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大爷63岁的时候,因为觉得原配妻子过于传统、生活过于沉闷,他坚持在58岁那年与原配妻子离婚,即使儿女前来劝说也无济于事。

在离婚之前,李大爷还心有所属地追求了比他小10岁的新欢,离婚后便立刻和新欢走到了一起。初离婚时,李大爷以为他找到了真正的爱情,相信未来会有美好的生活。

然而,五年后,当李大爷卧病在床时,他才深感后悔。再婚的伴侣却毫无预兆地离开,带着她的继子消失得无影无踪。李大爷这才认识到,原来他一无所有。

不仅仅是存款被耗尽,还失去了原配妻子。更为糟糕的是,他的儿女也开始疏远他。这一切让李大爷深刻地感受到了生活的无情,悔不当初。

我叫老李,今年已经63岁了。

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那段时光,我从未真正珍惜过,直到失去才深感悔意。

我的妻子名叫招娣,当年我们是被介绍认识的并结婚的。

坦白说,起初我并不太喜欢妻子。她身材娇小,皮肤较黑,说话带有浓重的口音,且个性相对传统,这让我一直不太满意。

然而,在那个年代,婚姻往往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到了适婚年龄,结婚似乎是必然的选择,于是我顺从了这个传统,与妻子步入婚姻。

虽然我对妻子一直有所不满,但回顾过去,我却感激她。自从她进入我的生活,家里多了一份劳动力。

在农田劳作方面,她比我更为勤劳。我们一同在田间劳作,我比较懒散,经常被父母批评。妻子的到来让我庆幸不已,因为她总是早早开始农活,没活干了就去山上砍柴,或者种植果树。

即便山上的活也做完了,她还会去割鱼草喂养家里的鱼、猪和鸡,总是能迅速完成家中各种琐事。

除了她的劳力,我也要感谢她对父母的孝敬,以及给我生了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妻子嫁给我后,第二年就迎来了一个健康的儿子,第四年又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妻子不仅对儿女悉心照顾,精心培养他们,而且对父母也表现出极大的关爱,对待公公婆婆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父母一样。

虽然我曾向父母提过离婚的念头,但母亲当即给了我一记耳光,而父亲则拿起擀面杖就要责打我。

他们说:“你这样的人能娶到这样的好媳妇,实属前世修来的福分。我们家有这样的儿媳妇,简直是上辈子积德了不少,才有人来还恩。”

父亲说:“方圆十公里之内,哪家的儿媳妇不和公婆有些矛盾,唯独我们家的儿媳妇,脾气好,干活勤快,真的一点毛病都找不到。”

如果你敢不好好过日子,我们就断绝你这个儿子的关系。”

在父母还在世的时候,尽管我心中有分歧,但我从未敢违背过这个家庭的期望。

在家里,我很少和招娣交流,对于这种疏离的原因我也说不清楚。尽管我知道她是一个好人,但似乎我们之间缺少了一些默契。

或许是因为缘分不够,有时候你就是对一个人没有太多好感,不愿意与之多有接触。

我的妻子了解到我对她并不够喜欢,因此这些年来,她默默地承担着照顾两个孩子的责任。孩子们上学时,她去做临时工,孩子们回家后她负责做饭。

由于我对农活不感兴趣,我选择学习开挖土机,成为了一名挖土机师傅。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时间过得飞快,我已经58岁了,和妻子结婚已经有30多年了。

孩子们都已经30岁了,也都成家立业。

虽然人们常说少时夫妻老来伴,我们已经过了30多个年头,即使没有爱情,也有了深厚的亲情。

然而,我总觉得自己还是想和招娣分开,去寻找真正的爱情。

于是在58岁那一年,我决定和妻子坦白,表示想要离婚。

离婚的原因很简单,首先,我对工地上一个比我小10岁的女人产生了好感。她叫小红,离婚多年,一直在工地做炒菜师傅。

一开始我很喜欢小红,觉得她年轻漂亮,时尚得体,待人热情周到,与我的心意相契合。

小红也表达了对我的喜欢,甚至希望和我在一起。

虽然我有家庭,但小红和我之间的关系一直停留在朋友的阶段,因为她表示不愿破坏我的家庭。然而,我对家里的妻子并不满意,于是我问她,如果我离婚了,是否愿意和我在一起。

小红点点头,于是我马上回去和妻子商量离婚的事宜。

这时我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所以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当我和妻子提出离婚时,她感到震惊,随后流露出伤心的泪水。

