整修的,要不你出去外面打工挣钱,为家里出一份力?”

我苦苦恳求道:“妈,要不我读专科吧,专科学校便宜,只需要6000来块。我自己去挣钱读书行吗?我尽量不麻烦你,求求你让我继续上学吧。”

我妈最终心软了,同意我继续上学,要求就是我自己出学费,没课时顺便自己去赚生活费。

而我弟那一万多块的学费,我妈咬咬牙就给他出了,我妈说:“男孩子没学历娶不到老婆,也找不到好工作。”

读大学期间,只要没课我就会跑去做兼职,要么做家教,要么发传单,要么去做编辑,每个大概有2000元左右,基本上可以自食其力,不用靠家里给生活费了。

我妈很开心,夸我懂事,说可以靠自己的能力读书了,给她减少了很多负担,她还顺便吐槽我弟弟,大学开销多,每个月都要花2500生活费,压得她踹不过气。

大学毕业后,由于只有大专学历,我找工作屡屡不顺,大部分工作月薪只有4-5千。我嫌工资低,不想去做办公室。因为扣除水电费、生活费、日常生活吃喝,一年下来就存不下几个钱了。

一位熟识的朋友知道后,介绍我去做销售,说我口才好,形象佳,应该适合这行。

在朋友的介绍下,我独自去一家销售公司面试,一去到公司,HR就让我做情商测试以及笔试题,我以高分通过了。

紧接着,就是主管面试,我和他聊得很愉快,他说我口齿伶俐,脑子转得快,应该适合销售这行。

回家路上,我就收到了入职通知,于是很顺利成为一名销售。

做销售的内容简单且枯燥,我每天都需要开发销售渠道,以及寻找新的潜在客户,一开始没有人脉,很难,所幸经过一年多的努力,陆陆续续积累了不少熟客,为我带来一定的订单。

大概一年多以后,我就月入过万了。听起来很轻松,但其实做销售,每天饮食不规律,半夜熬夜陪客户喝酒,和客户谈判等等,都让人很心累。

但为了赚钱,实在没办法,我妈每个月都会问我拿5000块补贴弟弟,补贴家里。一旦我不给,她每天都会电话轰炸我。

我是在做销售的时候认识老公杨潇的,他身高一米八,长得高高大大的,五官端正,是我喜欢的类型。

一开始,我对他其实不是很感冒,当时他30岁了,而我才24岁,足足比我大了8岁,所以对他很抗拒,总觉得年龄差太大了。

但有次在酒吧陪客户喝酒唱歌时,恰好又碰到了他,当时我喝到胃有点不舒服,想呕想吐,他刚好也在那里陪客户,顺便就提出送我回家。

于是,我对他产生了一点好感,我们俩也由此加上了联系方式。

杨潇追了我大半年,每天雷打不动给我送玫瑰花,请我看电影,给我买礼物,时间久了,人心都是可以捂热的。所以,慢慢对他有了好感。

后来,我之所以答应和他在一起。是有一次和他约会时,在过马路途中,有辆车差点把我撞倒了,杨潇二话不说,就立即把我扯开,自己却不小心被擦伤了。

那一刻,我觉得这个男人是我后半生的依靠。我父母从小就缺乏对我的关心,因为我是女孩的身份,他们舍不得在我身上花一分钱,每次找我,都是喊我给他们打生活费。

遇到杨潇,我瞬间感受到被爱的感觉,于是深深陷了进去。

我和杨潇都是普通家庭的孩子,他爸妈也仅仅是普通工人,妈妈是月嫂,每个月有5000工资,爸爸在家待业,不上班。

所以,杨潇心里一直有个创业梦,他觉得未来结婚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一定要创业。

我和他都是销售,我每个月有2万块收入,他每个月有1万多块的收入,我每个月扣除给爸妈5000的生活费,收入和他差不多持平。

我俩每人存8000,每个月加起来大概一万六,一年后大概有20万左右。

杨潇计划着拿这笔钱,做三农创业,他说:“打工永远没有出路的,唯有创业才能挣钱。”

身为他女友,我理应支持他,况且我们没房子没车,只能通过创业改变命运。

可没成想,第一次创业没有经验,且遇上疫情,直接血本无归,不但赚不到钱,还亏了十几万。

迫不得已,杨潇把自己的车卖掉抵债,然后重新找一份销售的工作还债。

和杨潇还债那些日子挺苦的,不敢点外卖,不敢打车,不敢吃几顿大餐。那一年,我基本上没有买过任何的护肤品、鞋子、衣服、包包,真的很难熬。

熬过了一年多后,债务还清了,杨潇很感激我,说:“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不会辜负你。”

我们正准备步入婚姻时,杨潇的却出事了,要动手术,手术费要30万。此时,杨潇和我早就囊中空空,还完债以后,我们都没钱了,又哪里来的钱给他妈妈治病呢?

