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6點下班,我匆匆搭地鐵趕回家,準備追個劇。剛回到家門口,就看到男友周餘正在門口等着我。

我不明所以地問:“今晚有節目約我?居然一直在這裏等着我。”

周餘臉色一沉,頓了頓才說:“你是不是買蘋果15了?爲什麼一定要買那麼貴的手機?就不能省一點嗎?”當時買手機是用周餘的號買的,估計他看到訂單,所以發現了。

我不敢看他的眼睛,回道:“我不是說了嗎?我蕞近正在搞副業,然手機相數不行了,急需換一個好點的相機,所以就買蘋果15了。”

“只有蘋果的相機拍照纔好看一點,我也是沒辦法。況且,這蘋果手機,只要我保存得當,我們還可以倒賣出去,沒必要介意這點錢。”

周餘冷笑道:“才這點錢?你說得真輕鬆啊,一臺蘋果15,可是你一個月的工資了。你如果只用來拍照,買個二手的不好嗎?”

“要知道,我們家境一般,未來結婚還得考慮買房子,你怎麼能用那麼貴的手機呢?聽我的話,直接把它退回去,我們去買個二手的就行。”

我被他這話氣笑了,回道:“我知道要省錢,但一直以來我自認爲我已經足夠省錢了。況且,我也沒花你的錢買手機,你何必糾結呢?”

周餘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說道:“結婚以後,你的錢也就是我的錢!你現在花的錢,都是未來咱們的婚後財產,我能不着急?”

我不想再聽他洗腦,“我們現在還沒結婚呢,你就這樣摳搜,以後要是結婚了,我豈不是連衣服都不能買了?”

“這次買蘋果手機,我也沒有花你一分錢,都是用我自己的工資買的,麻煩你手腳不要伸那麼長,何況我也僅僅是用來做副業而已,也不是用來玩。就這樣,慢走,不送!”

周餘聽到我這樣說愣了一下,隨後憤怒地說道:“陳曦,是不是我蕞近太慣着你了,所以你蹬鼻子上臉嗎?我媽說得沒錯,女人就是不能慣着,不然都不知道如何當好一個賢妻良母。”

我嗤笑道:“是是是,我當不好賢妻良母,那你換一個女朋友好了。”

周餘一聽我說要分手,他怒不可遏:“你真以爲好多人稀罕你啊?你脾氣那麼差,誰受得了啊?也就我受得了你,換了別人,早就和你分手了!”

我笑了笑,開口道:“就你能忍行了吧?趕緊走吧,我剛下班很累,不想吵架。”說完,我立刻把他趕走,省得在我耳邊繼續噼裏啪啦說一堆。

我和周餘是2016年在一起的,從大學到現在,整整在一起五年。

我讀大二那會兒,他和我告白,我一開始猶豫不決,很糾結,因爲他家在農村,而我家在城市。

後來,我咬咬牙,決定賭一把,於是答應了和他在一起。

我們讀大學時期談的是異地戀,基本上都靠手機聯繫。但我倆感情不錯,我脾氣暴躁,他脾氣溫和,所以避免了很多摩擦。

我拍畢業照時,他還特地坐了一夜火車跑來學校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當時既感動又興奮。

畢業後,我們選擇在同一個城市工作,我做運營,他做工程師,我月薪4000,他月薪6000。(剛畢業的薪資待遇)

當時,我們是很窮的,畢業時他父母沒有給一分錢,導致他剛找工作那會兒,搭車費用,租房費用、以及買傢俱、生活用品等等,都是借別人的錢,大概欠了萬把塊。

我和他基本上沒去過任何地方旅遊,一年沒喫過幾頓大餐,基本上都是喫快餐或者小炒。

我倆的戀愛費用基本都是AA,我沒捨得花他幾個錢,也沒有要他買過一次口紅、鮮花、包包。他常說:“送花一下子就凋謝了,還不用買點實際的。”

工作第二年,他終於把欠債還清了,工資也升了一點,但還是壓力很大。

父母沒有退休金,沒有工作能力,每個月零收入。只要家裏一出事,他賺的錢基本上打水漂。

工作第三年,他家人生了重病,大概需要三十萬治療費用,他也幫忙出了錢,所以基本上又沒錢了。

工作第四年,他父親手骨折,又要花幾萬塊的費用動手術,當時我們原本約好去長沙旅遊,但因爲他父親出事,他賺到的錢再次被掃空。

即使如此,我都沒有選擇和他分手,我覺得他對我不錯,會記得我的生日,記得我的生理期,還會在生理期給我煮紅糖水,紀念日會帶我去喫大餐,每次吵架時,會主動低頭哄我。

但我家人覺得不靠譜,認爲周餘的家庭是累贅,他也無法給我更好的生活,所以勸我趕緊分手,換個條件好點的。

我媽常說:“戀愛和婚姻是不一樣的,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婚姻是兩家人的事情。”

“周餘的媽媽身體不好,有肝硬化,每個月的都需要1000+治療費,他爸爸也沒有收入,就等着孩子來養,這樣的家庭,你嫁過去爲了什麼?爲了喫苦嗎?”我媽說得苦口婆心,希望我早點回頭。