孩子们得知后愤怒地质问我原因,我没有提及小红,只是说想要一些自由。

奇怪的是,妻子在我提出离婚的要求时,并没有反对,过了一会儿就答应了。离婚后,妻子便再也不与我交流。

孩子们得知我为了和小红在一起而离婚后,愤怒无比,他们试图找小红理论,但都被我制止了。

后来孩子们表示,如果我敢和小红在一起并且结婚,他们将永远不与我往来。

然而,我已经下定决心,不管发生什么,我都要和小红在一起。

刚开始和小红在一起的头两年,我感到非常开心,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感。

我们经常一起旅游,品尝美食,我还经常为她买礼物和新衣服。

然而,两年后,小红告诉我,在乡下还有一个初中毕业的儿子,即将来城里读高中。她希望未来三年我们能够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

当时的我并不愿意接纳小红的儿子,因为我认为我是和小红生活在一起,而小红的儿子会让我感到不适应。

然而,小红坚持表示,如果不能接受她儿子过来,她也不愿意留在这里。无奈之下,我只好同意让他过来。

在60岁那一年,我因为年龄原因,建筑公司不再需要我,于是我便退休了。

我在退休后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退休金,生活全凭自己辛苦工作攒下的积蓄。这些年来,我将自己辛苦攒下的钱几乎全部用于支持小红和她儿子的生活。

小红的儿子就读于一所民办高中,每年的学费就高达一万元,再加上其他生活开支,一年的花费达到两三万元。尽管小红表示她没有储蓄,只能依赖我,我还是心甘情愿地为小红和她儿子提供支持。

离婚后,我与儿女的联系逐渐疏远,数年来他们几乎没有打来一通电话,让我感到很担忧。小红提出,我应该更多地关心她儿子,等他长大了,就能够回报我养老的辛劳。在这个条件下,我才愿意支付小红儿子的学费。

然而,财力有限,这些年来我基本上一直在为小红和她儿子买单。到了我63岁的时候,我的银行卡余额已经所剩无几。

我建议小红可以考虑外出找工作,因为她儿子已经完成高中学业。然而,小红却表示她不愿意,认为作为男人,经济责任应该由她来承担。

与小红最后几年的相处让我感到心情复杂。她曾经善解人意,说话和蔼可亲,性格也好。然而,后来她变得脾气越来越大,对我冷淡不耐烦,除了在我支付她儿子学费生活费时态度好一些,其他时候都显得冷漠。

特别是在她儿子高考完毕后,由于我没有足够的钱供他上大学,小红对我不满意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明显。

上个月,我突然感冒发烧,住进了医院。面对医药费和住院费,我却只有寥寥数百块钱。多次打电话请求小红前来帮忙,却一直得不到回应。最终,是我儿子赶过来为我支付了住院费。

我原本想通过这个机会和儿子聊聊心事,可我发现儿子似乎真的不愿意与我交流,交完钱就匆匆离去。

几天后,我康复出院,回到家里准备追问小红为何不接电话不探望我。但令我大吃一惊的是,家里除了我的个人物品,其他属于小红和她儿子的所有东西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一刻,我才明白,小红和她儿子终究是外人。虽然俗话说患难见真情,但当我生病、身无分文时,小红却再也不理我了。

近半个月来,我整天在家里默默饮酒,除了愤怒,更多的是懊悔。前妻如今享受着儿子家庭的幸福,每天都有孩子们的孝敬,还能与孙子一同欢乐。如果当初我没有和招娣离婚,或许我的晚年也能够得到儿女的陪伴,还能有孙子为我增添生活色彩。

然而,这一切都在五年前由我亲手毁掉了。现在后悔也无济于事,只能自食其果。愿我经历的故事能成为他人的警示,引以为戒。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