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者》正如火如荼播映。谍战与商战,在旧上海交织变幻。一幕幕惊心动魄的场景,扣人心弦又格外刺激。

上海的一条小弄堂,住在一群讨生活的底层贫民。从江西小农村走出来的魏若来(王一博饰),凭着一身过硬的职业技能,独自闯天下,这一命运的转折,让他的人生跌宕起伏,也一步步迎来新生。

01卓越的能力是最好的敲门砖,天才永不磨灭

初来乍到,没有人认得你是谁。魏若来报考央行,在外人看来,是自不量力,一没背景,二没名校的光环,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无名小卒。

第一次面试,他沉着应对,虽然他只是一名夜读生,且没有毕业证,但这一点并没有阻扰他走向央行的决心。

初试中,他理论知识扎实,心理素质过硬,应变力很强,这一点让央行高级顾问沈图南(王阳饰)刮目相看。

你初放异彩,令人眼前一亮,这是千里马与伯乐的机缘,谁都不曾错过谁。

接下来,沈图南进行单独面试,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魏若来果然不负所望,用极短的时间记下超额的内容,令阅人无数的沈图南大为惊讶。他干脆拿起央行的账目来测评眼前这个小男生。

魏若来眼睛一扫,沈图南就合上了账目,他开始了各种刁钻的提问,魏若来不慌不忙,竟然对答如流。令沈图南颇感意外的,魏若来竟然从账目中发现了隐匿的端倪,他推测出有人贪了燃油费。

这一结论,让沈图南吃惊不小,他惊叹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伙子,怎么能这样有才!尽管十分爱才,但沈图南不得不忍痛割爱。因为在政审环节,魏若来的哥哥是共产党,这一致命因素,让魏若来与央行失之交臂。

不放弃,抱着执念,魏若来依然拼尽全力,做最后的争取。他了解到沈图南正对股市研究,想收购多家私营银行。他在小弄堂逼仄矮小的阁楼里,把密密麻麻的演算纸贴满了斑驳的墙壁。经过缜密计算,他得到了精确的数据。

于是,他千方百计在沈家开派对时,混了进去。一心想见到沈图南,把他得来的结论展示给对方。沈图南一听,再也无法割舍了,因为没有人能取替他,他的智慧无人可敌,沈图南当即决定录用魏若来做他的私人助理。

在新人培训考核中,尽管魏若来未能全天候参训,在考试中,黄秘书(宋帅饰)多次胜出,魏若来多次被碾压。

沈图南十分清楚其中的门道,他决定让魏若来与黄秘书进行账目结算比拼,他对魏若来成功决出,十拿九稳。黄秘书率先提交了答案,并且宣布答案正确,他洋洋自得,露出不屑的一笑。魏若来稍晚了一些,但他答案全对,关键的是,黄秘书只算出了一天的账目,而魏若来却算出一周的全部账目。

考场顿时掌声雷动,一场胜出,就是实力的证明,能在高手如云的央行站稳脚跟,魏若来凭得是自己。一方面,是过人的专业素质,一方面,是低调内敛的品格。而最要紧的,是他对机遇的掌控,掌控了机遇,才能拿到想要的结果。

02消灭叛徒李晟达,魏若来果然出手不凡

在专业上,魏若来所向披靡,无人可敌。哥哥魏若川(侯晓饰)短暂的露面,就撒手人寰。他含泪埋葬了哥哥,一心想着报仇雪恨。

而叛徒李晟达(刘亭作饰)却诡计多端,他险先落入对方的圈套。沈近真(李沁饰)是沈图南的妹妹。她是一名共产党员,她一出场,就机智过人,与魏若来偶遇,很好的化解了一场危机。

她在刺杀李晟达中,却不慎失手,被对方认出。就在她即将暴露,身处危难之时,魏若来再次化险为夷,一个革命战士,初出茅庐。

魏若来用他高超的个人能力,识辨出侦察队的动作,当他们出现在银行,要取走10根金条时,魏若来长了个心眼,他一路追踪,直到看见叛徒李晟达携着金条独自逃出来。

他瞅准时机,顺手操起一把铁锹一顿猛砍,他看清了眼前这个叛徒,贪得无厌,恶贯满盈,他用随手抓的一捆绳子,把这个叛徒送上了西天。

这一顿猛操作,妥妥的一箭三雕,既为哥哥报了仇,又保护了沈图南,还救了沈近真。沈近真有惊无险,这让两个人有了更深的交集,爱情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滋长。

魏若来从不惊慌失措,他总是异常的冷静,脸上也没有春风得意的笑容,他满怀心事,总有此起披伏的问题,而他最大的特点就是面对突发状况,总能拿出行之有效的办法。

03魏若来的牢狱之灾,成就生死之交,而信仰的迥异注定必将走向决裂

他是魏若来的伯乐。他是魏若来的恩师。他是金融大佬沈图南。魏若来的一次抢劫案,终因有共党嫌疑,被折磨的遍体鳞伤。

在狱中,他遭遇了各种严刑拷打。如果,他稍微有一点屈服,沈图南就会被连累其中,无法洗脱罪名。魏若来受尽酷刑也绝不污蔑上司——沈图南。

这让沈图南格外感动,于是他奔走相救。魏若来死死咬住不松口,只承认抢劫,绝不承认莫须有的罪名,经过沈近真和沈图南的努力,他终于被释放。

当黄秘书聚集所有银行职员,一致排挤魏若来时,沈图南出现了,那一幕,他迎着他走去,他向着他靠近,这一幕“拜师仪式”让两个双向奔赴的人,为了共同的信念,走到了一起。你为他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他为你力排众议,竭力维护。

同频的人,才能始终在一起。但信念出现了分歧,再好的关系也会分崩离析。假币案发生,多少无辜的人搭上了性命。迫于四面八方的利益网,沈图南选择了退让,甚至睁眼说瞎话。

魏若来大闹会场,却被沈图南立即制止。面对沈图南默许的态度,魏若来失望透顶,这是明晃晃的纵容。曾经信誓旦旦“报效国家”的誓言,却在不折不扣残害老百姓,那一瞬,魏若来清醒了。

面前的沈图南不再是自己崇拜的先生。他的思想早已腐烂不堪,他的行为令他胆战心寒。

忽然,他觉得沈图南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他坚信的三民主义,想通过金融事业将中国带出泥潭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选择了妥协的沈图南注定沦为了“四大家族”的工具人。幸好,他还有沈近真。

魏若来遇见了《资本论》,他豁然开朗,终寻得革命的曙光,他终于沿着哥哥的足迹,奔向光明。

作者:月亮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