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当天,我穿着黑色西装,一脸喜色开车去迎接我的新娘子,可来到沈母家,发现他们一大家子脸色怪异。

我不知所云地开口道:“柔柔,你们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沈柔欲言又止,眸中含泪,看起来十分可怜。

沈母此时上前握住我的手,悠悠开口道:“是这样的,陈鹏啊,你看啊,沈柔身为姐姐,如今已经有了一个好归宿。可她弟弟的婚事,却让我十分头疼啊。”

“他弟弟大专毕业,年薪10W,靠他在一线城市买房,难如登天。沈柔身为姐姐,理应帮帮她弟弟啊。”

我依旧迷惑:“我还是听不懂。啥意思啊?沈柔你来和我说说。”我不动声色把沈母的手拿下,转眼望向沈柔。

“对不起,陈鹏,我妈想让你给我弟弟买一套房子。我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我爸妈都是工薪家庭,实在买不起一线城市的房子,你身为姐夫,能不能帮帮我弟弟呢?”沈柔难为情看向我,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哦,原来是婚前趁机问我索取一套房子,我不动声色转移话题:“阿姨,沈杰(沈柔的弟弟),柔柔,这事儿事后再说好吗?误了吉时就不太好了,那边一堆亲戚在等着呢。”

沈母一听,立即尖叫道:“现在就要说清楚,等我女儿嫁过去了,成为你们家的人了,到时候你们反悔咋办呢?”

“你们当我三岁小孩耍呢?哪有先结婚,后给房子的道理。按照我说啊,你现在要么签个协议,把一套房子过户到沈杰的名下,这样婚礼才能顺利举行。”

沈杰顺势搭腔道:“我妈说得对,要么你先写个协议,证明房子先过户给我,不然我姐不能嫁给你!反正你家房子多的是,给我一套不亏,咱们都是自家人!”

我直接忽略沈杰的话,转向沈柔这边:“柔柔,咱们先分清主次好吗?今天是咱们的大好日子,就别搞这事儿出来。”

“至于房子过户的事儿,多少得和我爸妈商量啊,那房子是我爸妈的血汗钱挣来的,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沈杰直接了当打打断我的话语:“你是独生子,你只要签协议,你爸妈不愿意过户也得过户。总之,你别想忽悠咱们,现在就签订协议。”说完,他立刻拿张协议给我,让我签名。

我克制住内心的怒火,最后再问一遍沈柔:“柔柔,你和你弟、你妈是一伙的吗?合着你们一家子趁婚礼当天算计我呢?”

沈柔还没来得及说话,沈母娘立刻不乐意了:“什么算计啊?我女儿那么漂亮,你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气。再者,你作为沈杰的姐夫,给他一套房子怎么了?”

“今儿我就告诉你,想结婚就立刻签订过户协议,不然我女儿可不会嫁给你。前段时间,王阿姨给柔柔介绍了一个有钱人,据说男方家里在一线有20多套房子呢,条件可不比你差。”

“我们柔柔选择你,是你三生有幸,如果你不珍惜,我立刻让沈柔给她弟弟换一个姐夫。”

“柔柔,你觉得呢?你妈说的话你赞同吗?我今天就要你一句话,这婚,你还结不结了?”我深呼吸,心平气和沈柔说道。

“陈鹏,你知道我一直不图你的钱,可我妈养大我不容易。我一直夹在你们之间,很难选择。你能不能为了我妥协一次,就按照我妈说的意思办?求求你了。”

彼时的沈柔,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拽着我的手,恳求我为了她妥协一次。

这一刻,我心底莫名感到很悲哀,忽然觉得眼前的沈柔有点陌生,我甚至怀疑,她当初会不会就是看中了我家有钱才嫁给我的?

“如果你选择你妈,那我只能选择离开,今天这场婚礼,也就不算数了,你考虑清楚了吗?”

