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我搭上半条命生下了儿子,以为后半生终于有靠了。谁料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子娶了媳妇就忘了我这个老娘。前不久,媳妇生病了,儿子终于想起还有我这个老娘,打电话让我去广州照顾几天,谁料看了媳妇的伞,我再也没脸待下去了。

我是王桂花,62岁,来自广西桂林。三年前,儿子结婚后,我就独自一人生活了。

这三年里,儿子每年只回家一次,而且时间都不长。大年三十下午赶回家,初二清早就飞奔回广州和儿媳家过年。

儿子一娶了媳妇就好像把我给忘了,这让我心里很难受。

我丈夫8年前去世,如果不是为了儿子,也不至于那么早就离开我。现在我孤身一人,每天过得都很孤寂,总是心如刀绞。

我们原本在乡下务农,虽然收入不高,但也能维持生活。可当儿子去广州上大学后,家里的支出就变得很大了。学费、生活费都需要花不少钱,再加上以后儿子结婚生子的打算,更是需要更多的资金。于是,我丈夫考取了驾照,贷款买了一辆小货车,开始给人拉货。

他是个老实忠厚的人,常常帮人免费搬运货物,渐渐地,找他拉货的人也越来越多,我们家的收入也随之增加了。

我们给儿子的生活费从800涨到了1500,儿子很开心。他曾说过,等以后他有了工作挣钱了,就让我们天天在家玩,他养我们。听到这话,我们心里非常欣慰。虽然辛苦,但看到儿子的笑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然而,命运却出人意料地降临了。就在儿子大学毕业的那一年,老家连续下了近一个月的雨。村里承包荔枝园的老板找老公去帮忙,虽然我不同意,但老公出于对家庭的责任感,还是答应了。可是,就在他回家的路上,一场车祸夺走了他的生命。

失去了生活中的支柱,我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儿子毕业后,他带着我去了广州,我们在一个小屋里过着简单却幸福的生活。他每天下班后都陪伴着我,慢慢地,我从悲伤中走了出来,重新感受到了生活的美好。

然而,幸福并没有持续太久。五年前,儿子有了一个本地女友。他开始越来越少回家,甚至有时整夜都不归。一次,在我生日那天,他更是忘了我生日,令我感到心寒。

三年前,儿子和他女友商议结婚买房的事。我原以为他们会和我住在一起,但最终,他们选择了一个三居室的房子。虽然我感动于他们的选择,但买房的首付还是让我们很是为难。儿子工作了五年,积蓄加上老公的赔偿金也不够,而女友却没有任何积蓄。这让我感到意外和担忧。

在这样的困境下,我只能向家里条件最好的妹妹借了一笔钱。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为了儿子的幸福,我也只能这样了。

最终,我终于凑够了首付,两个月后便拿到了新房的钥匙。儿子和小美带着我去看房子,位于电梯房的15楼。尽管房子不算大,但通透性很好,三个房间都朝南,阳光充足。

小美向儿子和我说,她选择这个房子主要是因为阳光充足,适合老人居住。这让我感到非常开心。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早早给儿子做好早饭,然后不到8点就出门去新房打扫卫生,晚上一直忙到10点才回家。

儿子曾建议我请个阿姨来打扫,毕竟我年纪已大,干这些很辛苦。但我坚决拒绝了。儿子刚买房,资金紧张,还欠着他的小姨10万,能省则省。

我一个人干了3天,终于把新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地板一尘不染,光亮夺目。然后我又整理了我们在出租房的生活用品,准备着等周末儿子放假搬家。

然而星期五下班后,儿子告诉我,小美最近睡眠不好,整天都很疲惫。

我焦急地问儿子是否医生有提供调理建议,我可以照做。白天我在家,完全可以帮忙。

儿子低下头,皱了皱眉说,医生认为可能是心理压力太大,因为刚买房每月要还2万的房贷,还有其他的债务压力。

小美说最近一点声音就会睡不着,导致起床晚,她担心我会不高兴。我担心小美承受太大压力,于是想提议先让我回老家住一段时间。等她调整好了,再接我回来。

听了儿子的话,我想了想,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毕竟我来上海已经5年了,很久没有回老家了。回去看看也是好事。儿子听到我答应了,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第二天就把我送回了老家。

