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卡(中国)独山港基地鸟瞰效果图(暂定)。 受访对象供图

浙江在线3月2日讯(记者 王世琪 拜喆喆)一张平湖市独山港经济开发区的矢量图,一张绘制中的工厂设计图。龙年伊始,两张图纸成为西卡(中国)有限公司设计团队电脑上的标配,大部分设计人员都全身心投入到这个被称为“公司头号工程”的项目之中。

西卡平湖独山港项目无论对西卡集团,还是对平湖、浙江,都有着非凡意义——主要销售特殊化学品的瑞士西卡集团已有百年历史,是世界500强企业,独山港项目是该集团在中国规模最大的生产基地,将把散落在全国各地的高性能涂料、胶粘剂等生产线整合到一起。

这是平湖新材料产业向下游延伸的关键项目,作为重大外资项目,将助力浙江打造绿色石化与新材料万亿级世界级先进产业群。

今年,这个项目就将跳出图纸,在独山港生根发芽。欣喜欢腾背后是平湖不懈的坚守与奋进,从接触项目到签约,耗时长达5年。

当地将这项旷日持久的招商工作称为“独山港战役”。五年来,平湖上下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困难,不断优化服务、提升硬核竞争力,最终在东南沿海各地激烈的竞逐中脱颖而出,实现“备选的逆袭”。

“要是能把项目守来,多久都行”

“西卡在寻找新的厂址。” 独山港招商办副主任胡希听到这个消息是在2018年的西瓜灯节上。百年历史、世界500强、新材料产业,这些标签足以让西卡集团触动每一个招商人的神经。

“姜总,我是平湖招商,听说贵集团在选址,有什么要求?我们园区的巴斯夫项目刚刚动工,有没有兴趣来看看?”核实消息、寻找联系方式,胡希一刻没有等待,拨通了西卡(中国)有限公司项目和工程总监姜文军的电话。这段铃声也成为5年“战役”的第一声冲锋号。

在平湖人眼里,西卡项目是一场及时雨。彼时,独山港经济开发区处于起步阶段,大片空地急需优质项目入驻。与此同时,平湖新材料产业历经三年发展,产业链规模已达400亿元,正在谋求跳出传统化工产业范畴,向更高更新的产业链下游延伸。这个项目将引进西卡最先进的产品线和生产技术,用地规模只有近百亩,投产后预计实现年总产值超43亿元。

“平湖”,放下电话,姜文军在笔记本上写下地名。这个位于嘉兴北部的县级市,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备选,在中国东南沿海,它无法与其他竞争者相比。

但胡希提到的巴斯夫项目却像一颗石子让姜文军泛起思考的涟漪:受到巴斯夫青睐的独山港,要不要去看一看?

胡希感受不到姜文军的犹豫,但怀着对项目的迫切心情,他一次次将开发区信息通过电子邮箱发送给姜文军,一通通电话询问着项目落地的要求。

那段时间,他的生活变得格外单调,每天守着电脑、等着电话,有时失了神,便盯着电脑一动不动。同事都笑称他是“电脑前的守望者”。

“要是能把项目守来,多久都行。”他总是这样回应调侃。

持之以恒也好,软磨硬泡也罢。2019年1月,胡希等来西卡中国团队第一次赴平湖考察。

大片的未开发土地上,看不到一处厂房的影子,只有工程车与挖掘机,忙忙碌碌地为巴斯夫项目填土。站在土堆上,胡希指着一片荒地告诉姜文军:“巴斯夫项目边上就是给西卡项目的预留地,未来这里会修一条直通西卡项目门前的路。”再稍微转身,“货物从这里直运港口,发往长三角或者海外,只要十分钟车程。”

