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金十數據

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警告稱,如果美國通脹走高,美聯儲可能會轉向加息,這家資產管理公司更傾向於在其他市場購買債券

全球最大的固定收益投資者之一。相對於美國國債,該公司仍然更青睞英國、歐洲、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的債券,因爲它認爲,這些國家的央行今年更有可能實施寬鬆政策。

Pimco核心策略部門首席投資官Mohit Mittal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如果通脹開始重新出現,那麼美聯儲就有可能加息,而不是降息。”

Mittal預測,今年年底美國的通脹率將在3.5%左右,與目前的水平相比變化不大,但他承認,通脹壓力可能會進一步加大

週三,美國一項關鍵物價指標連續第三個月超過預期,核心CPI保持不變,同比增長3.8%。這促使交易員大幅縮減了對美聯儲在12月前加息不到兩次25個基點的押注,6月份首次降息的可能性只有20%。今年年初,市場曾押注美聯儲將降息至少150個基點。

不過,對於重啓加息這一話題,美聯儲“三把手”、紐約聯儲主席威廉姆斯表示,重啓加息並不是他的基本預期,短期內沒必要降息。

不過,波士頓聯儲主席柯林斯表示,加息不是基本情景的一部分,但不能完全排除其可能性。

“美聯儲傳聲筒”Nick Timiraos表示,美國第一季度的經濟數據頗有點2010年代中期的味道,但情況是恰好相反的

在2015年和2016年,美聯儲官員預計將把利率從極低的水平上調。原本預計每年加息四次,之後又下調了預期,因爲全球經濟遭遇了各種疲軟。最終美聯儲在2015年和2016年各加息一次。

Timiraos指出,2024年迄今的經濟表現是9年前的鏡像。投資者和美聯儲官員年初普遍預計將從今年上半年開始多次降息,因他們預計高利率將顯著減緩經濟活動。但到目前爲止,美國經濟一直“打臉”這些預期。因此,市場預計今年的降息幅度會更小,開始降息的時間也會更晚。這也助長了即使美聯儲降低利率,利率最終也會在更高的水平上穩定下來的預期。

考慮到英國央行和歐洲央行等央行有可能先於美聯儲降息,PIMCO仍堅持押注於美國以外的債券市場。Mittal表示,英國國債看起來尤其具有吸引力。他表示:

“我們正在增加對英國國債的敞口,其收益率明顯高於英國名義經濟增長率,而且與美國不同,英國沒有持續上升的財政赤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