但没想到,这一去就是三年。儿子和小美总是忙于工作或者受到疫情的影响,平时根本没有时间回家看我。更别提再接我去广州住了。

刚开始我很伤心,觉得儿子结婚后就忘了我。但后来我也就不抱希望了。我一个人在乡下过着种菜养鸡的日子,闲暇时做些零工,也慢慢适应了这种生活。

但前几天,儿子打电话告诉我,他和小美去医院检查,发现小美子宫里有个肌瘤,只需做个小手术就可以解决问题,然后身体就可以准备好迎接孩子了。

我记得三年前,当新房交房那天,我看到小美在朋友圈发的一张全家福,上面有儿子、小美和他的岳父母。我打算以后再也不管儿子和媳妇的事了。

听到儿子说小美做了手术就能怀孕,我心里总是放心不下。他们结婚已有3年,都已经30岁了,但迟迟没有孩子,特别是我在乡下,总是免不了听到一些闲言碎语。

我当即答应了,晚上匆匆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就坐火车去了广州。

儿子亲自到车站接我,一路上我不由自主地问起小美的病情。儿子说具体原因不明,只希望我能和小美好好相处,这样小美的身体才能尽快恢复,我也能早日抱上孙子。

我白了儿子一眼,感觉他太偏袒小美了,好像我这个婆婆会故意与生病的媳妇过不去似的。

一路上我们都沉默不语,2小时后到了家。儿子打开门,我却惊讶地发现亲家公和亲家母也在,不过转念一想,女儿生病了,父母过来看望也是正常的。

亲家母走上前来,说不好意思还要麻烦我大老远来照顾小美。本来应该是她来照顾的,但她血压高,亲家公又有糖尿病,需要照顾他们,所以只能劳烦我了。

我连忙说,亲家母别客气,小美是我儿媳,她生病了,照顾她理所当然。

小美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她和她父母进了房间,把门关上了。

我放下行李,看了眼已经下午4点多,赶紧进厨房准备晚餐。我炒了白菜,焖了萝卜排骨,清蒸了鸡蛋,炒了蒜薹配腊肉,叫儿子去喊小美和亲家公母出来吃饭。

亲家公母很快就出来了,但小美却磨蹭了好一会儿,菜都快凉了才出来。

小美坐下后,开始挑食,说萝卜有土味,鸡蛋有鸡屎味,白菜太清淡,腊肉又太咸,都没法吃。

我在厨房忙了两个小时,听她这样说,心里很不舒服。不过,想到有她父母在,也就不好出面教训她了。没想到亲家公母却只是笑而不语。

等大家吃完饭,我收拾好碗筷和厨房,出来客厅已经8点了。儿子见我出来,说我就睡中间的小房间吧。

我说好,只要有床就行。等我打开门,却愣住了,房间里只有一个瑜伽垫,根本没有床。

儿子见我惊讶的眼神说,妈,抱歉临时叫你来,要安装床可能需要一个星期,所以这是小美以前用来做瑜伽的垫子,软硬适中,铺上毛毯也挺舒服的。

我觉得儿子说得有道理,毕竟小美明天就要动手术,我也不想和儿子吵架,而且亲家母和亲家公还在,吵架也不合适。

只是当我去洗漱时,经过另一间房间,看到那里有一张1.8米的大皮床,上面摆着亲家公和亲家母的照片。他们在照片里笑得很开心,我突然感觉养了这么大的儿子有点无趣。

亲家母和亲家公那晚也没有离开,就住在这里。我一个人睡在瑜伽垫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一边想着自己花了所有养老钱给儿子买房,现在却只能睡在瑜伽垫上,感觉有些沮丧。但更担心的是儿媳明天的手术。

第二天,儿媳动手术了,我很担心,于是去问了主刀医生,才知道手术是微创的小手术,两天后就可以出院,我终于松了口气。

接下来,我每天都认真准备三餐,一个人往返医院六次,照顾儿媳吃喝拉撒。而亲家母和亲家公第一天去了医院,接下来每天除了我做好饭他们才能见到他们,其他时间他们要么亲家母出门跳舞,要么亲家公出去钓鱼,过得自在。

两天后,医生说儿媳伤口恢复得很好,可以出院了。我兴高采烈地帮儿媳收拾行李,等着儿子开车来接我们回家。

没想到刚一进门,儿媳就生气地喊:“谁打了我的伞?”

亲家公和亲家母听到声音,也跑了出来,说肯定不是他们,因为他们有自己的伞。

这时,我们四个人都盯着我,我看着阳台上的伞,确实是中午去医院下雨时我用的,回来后雨停了,就放在阳台上晾干了,有什么问题吗?

儿媳生气地问是不是我用了她的伞。

我不知道儿媳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想到她刚出院,也不想和她吵架。

我克制住心中的不快,说是我用了,有什么问题吗?中午下了那么大的雨,我又没带伞,赶着出门给你送汤,就随便拿了柜子上的伞用了。

儿媳立刻尖叫道:“妈,这个伞不能用来挡雨的!”

妻子的话让我感到困惑,我不悦地说道:“雨伞不都是用来遮雨的吗?怎么会有不能遮雨的说法。”

然而,妻子却反驳道:“你一直生活在农村,可能不知道遮阳伞是专门用来挡太阳的,不能遮雨,否则就打乱了功能。”

我不满地回应道:“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没听说过伞遮雨就不能遮阳的说法。”

妻子气愤地说:“你们农村人确实有些文化水平低,难怪不清楚。”

我被她的话惹火了:“农村人怎么就没有文化了?”

儿子急忙过来劝解,解释说这把伞是从国外买的,国内不易购得。

亲家公也赶来劝说妻子,并领她到另一间房间去了。

当晚我们只能点外卖解决晚餐,之后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而我则一个人坐在房间里,思考着往事。第二天早上6点,我决定回老家。

在火车站,我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表达了我对在大城市生活的不适应,并留下了一笔钱,希望他可以雇个保姆照顾妻子。

在火车上,途经一路熟悉的田野,让我不禁回想起往事。

四十年前,我刚刚中专毕业,成为了小镇上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那时,虽然现在看来中专文凭不值一提,但在那个时代,它却是备受尊敬的。

然而,我和丈夫结婚多年,却一直未能如愿生育。家人们不断地给我配中药,但我对中药的反应却很不好。

幸运的是,在家人们都已经放弃的时候,我在32岁那年终于怀孕了。虽然家人欢喜不已,但很快,我又遇到了出血的问题。家人们要我辞去工作专心养胎。

为了那个即将到来的孩子,我辞去了教师的工作,回到家中。后来,我生孩子时又遭遇了难产,当时的医疗条件艰苦,我几乎走到了生命的边缘,这也导致了我腰部长期的疼痛问题。

没想到那个孩子,是我辞去工作、拼命生下来的,如今却成了别人的。想起当时,母亲激动地告诉我:“桂花啊,是个儿子,你苦尽甘来了,有个依靠。”那时的泪水,仍然让我心痛不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