“陈鹏,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你不是说爱我吗?你爱我就应该为我妥协一次啊!”沈柔情绪激动,开始哽咽啜泣。

我感到难以置信,开口道:“就这样吧,这婚,不结了。”

我叫陈鹏,和女友沈柔是在大学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当时,沈柔十分清纯,我见犹怜,看起来就像翻版的林黛玉,一下子就勾住了我的心。

但,我当时有一个恋爱两年的女友,纵使我对沈柔有好感,我也没有主动联系她,我是一个道德感很强的人。

直至大学毕业,女友选择出国留学深造,她问我要不要一同前往。一直以来,我就不太喜欢读书,爸妈也希望我跟着他们学做生意,所以对于女友的问题,我选择了沉默。

女友从我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去到国外没多久,就和我提出分手。

和女友分手后,我浑浑噩噩度过了大半年。每天都是和朋友上班、泡吧、打游戏。

有一天,开车去上班时,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女孩,我立即下车查看,发现居然是沈柔!我们居然在同一个城市遇到了。

我特地把沈柔送到医院,给她付了医药费,顺便加了她的联系方式。

加了她的联系方式后,我把她全部的朋友圈看了一边,发现她表面上看起来清纯坚强,实际上在单亲家庭中长大的,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她妈妈是在工厂干活把她俩姐弟带大的。从小到大,她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在大学也拿到了很多奖学金,所以给妈妈减少了不少负担。

如今,她和我一样,同样在广东工作,区别就是我是正儿八经的广东人,她是江西人。

我了解她大概信息后,逐渐有点心疼她,甚至对她产生了兴趣。慢慢地,我开始约她出来看电影,打游戏,吃晚饭。

久而久之,我们越来越熟悉,我在情人节那天,特地买了一束玫瑰花,和她表白。

她想了三秒钟,立刻就答应我了,她说:“你以后心里只准装着我一个人,不准再想前女友。”

我笑了笑说:“知道了,小姑奶奶。”

我和沈柔交往了半年多左右,就带她回家看父母了。我爸对她没啥意见,觉得她漂亮,清纯,懂事,工作也挺努力的。

但我妈有点忧愁,她叹了一口气说:“我担心沈柔和咱们家差距大,她妈妈会让她扶持弟弟。”

“咱们家不是说不愿意帮,该帮的也可以帮,就是怕过了。听说,江西那边彩礼可高了。”

我大大咧咧地说:“反正咱家有钱,该给多少彩礼就给多少呗,只要不过分就行。至于她弟弟那事儿,我到时候劝劝她别做扶弟魔就行,沈柔挺懂事的,应该不会不听劝。”

交往两年后,双方父母开始吃饭见面,讨论我俩的婚假事宜。

沈母在饭桌上,谄媚着说:“据说亲家条件比我们家好多了,我们沈柔可真的是太幸运了,居然能遇到那么好的家庭。”

我妈客气地说:“哪里的话,我们陈鹏能遇到沈柔,也是他的福气,沈柔懂事,也会照顾人,我们对她都挺满意的。”

沈母一听到我妈说对沈柔很满意这话,眼睛立刻亮起来,“亲家啊,是这样的,我们江西的彩礼,和广东的彩礼是不一样的。特别是我一个人供沈柔和她弟弟读书不容易,所以我打算要30万彩礼,你觉得如何?”

我妈扶了扶眼镜,大方地说:“30万倒也合理,我也知道江西那边彩礼普遍比较高,再者,你一个人养大两个孩子不容易,所以30万我们也可以接受。”

我爸也附和说:“是啊,30万我们家出得起,只要他们小两口过得好就行。”

沈母继续说道:“改口费呢5万块,三金大概8万块,可以吧?”

我爸妈异口同声道:“可以啊,反正我们家就一个儿子,这些钱都不成问题。”

双方家长讨论完相关婚礼事宜后,打算在年底给我和沈柔举行婚礼,我也问了沈柔,她也同意了,于是我们就等着结婚就行。

我本以为,该谈论的事情在双方家长见面那天已经讨论完毕,可我万万没想到,沈母会在我和沈柔结婚当天,让我给小舅子过户一套房子!

这怎么可能啊?我再怎么恋爱脑,都不能随便给别人过户一套房子啊!

