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券业行家 

踩了什么雷?联储证券批量涉诉

关注券商信息的行家,不时收到涉及联储证券的“弹窗”,“清一色”的是涉诉信息。行家由此产生了好奇,这家base青岛的券商,究竟发生了什么?

连续开庭公告

来自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显示,浦东法院(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将于今年5月9日开庭审理(2024)沪0115民初25262号案。本案的案由为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原告方为自然人徐某某,被告方为联储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联储证券)。

这并非近期唯一一起涉及联储证券的诉讼案。

据企查查信息,上海市金融法院预定于4月15日开庭审理五起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这些案件均为二审,被上诉人均为自然人,而共同的上诉人是联储证券。

虽是“随机向”的管窥,行家依然感到好奇:联储证券的“委托理财”究竟是什么情况,为何会频频被诉。

批量涉诉信息

这并非行家夸大其词。

据企查查收录的裁判文书,联储证券作为当事方,自2019年以来已有422条记录,包括130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74起委托理财纠纷案,50起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还有18起劳动争议/劳动合同纠纷案。

单看有具体涉诉金额的诉讼,37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的涉诉金额合计3,192万元;29起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涉诉金额3,814万元;14起金融委托理财纠纷,涉诉金额1,098万元;而5起涉及员工讨薪的纠纷,涉诉金额81万元。以上诉讼金额相加,已经超过了8100万元。

对照裁判文书网,试图了解更多情况的行家发现,联储证券在2024年仅有一起诉讼,即这起案号为(2024)沪0115民初25259号的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浦东法院于今年3月裁定:按原告邱某撤诉处理,除此之外,未有更多细节披露。

而在2023年,行家查到7份公开判决书,其中有6份涉及联储证券旗下名为“聚诚”的资管计划。

资管计划踩雷

梳理时间线:联储证券于2016年12月发布“聚诚5号”资管计划推广公告,郝女士于2017年2月出资100万元认购。“聚诚5号”投资标的是陕西国际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设立的涉案信托计划,以信托资金受让宏图高科持有的对其子公司4亿元标的应收账款。而资管计划的担保人为三胞集团。

2018年,三胞集团陷入了流动性危机,股份冻结、违约纷至沓来。2019年9月,联储证券发布清算公告,宣布“聚诚5号”提前终止。

联储证券于2016年12月公告推广“聚诚15号”资管计划。投资标的是昆仑信托作为受托人设立的信托计划,以信托资金受让东方金钰持有的子公司股权收益权,同时东方金钰承诺到期回购。苗先生于2016年12月出资300万元认购案涉资管计划。而这家在2017年内新增借款接近全部净资产的上市公司,在2018年上半年暴雷,案涉资管计划于2018年7月提前终止。

联储证券于2017年2月发布“聚诚1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推广公告。案涉资管计划投资标的是信托公司作为受托人设立的“盛运联储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向盛运环保发放信托贷款,用于宁阳和乌兰察布两个垃圾焚烧发电厂项目。盛运环保股东开晓胜为保证人。

这一资管计划的个人投资者共计116名,其中就有“80后”王女士,“70后”谯女士、“60后”汪女士,以及投资时已年逾八旬(!),并且视力和听力均有障碍的钮先生。

盛运环保于2018年2月披露的2017年业绩快报显示,净利润由正转负。其后,盛运环保相继发布重大涉诉,股东开晓胜所持有股份被轮候冻结等重大事项。2018年5月,联储证券公告宣布“聚诚16号”提前终止,并诉至法院要求偿还本息,但对方已无可执行财产。

在这些“踩雷”事件中,联储证券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多份罚单消失

行家注意到,法院判决援引了深圳证监局下发于2019年12月的三份监管处罚函。其中载明:联储证券部分资管计划信息披露不及时、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引发较大风险事件,反映出公司风险控制制度和合规管理制度不健全。深圳证监局对联储证券依法采取责令暂停私募资管业务六个月的监管措施。(〔2019〕225号)

同时,联储证券时任总经理张翔东、时任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滕立群因对部分资管计划信息披露不及时、销售不规范、份额种类划分不当、合同条款缺失、资管业务内部控制不到位负有管理责任,也被监管警示。(〔2019〕223号、〔2019〕224号)

然而,目前深圳证监局公开列出的行政处罚信息中,三份监管函的序号神秘消失,原因未知。

深圳证监局在2021年的回函中载明,因在资产管理计划立项及投资运作过程中,“存在尽职调查不审慎、不充分,投后管理工作不到位等问题”,已对联储证券、时任总经理、时任资产管理总部总经理采取监管措施。深圳证监局已要求联储证券“切实履行管理人职责,妥善处置相关资管产品风险,积极推进相关资管产品风险处置工作,及时向投资者披露风险处置进展,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联储证券如何履行职责,行家不得而知。而投资者的合法权益,部分获得了法院支持。

偿付比例不同

前述案件中,法院均认定联储证券违反谨慎勤勉的管理义务,对投资者损失负有赔偿责任。然而,赔偿比例并不相同。

2023年8月,浦东法院做出(2023)沪0115民初30235号案件判决,“聚诚5号”的投资者郝女士获赔投资本金的10%。

2023年5月,浦东法院(2022)沪0115民初63465号判决书显示,投资“聚诚15号”的苗先生,获赔投资本金的30%。

同样来自浦东法院的判决显示,投资“聚诚16号”的王女士、谯女士和纽先生,获赔投资本金的50%;汪女士的获赔比例最高,为投资本金的70%。

类似的案件,不同的结果。这又是什么原因?

或见业绩亏损

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新世纪)评级报告显示,联储证券2016年至2021年净利润分别为1.55亿元、0.83亿元、0.40亿元、1.04亿元、0.42亿元和0.37亿元。这一数据与企查查收录的财报数据大体相符。

另据中证协收录的联储证券2022年报,营业收入为10.00亿元,归母净利润为0.45亿元;在2021年的同比数据方面存在差异。

回想2021年,联储证券引入青岛国资股东并完成迁址青岛。今年年初,董事长吕春卫不再兼任总经理,由副总经理、原东亚前海证券副总经理张强接任。

近期,河南省公共交易资源中心发布公告称,河南豫证产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河南豫证)所持有的联储证券约0.3145%的股权,定于4月16日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定为2938万元。山东五证交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简称:山东五证交)持有的联储证券1.2588%的股权将于4月18日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176亿元。

每经网对这一股权拍卖事件进行了报道,其中提及,联储证券2023年前三季度亏损2.39亿元,但未注明数据来源。

对转正未久的总经理来说,签署业绩不佳甚至可能亏损的年报,或许需要心理建设。而联储证券后续将如何施展抱负,行家也颇为期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