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稷下談金

農發行那個事,應該很多人都看過了,課堂上老師要求孩子用“我的夢想是XXX,因爲XXX”來造句,一個小朋友說:

“我長大以後想當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的行長,因爲我的媽媽是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的副行長,我的爺爺是中國農業發展銀行的行長,以後繼承我們的家產。”

我感覺這個小孩說的話,不像是編的,因爲農發行作爲三大政策性銀行,如果不是金融行業從業人員,聽說的不多,這不像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能編出來的。

你編個農行,我信,你編個農發行,我不太信。

這個事出了之後,農發行總行第一時間做出了排查,不是總行員工的子女,並且要求各省進行進一步排查,現在應該差不多查出來了。

這個事的結果,大概率就是牽扯到了某個市行或者縣行,老爺子在機構當行長很多年,門生故舊很多,基本屬於一言堂,子女憑藉關係進入農發行工作,然後一步步升到了副行長的位置。

這種子女,也就是小孩子的母親應該是非常“飛揚跋扈”的,甚至可能舉手投足都有那種“家族傳承吾輩責”的傲嬌。

不知道你們記不記得幾年前那個“大鬧天宮”的彭博女士,她的父親就是某國有銀行的省行高管,最後自己混到了副處級副監事長。

這個職位我估計都是爲她自己單設的,工資很高,不用擔責,我認爲是天底下最好的位置了。

這種人,一般都會把銀行看成自己的私產,老爺子退而不休,子女身居高位,小孩子說出這樣的話,也就不奇怪了。

這幾年,從三代電力人,到三代供水人,三代菸草人,再到今天的三代農發人。

這個小孩子,和小孩子背後的副行長母親,行長爺爺,都是銀行業乃至金融業的公敵。

爲什麼呢?

去年剛開了會,對金融業的過往發展定性爲負面,要強化對金融行業,特別是銀行行業的整頓,這個時候,小孩的這一套“表演”,直接是給別人“遞刀子”,給足了整頓的口實。

外面不知情的老百姓一看,我天,你們銀行業都爛成這樣了,不知道你們貪了多少錢啊這是。

問題是,整個行業有幾個害羣之馬,直接把整個行業都臭了。

其實這事很簡單,就是某個縣或者某個市飛揚跋扈的農發行世家,小孩子在家裏耳濡目染慣了,童言無忌,一不小心把真話說出來了,弄得沒法收場。

從一定程度上來講,每個銀行從業者都要爲他們的愚蠢而買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