我当场打电话给我爸妈:“妈,这婚礼不办了,沈柔不愿嫁。”

“什么?亲戚都全部到齐了,怎么说不办就不办呢?”我开了外放,我妈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出来,屋子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

“总之,这婚礼不办了,等我过去了再和你们解释。”我顺手挂断电话,准备开门离去。

沈柔眼见我就要离门而出,她立刻跑过来,抓住我的手:“陈鹏,你别这样,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用你给我弟弟房子了。”

沈杰这会儿也及时救场道:“姐夫,我们就是和你开个玩笑,你千万别当真啊。”

沈母顺势接茬:“对啊,就一个普通玩笑,千万别较劲。我们这就赶去婚礼现场,省得让众人笑话。”

我大手一挥,深呼吸道:“不用了,我不想结了。后续的彩礼退还,我会把卡号发给你们,你们记得把钱还给我。”

说完,我立即离开,不想浪费多一分钟在沈柔家。

等我去到婚礼现场时,我爸妈急冲冲赶过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和他们说了,我妈叹了一口气道:“唉,她们家怎么那样啊,偏偏婚礼当天才说这事儿,这摆明就是想坑你的啊。”

我爸顿了顿,补充道:“既然你决定不结婚了,那这酒席就当我们请亲戚们吃一顿饭吧。”

我们一大家子刚准备进酒店大门,就看到沈柔一家三口已经坐车赶过来了。

沈柔将我堵在酒店门口,哭得梨花带雨,她哽咽着问我:“求求你,不要取消婚礼,我错了,你原谅我这一次吧。我真的很希望和你有一个家。”

她的话让不知情的观众,会误以为我无情抛弃她。

过去她流泪时,我会很心疼,但如今她的眼泪变成了一种道德绑架,我垂眸注视着她,一字一句道:“太迟了,当你妈妈想要我过户房子给你弟,你没有站在我身边为我说话时,我的心就死了。”

沈柔听了后,哭得更凶了,甚至当场跪下,嘴里拼命地说着:“对不起,陈鹏,我错了,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是真的爱你啊,我不能没有你啊。”

我冷冷地拨开她的手,说道:“大家好聚好散,别再纠缠我了。”

说完,我立刻喊保安把沈柔他们挡住,我们一家三口去招呼亲戚,顺便告知亲戚一声,这顿饭只是纯酒席,而不是婚宴。

这一切结束后,我松了一口气。为了避免沈柔的连环Cal,当天晚上,我特地关机睡着。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我的哥们给我发了一篇自媒体文章,是沈柔一家子在网络上讨伐我,文中说了沈柔和我在一起多少年,为我洗衣做饭,甚至在我生病时衣不解带地照顾我,可我却不懂得感激,婚礼当天抛弃了她。

通篇看下来,无非我是忘恩负义之人,沈柔是被抛弃的女孩,我就是喜新厌旧。

我真的是气坏了,我没想到她们一家子居然能做出这种事儿。不用说,这可能是沈母和沈杰的主意,沈柔可没那样的胆子。

他们估计以为能借助舆论的力量让我妥协,但他们小看我了。当初,她们当着我的面说要我过户房子时,我就悄悄打开手机录音了,不然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我直接把录音证据发脸上,顺便配上了文字,并且把这些年花在沈柔身上的钱,以及给她家的彩礼,通通整理出来,然后发到网上。

短短两三个小时,评论区瞬间炸开锅,网友们纷纷偏向我这边。很多人鼓励我,一定不能扶贫,不能和沈柔复合,不能被她们家吸血。

沈柔一家经此一事,瞬间蔫了,她们恳求我赶紧把网上的录音删除了,我让她们先把诋毁我的文章删除,并把30万彩礼还给我。

沈柔一家不愿意再被别人指指点点,害怕影响自己的工作,迫于无奈,她们同意了我的要求。

我拿到钱以后,就立刻把网上的录音删除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难看。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再和她们有任何关系。

再后来从熟识的朋友中听到沈柔一家子的消息,听说她妈妈重新给她挑了个对象,是拆迁户,但男人工作能力一般,月薪仅仅5000块,就是有父母补贴,大概每个月有1万块左右。

沈柔本来不想嫁,觉得对方没前途,但安耐不住沈母的恳求,她觉得对方家是拆迁户,以后应该会分一套房子给沈杰,万万没想到,男方一家一毛不拔,别说给一套房子沈杰,就连吃饭都不愿意和他们一起吃。

沈柔每天夹在沈母和丈夫之间,两头不是人,自己的小家也差点因为沈母而分崩离析,所幸她后来怀孕了,才没有离婚。

生完孩子后,她想让沈母照顾她月子,可沈母觉得她没用,不能帮弟弟争取一套房子,连看都不来看她。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