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金十数据

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警告称,如果美国通胀走高,美联储可能会转向加息,这家资产管理公司更倾向于在其他市场购买债券

全球最大的固定收益投资者之一。相对于美国国债,该公司仍然更青睐英国、欧洲、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的债券,因为它认为,这些国家的央行今年更有可能实施宽松政策。

Pimco核心策略部门首席投资官Mohit Mittal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通胀开始重新出现,那么美联储就有可能加息,而不是降息。”

Mittal预测,今年年底美国的通胀率将在3.5%左右,与目前的水平相比变化不大,但他承认,通胀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大

周三,美国一项关键物价指标连续第三个月超过预期,核心CPI保持不变,同比增长3.8%。这促使交易员大幅缩减了对美联储在12月前加息不到两次25个基点的押注,6月份首次降息的可能性只有20%。今年年初,市场曾押注美联储将降息至少150个基点。

不过,对于重启加息这一话题,美联储“三把手”、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表示,重启加息并不是他的基本预期,短期内没必要降息。

不过,波士顿联储主席柯林斯表示,加息不是基本情景的一部分,但不能完全排除其可能性。

“美联储传声筒”Nick Timiraos表示,美国第一季度的经济数据颇有点2010年代中期的味道,但情况是恰好相反的

在2015年和2016年,美联储官员预计将把利率从极低的水平上调。原本预计每年加息四次,之后又下调了预期,因为全球经济遭遇了各种疲软。最终美联储在2015年和2016年各加息一次。

Timiraos指出,2024年迄今的经济表现是9年前的镜像。投资者和美联储官员年初普遍预计将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多次降息,因他们预计高利率将显著减缓经济活动。但到目前为止,美国经济一直“打脸”这些预期。因此,市场预计今年的降息幅度会更小,开始降息的时间也会更晚。这也助长了即使美联储降低利率,利率最终也会在更高的水平上稳定下来的预期。

考虑到英国央行和欧洲央行等央行有可能先于美联储降息,PIMCO仍坚持押注于美国以外的债券市场。Mittal表示,英国国债看起来尤其具有吸引力。他表示:

“我们正在增加对英国国债的敞口,其收益率明显高于英国名义经济增长率,而且与美国不同,英国没有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