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老虎财经app 

宣布定增暂停一周多,诺德股份出售收购期货公司。近几年来对资金的不断渴求,究竟是源于一家传统制造业巨头的转型努力,还是对新能源项目的投机炒作?

宣布暂停25亿定增,诺德股份竟转身收购期货公司。

4月10日,诺德股份公告称,计划以现金4.55亿元收购上海旭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云财富期货90.2%股权,交易溢价率高达46.39%。

作为动力电池主要材料供应商,诺德股份盈利能力也收到较大影响。2023年,公司实现营收45.72亿元,同比下滑2.92%;实现净利润2731万元,同比下滑超九成,主要因新能源汽车销量未达预期以及箔产品价格波动。

另一方面,公司手头并不宽裕,账上货币资金多为近年“扩产定增”而来。2023年底流动负债合计46.85亿元,也来到历史高位。

经营与现金流压力仍大,公司去年却高调官宣“77亿产业园”,投向光伏电站和复合集流体两大火热的新能源概念。

四年三度定增,控股股东折价包揽;主业募投项目一拖再拖,新项目新投资却从未停歇,诺德股份的资本游戏正愈发扑朔迷离。

高溢价收购期货牌照

收购亏损期货公司,为“提升盈利能力”?

根据公告,此次收购交易基准日为2023年 11月 30 日,云财富期货股东全部权益账面价值为3.44亿元,股东全部权益的评估价值为5.04亿元,增值率(溢价率)为46.39%。

云财富期货成立于1993年5月,注册地位于新疆乌鲁木齐,注册资本4.5亿元,主要经营商品期货经纪、金融期货经纪及期货投资咨询业务。本次交易前,上海旭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云财富期货90.2%股权,深圳市鑫迪未来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4.9%股权,杭州公元实业有限公司持有3%股权,甘子文持有1.9%股权。

交易完成后,诺德股份将成为云财富期货的控股股东。诺德股份已于2月6日与上海旭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并支付了8000万元定金。目前,该股权转让尚待监管部门的审批。

诺德股份表示,此次收购有助于公司提供更全面的金融服务,提高风险管理能力,并实现风险分散、投资收益提升和资金管理优化等目标。交易符合公司总体战略发展规划,将与公司主营业务产生积极协同效应, 有利于加强主业的创新与发展,优化产业布局,提升整体盈利能力。

不过,财务数据显示,云财富期货在2022年和2023年1至11月分别亏损0.56亿元和0.37亿元。此外,2023年全国期货市场虽然成交量和成交额有所增长,但期货公司整体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却出现下滑。

期货方面,根据诺德股份4月10日公告,拟对相关项目涉及的有色金属铜、外汇开展套期保值业务,总持仓合约价值不超过人民币31.5亿元或等值外币金额,保证金不超过人民币 6.3 亿元或等值外币金额。

但诺德股份主业为电解铝箔,尚不涉及金融经营业务。虽然公司曾在2011年参股天富期货,持股比例仅为25%,为第二大股东。另外,公司的控股股东深圳市诺德产业管理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资本市场服务,其实际控制人陈立志同时担任诺德股份董事长。

在这样的背景下,交所也发函问询,要求公司说明标的与业务的协同性,交易对上市公司财务结构的影响,以及控股股东、公司与交易对方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利益关系等。

暂停的“疯狂定增”

对于以上并购,诺德股份计划使用自有或自筹资金进行收购,但公司当下现金流状况却并不宽裕。

截至2023年末,诺德股份的货币资金为29.52亿元,而短期借款为24.56亿元,应付票款为12.87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1亿元。此外,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质押比例高达69.95%,显示出公司及其控股股东面临的债务压力。

主业颓靡,债务压力较大的诺德股份,收购资金或仰赖近两年内多次定增——以扩产名义在资本市场募资37亿,并由控股股东“折价包揽”,累计增持近30%。

2020年12月,诺德股份完成一笔14.2亿元规模的定增,投资年产15000吨高性能极薄锂离子电池用电解铜箔工程项目及偿还贷款,控股股东邦民控股及14家机构参与认购。次年6月4日,14家机构认购的股份解禁上市。