土堆和荒地,让规划显得抽象,只有旁边的挖掘机声,传递出先到者的判断和信心。他们都明白,“要修的路”还很长。

“我们会考虑平湖,土地是很重要的要素,但后面的事情不好说。”一个下午,他接到姜文军的电话。

面对西卡递来的“门票”,胡希心情复杂。一则以喜,西卡给了平湖机会;一则以忧,土地是他们仅有的优势,但那也仅仅是土地而已……

“我们曾去其他竞争园区调研,看到他们园区内的危险化学品管理、软硬件设施遥遥领先,心里确实有危机感。”胡希说。

坚决守望,积极准备

拿到“门票”,西卡项目成为平湖的攻坚重点。就在全市上下鼓起满腔热情时,2019年底,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投资决策趋稳的西卡瑞士总部决定暂停项目考察。

要不要暂停对西卡项目的关注?“我们虽然是被选择方,但不能坐以待毙。”平湖市委、市政府态度明确,西卡项目必须主动出击,首要任务是从营商环境和园区硬件上提升自身竞争力。

平湖市商务局副局长吴忠平坦言:“近年来,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全球跨国直接投资持续低迷,外资大项目越来越少。西卡这样的优质外资项目潜力大,是不可多得的好项目。”

“球场上,叫‘暂停’可不是坏事。这反倒给了我们追赶的时间。”与西卡项目关系最密切的胡希没有沮丧,过去一年他早已习惯了等待,考察中意识到的差距让他把西卡叫的这次“暂停”当成反超的机会。

新建污水管网、110kV衙前变电所、热电联产等公用工程配套设施,拆迁1600多套自建房,修建了9条贯通园区、直达港口的大道……

只要条件允许,独山港经济开发区的建设就会紧锣密鼓地进行。那段时间,胡希发了上百封邮件给姜文军,传递项目规划地周边配套设施的进展情况,便于西卡中国汇报给瑞士总部。一封封邮件串在一起,像是独山港工业园建设的延时摄影。

没人能预料到,努力却换来事与愿违。2022年初,胡希收到姜文军带着歉意的电话:“兄弟,平湖仍然不是总部的首选……”

“那时候确实觉得挺无力的。”回想起来,胡希笑了笑。但平湖并没有因此放弃对西卡项目的关注:招商,没到签约,都不能确定花落谁家。

没过多久,迎来反转。受制于供地时间、危化仓库面积等因素,西卡在首选地的投资进展并不顺利。

了解到这个消息,平湖招商团队用了一整周,拿出了一份详细的分析报告,从西卡的角度出发,分析对比长三角选址工业园所需的投资和后期运营成本、政策利好。这份报告邀请第三方评估机构评估,发现距离不到10公里的浙沪两园区,成本差异巨大。姜文军第一时间把报告递交瑞士总部,平湖重新被纳入考虑范围。

“将近5年的守候着实不易,曾经一度的失之交臂也让我们更加懂得珍惜。”发给西卡的一封邮件里,胡希这样写道。

2022年8月,尽管跨省拜访还有重重障碍,平湖市委常委、副市长戴振带队前往位于苏州的西卡集团中国总部,代表市政府表达邀请西卡落户平湖的诚意,了解西卡还有哪些诉求。这趟拜访对瑞士总部的判断产生了影响。

“当地优质的营商环境,是促成合作的关键。无论是疫情中的拜访,还是独山港软硬件建设的执行力、招商人员孜孜不倦的坚持、站在投资方思考问题的真诚都让我们感受到平湖的实干以及对项目的渴望和热情。”姜文军回忆着疫情期间的种种。

持续5年的“独山港战役”,平湖最终取得胜利。2023年4月22日,西卡与浙江独山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在瑞士苏黎世举行西卡浙江新生产基地投资签约仪式。西卡在华最大规模的生产基地落户浙江,项目投资1亿美元,计划于2024年第二季度开工建设,2025年底正式投产。

坚决地守望,积极地准备,这是平湖给许多外资企业的印象,也是平湖给外资企业的信心。随着西卡、巴斯夫、贺利氏、湛新相继落户平湖,平湖在新材料产业的知名度持续上升,吸引着越来越多相关企业前来咨询、落地。

在平湖市中心的东湖上,有一种在这片水域越冬的候鸟——苍鹭,它们性情安静,能站在一个地方等候猎物长达数小时,行动时极为灵活敏捷,一击即中。

“招商就要像苍鹭,要有守得住的耐力和敢出击的魄力。”胡希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