思来想去,杨潇唯有选择开信用卡,借了30万给妈妈治病。

幸运的是,他妈妈的手术很成功,只要修养一个月,身体就可以恢复好了。但我和杨潇又陷入了负债,此时,我内心很犹豫,甚至开始动摇了。

我觉得这种日子无穷无尽,看不到尽头。我把这事儿告诉闺蜜,闺蜜劝道:“没钱别考虑结婚,不然婚后有得你流泪。”

“结婚就是柴米油盐过日子,他现在负债30万,你们拿什么过日子呢?分开吧,换个条件更好的男人。”

原本,我也打算听闺蜜的话分手,但杨潇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比过去待我更加好了,每天起床给我做早餐,包揽家务活,晚上帮我洗澡按摩,我又开始心软了。

再后来,我意外怀孕,就再也没有了分手的心思。我是难孕体质,姨妈经常不规律,如果不要这个孩子,以后估计很难怀孕,所以就打算和杨潇步入婚姻了。

当时,结婚的婚纱照、彩礼、三金、宴席等等,都是我出的钱或者问别人借的钱,而杨潇一分钱都拿不出来,我俩曾因为这件事大吵一架,我一度想不要这个孩子,直接和他分手,可往往到最后一步,还是心软结婚了。

婚后没多久,我就生下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有了孩子以后,我和杨潇的生活变得越发窘迫,孩子的奶粉、尿片、衣服、营养品都是烧钱的,而杨潇此时已经在老家卖二手车,薪资很不稳定,我们全部的开销,都来源于信用卡(我的名义开的)。

可以说,我们的生活是非常穷苦的。孩子1岁左右,我就立刻在老家附近找了一份看店的工作,月薪2000,工资很低,只够吃喝。

这些年,杨潇的钱总是入不敷出,我们欠债也越来越多,甚至滚到了40多万。我每天都会被催债的人打爆电话,每次手机来电,我甚至都不敢接听。

我万万没想到,我们生活已经这么困难了,杨潇还有心情把钱借给别人,这笔钱还是通过我的信用卡借出去的。

我真的是气坏了,当天晚上,我便跑去了父母家。父母虽然过去重男轻女,但这些年好了很多,他们也许是醒悟了,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开始弥补我,对我比过去好了不少。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梦中,便接到了杨潇的来电:

“月龄,你去了哪里了啊?昨晚儿子一直哭着找妈妈,你怎么忍心跑出去呢?”

我冷冷地回答:“赶紧问你那个干妹妹把钱要回来,不然咱俩没完!”

“我怎么问她拿钱拿回来?我不都和你说过了吗?人家才刚做手术,哪里有钱还呢?你怎么变得那么小心眼了?”

“我小心眼?催债的每天打电话给我要我还钱,你啥时候主动帮忙还钱了?你大方,你用你自己的信用卡啊,凭啥用我的卡借钱给别人?”

我懒得继续和杨潇扯皮,还没等他说话,我就挂断了电话,心太累了。

杨潇见我不听电话,就把电话打给我父母。中午吃饭时,我妈主动问我:“你是不是和杨潇出什么问题了?他怎么惹你了?”

我把杨潇借5万块给干妹妹的事儿一字不落告诉了父母(负债除外,怕他们担心),妈妈说:“他怎么能那么没有责任感呢?”

“自己的小家都岌岌可危,居然还想着帮别人?真的是太过分了。”

我爸也附和道:“赶紧让他喊别人把钱还回来,不然就直接报警!”

我叹了一口气道:“感觉很难拿回来了,他爱面子,肯定不愿意问别人把钱还回来。”

就在我和爸妈讨论的时候,忽然门铃“叮叮叮”地响,我妈前去开门,发现来人是杨潇,他主动跑来娘家找我了。

他一进门,便主动当着我爸妈的面前说:“对不起,月龄,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跟我回家吧。”

我看了他一眼,回道:“我现在问你,那笔钱打算怎么办?你要不要问她拿回来?”

杨潇答道:“过段时间好吗,半年后我就问她把钱拿回来好了。我知道我不该借钱给别人,毕竟咱们家也困难。”

假如没有孩子,我会立即和他离婚,但有了儿子以后,我一直在妥协,迁就,原谅。杨潇说得情真意切,我顿时又心软了。

我告诉杨潇:“如果还有下次,我们就离婚!”

杨潇发誓道:“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我发誓!”

虽然不知道杨潇说的话是否可靠,但如果下次他还贸然借钱给别人,我真的会选择离开。因为,我再也不想过这种没钱的日子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