时隔半年的2021年6月,诺德股份再度公告,向控股股东邦民控股等定增募资不超过22.882亿元,发行价格为6.73元/股,相较于其披露定增方案当日收盘价9.68元/股折价30%,并于2022年3月完成。

此次定增将用于青海高性能极薄锂离子电池用电解铜箔工程项目、惠州动力电池用电解铜箔工程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而在第二轮定增发布时,上轮募集资金尚有约7.4亿元余额——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项目已经完成,实体募投项目“年产15000吨高性能极薄锂离子电池用电解铜箔工程项目”投资进度仅为24.6%。

2023年5月,诺德股份宣布第三轮定增——拟募资不超25亿元,用于江西诺德铜箔有限公司年产5万吨高档电解铜箔工程项目、高性能锂电铜箔制造关键工艺技术研发项目。

然而,今年4月1日,诺德股份公告称,董事会和监事会综合考虑当前公司实际情况及市场环境等因素后,已审议通过终止2023年度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事项。

除了定增受阻,此前的募投扩产项目也“一再延期”。

2023年12月1日,诺德股份就曾公告,湖北黄石年产15000吨高档电解铜箔工程项目原计划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从2023年10月调整到2024年3月。今年4月1日,又再度延后,调整到2024年12月。

对于扩产延期一年多,诺德股份罗列了数条“理由”:除外部因素外,主要原因为部分土建及设备供应商的材料及设备部件未能按时供给,募投项目所在区域的市政供电工程建设未能按时完工,影响厂区整体供电,项目所在地受到极端天气和物流不畅等影响,导致募投项目建设进度不及预期。

另外,近两年铜箔产业迅速发展,市场对铜箔产品性能提出更高的要求,公司提高了项目设计标准、验证标准及放缓了逐步投入的进度,导致投入周期较原计划延长。

诺德股份表示,公司本次对募投项目进行再次延期,不涉及募投项目实施主体、实施方式、募集资金用途和主要投资内容的变更,项目实施的可行性未发生重大变化,不存在改变或变相改变募集资金投向的情形。

77亿产业园

主业经营扩产不顺,公司却一口气公告了两项重大投资,分别指向光伏电站,和复合集流体新材料,涉资高达77亿。

去年9月公告显示,诺德股份的控股子公司诺德晟世计划在湖北省黄石经开区投资52亿元建设诺德光储能源电站零碳智慧产业园项目,包括500MW的分布式光伏电站和1500MWh的工商业储能电站,以及相关的配电网和充电站设施。

控股孙公司湖北诺德锂电材料有限公司则计划投资25亿元建设诺德复合集流体产业园项目,固定资产投资额达20亿元。该项目计划分两期进行,第一期将建设6条复合集流体新材料生产线,预计2024年6月底前至少有一条生产线投产。

项目建成达产后,预计每年可生产复合铝箔和复合铜箔4.2亿平方米,年产值约40亿元,生产设备产线为柔性设备,可兼容生产复合铝箔和复合铜箔。

资料显示,诺德股份成立于1989年, 1997年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主要从事电解铜箔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下辖四个大型电解铜片制造工厂,目前主要产品为动力锂电池用铜箔,押注新能源汽车产业链。

近年财报来看,公司经营状况非常不稳定。从2016年到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0.02亿元,25.38亿元,23.21亿元,21.5亿元,21.55亿元,同比上年增组分别为13.9%,26.75%,-8.52%,-7.38%,0.22%;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27.71万元,1.9亿元,9721.66万元,-1.22亿元,538.54万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同期变动率为-83.64%,623.23%,-48.85%,-225.39%,104.42%。

在最近的2023年,公司实现营收45.72亿元,同比下滑2.92%;实现净利润2731万元,同比下滑92.25%,来自电子信息材料的业务营收占总营收比例88.5%。

对此,公司方面解释称,2023年上半年因新能源汽车政策变动,以及碳酸锂价格快速下跌,下游电池企业处于清库存阶段,增速不达预期,影响了铜箔产品价格,因而增收不增利。

截止2023年底,诺德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7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1.3亿元。

债务方面,公司2023年底流动负债合计46.85亿元,较2020年末的31.5亿增长近50%,也来到历史高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