但我年少氣盛,勸不住,依然揹着父母偷和他交往。

後來,他薪資待遇漲到1萬塊,而我也漲到了7000塊,於是我們開始存錢了,他每個月存6000,我每個月存4000。

我恰好又開展了自己的副業,每個月大概多2000來塊左右。但沒多久,平臺規則變化,對圖片要求更高,所以需要一個好的手機相數。

我曾主動和周餘提起,“我想買一臺蘋果手機,因爲副業卡住了,圖片那一塊兒質量低,副業整不上去了。”

周餘表現得很冷淡,似乎不是很願意,他說:“蘋果手機太貴了,要不就算了吧,咱兩還是抓緊存錢買房子,沒必要搞其他東西。”

我挺不開心的,覺得他不理解我。於是,我只能偷偷揹着他買了一臺蘋果手機,我不想失去副業,不想停滯不前。

但沒成想,周餘一下就知道了我買蘋果機的事情,估計他看到訂單了,所以跑來和我鬧。但我花的是自己的錢,他憑什麼阻止我呢?

我和周餘整整冷戰了三天,時間長了,我心淡了,於是直接提出分手,拉黑他的聯繫方式。

一個星期後,周餘在我下班時間,跑來我公司找我,他氣急敗壞說道:“是不是我不找你,你就不能來找我了?就因爲這點事就和我分手?”

“原本就是你的錯啊,以前你都不會買那麼貴的東西的,現在怎麼學別人要那麼貴的手機啊?說是整副業,但也可以拿二手手機啊,爲啥買那麼貴的,說到底你就是虛榮。”

我難以置信望地向周餘,冷靜道:“我虛榮?你居然這樣說我!和你在一起那麼多年,我喫過幾頓大餐了?一年喫大餐的次數十個手指頭都數的出來。”

“我讓你給我送過鮮花、口紅、包包了嗎?我和你去過五星級飯店喫飯嗎?每一次,你說去喫飯,爲了給你省錢,我們喫的基本上都是快餐!”

“我和你在一起,從來沒買過超過500塊的鞋子,一年到頭沒買過幾件衣服,你居然說我虛榮?是不是我和你在一起節省久了,我就不配買點好的?”

“之前和你說分手,是氣話,但我現在正式告訴你,我們分開吧!”

周餘怒吼着說道:“陳曦,你有種,你別求着我回頭!”

我在心裏默默說道:“誰後悔,誰是孫子。”

我本以爲自己和周餘的事情就這樣結束了,可萬萬沒想到,他居然讓他媽媽過來,讓我把戀愛期間的費用一次性還清。

周母來到我家門口那天,我剛睡醒時,就聽到有人用力敲門。

我一打開,周母直接推開我闖進來,然後坐在沙發頤氣指使道:“據說你和我兒子分手了?你還偷偷摸摸買了一臺很貴的蘋果手機?”

“這事兒,我兒子做得對,你這種不顧家的女孩子,就不該娶進來。免得把我兒子的錢敗光了!”

“你既然要和我兒子分手了,那就把我兒子在你身上花的錢一次想還清吧!”說完,她就把周餘的賬單截圖遞給我。

這些年,周餘給我開通了親情卡,但我基本上沒花啥錢,所以截圖上的錢也就12000.5。整整五年,我只花了他萬把塊,這萬把塊還包括我倆平常共同的開銷。

我問周母,“是不是周餘讓你這麼幹的?”

周母一臉得意道:“是我讓他這樣做的,爲的就是防止你們這些物質的女孩,專門騙人談戀愛,蕞後人跑了,錢也白花。”

我拿出手機,直接掃碼,支付了12001,順便補多一句:“這多出來的5毛錢,就當我施捨你們的吧!”

周母氣急敗壞,還想給我一耳刮子,我眼疾手快,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說道:“別逼我告你們故意打人!”

周母一聽,慫了,立即灰溜溜地離開了。

自此,我和周餘再也沒有聯繫過,他也沒有繼續打擾我。

我和周餘分開的事情,沒多久就被爸媽知道了,我媽說:“分開也好,我以後給你找個條件更好一點的。”

“你是不知道,自從你和周餘交往,我和你爸爸天天睡不好,擔心你嫁過去喫苦呀!”“我們身爲父母,不求你嫁到多有錢,但至少對方家庭踏實,這樣你不用受罪!”

後來,我媽給我介紹了一個相親對象,對方是外貿業務員,月入2-3萬,家裏還有兩套房子,父母身體健康,雙方都有退休金。

我倆見了一面後,就加了雙方的聯繫方式,繼續互相瞭解。而周餘那邊,據他表妹說道,他家裏也給他介紹了好幾個條件不錯的相親對象,但沒有一個女孩看得上他。

因爲覺得他家裏太窮了,父母雙雙零收入,身體還不好,老家還沒有屬於自己的房間,女孩們瞭解完後都雙雙跑路了。

我得知後笑了,怪不得有一段時間,他曾經找我懺悔,還提出要和我複合,說自己知道錯了。我故意回了他一句:我交往新男友了。

爲此,他也不好意思繼續打擾我了,我也算是清淨了一段時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