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也为了自救。RNG俱乐部的财务危机,揭开电竞职业化困境的冰山一角。一家老牌俱乐部的生死可能并不重要,但它的样本意义对电竞职业化探索颇为典型。

RNG俱乐部坦言,“存在大几千万的窟窿和各种违约,每月还有几百万的运营支出”。

过往十余年,网络游戏的火爆带动了电竞职业化的火热,以强势游戏为核心,电竞走入主流视野,是经济行为是文体产业,也成了年轻人的择业新选择。

真相并不只有荣耀。除了如今自曝的RNG,国内电竞俱乐部之间解散与收购较为频繁,甚至王思聪投资的LG俱乐部也曾屡陷出售传闻。

电竞俱乐部普遍不赚钱,全靠投资输血,是圈内共识。这又与电竞明星选手动辄百万千万的高额薪酬形成鲜明对比。

光环是明星选手的,也一度是明星俱乐部的,但终究是明星选手的。为了好成绩,对明星选手互相挖角,高价签约之后又是违约或讨薪。个体的风光,更加映衬了俱乐部生存能力层面的不健康。

几乎100%靠赛事奖金分成和企业赞助,俱乐部收入相比支出,反倒印证了用爱发电:粉丝的爱,积攒了电竞俱乐部的营销价值,转化为企业看中营销价值的投资和赞助。

即便拥有明星选手,一旦队员出现状态波动,影响了俱乐部战绩,就直接反馈到赞助商的手松手紧。本就微薄的俱乐部收入,并不构成抗风险能力。

最核心的俱乐部生存状况,往往是电竞产业最不外显的难言之隐。我们总是听到游戏主播动辄收入过亿,总是看到王牌选手高薪转会。只是这个维度的注意力聚焦,带给年轻人的,可能动动手指、擅长游戏,足以安身立命甚至扬名立万。

现实却残酷,老牌俱乐部RNG很难,大多数电竞俱乐部不会轻松。

作为体育赛事,电竞也有着特殊性,区别于物理世界的足球篮球乒乓球,电竞职业化和市场化,高度依赖游戏本身。

多数体育运动的规则,超越时空,放之四海皆准。但《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游戏的生命周期,决定了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电竞赛事和电竞俱乐部的生命周期。

在具体实践中,即便一款游戏生命周期没问题,电竞赛事也会受到游戏运营方的直接影响。

杭州第19届亚运会,电竞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让电竞变身全球公认的综合性体育竞技项目迈出重要一步。但临近赛期出现遗憾一幕,《炉石传说》项目被移出亚运会。

只因“游戏开发商暴雪与中国运营方网易因双方商务合作到期,未就续约事项达成一致,导致该项目运营团队及服务器处于终止状态,已不具备列入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的前置条件”。

即便是亚运会,也无法规避不可抗力,而这种不可抗因素,可能是电竞职业化的常态。

足球篮球已经百年潮流,但畅销百年的某款游戏并不现实,五到十年就是生死存亡的门槛,一家俱乐部养哪些项目,如何根据市场热度增减战队和投入,是个复杂的战略性难题。

北京商报评论员 张绪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