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黎兜兜


原来台娱也有N号房。

去年6月,黄子佼被指控强制猥亵未成年少女。近日,案件有了新的发现。

台北检方查到他的电脑硬盘里藏有偷拍网站上购买的上百部s情视频,其中有7部是未成年少女的性影像。

这个男人的变态恋童癖,以及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引发了台娱一场大地震。

几十名艺人联合发声明,呼吁重罚犯罪者,督促立法单位修法保护未成年人。


上下滑 动查看 多名艺人发起联署

目前的进展虽说声势浩大,但也说明了一个悲哀的事实:过去的这一年,黄子佼仍未受到该有的制裁。

黄子佼到底是谁?

他曾有“宝岛何炅”的称号,在台娱主持界的地位很高,年轻时的长相和何老师确有几分相似。


但拿他和我们何老师作比,是真嫌脏。

特别是品性方面,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这个男人到底做过多少恶心事?

去年6月19日,Zofia发文称自己17岁时遭到黄子佼的强吻,X骚扰,成年后还被他强迫拍摄裸照。

第一个站出来的人,鼓舞了后来者。

据其中一个k小姐所说,黄子佼以翩翩公子的前辈形象,哄骗17岁的k小姐去他的私宅拍摄作品,结果变成拍摄裸照、突袭式侵犯。


上下滑动查看 k小姐自述经过

一个个女孩接连发声,曝光黄子佼的真面目:

他就是一个假借工作之由、艺术之名,实施性骚扰的下流之辈!尤其喜欢对未成年女孩下手!

受害者之多,罪行之肮脏,一度掀起了一场“MEETOO”风暴。

舆论压力之下,黄子佼承认了强吻和拍裸照(注意,并没有承认猥x性q),接着开始发疯。

先是吐露自己内心的病态源于小时候亲眼看到母亲出轨,然后又爆料娱乐圈多人丑闻,最后自杀(未遂)。

你以为他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恶臭男,实际上他却是一个极擅诡计的心机男。

他的爆料涉及台娱一众老牌明星,其中就包括大小曲线吸毒,尺度之大之狗血,确实博人眼球。

这一招祸水东引看起来发疯,却真实地帮他转移了不少关注和舆论。

说到这,肯定有人会气愤质问:

“那也调查了这么久,为什么黄子佼还没进去?”

答案难以置信,因为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证据。

强吻,性质属于性骚扰,无法定性为刑法犯罪。

拍裸照,他狡辩说没有肢体接触,属于个人私德领域行为。

而猥x性q,更是难以定罪。 被害方因为年代久远无法取证,黄子佼方对此狡辩“这是为艺术而做的合意性交”。


这也是现实中很多性案件的结局。

如果是陌生人的性q事实,非黑即白辩无可辩。

但如果换到双方相识、相熟的关系里,特别是对方还是尊敬的高位者,比如崇拜的师长、前辈、领导。

这时候,到底是“自愿”还是“强迫”,是“默许”还是“侵犯”,法律上的界定便成了困难的一件事。

听上去不可思议,我们不妨再回顾一下“房思琪”的故事,或许就能理解。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作者林奕含曾在采访中说过:“这是一个被诱J的少女,爱上了诱奸J的故事”。

「诱J」和「爱」,就这样同时出现在了同一句话里。


可是,少女“”房思琪”和诱J犯“李国华”,完全不是爱情。

将俩人牢牢绑在一起的,是另外三层关系——

第一层关系,是“老师”和“学生”。

李国华是房思琪的国文补习班老师。

他学富五车,出口成章,身上自带为人师表的儒雅气质。

房思琪从小爱读书,热爱语言和文字,对老师有着高于旁人的崇敬。

同时,文学也滋养了她的自尊心。

要强的性格让她不能接受被老师否定,更让她在被老师奸污后,产生莫名的羞耻感。

事情一旦暴露,父母将颜面无存,她也再做不回那个精致干净的女孩。

茫然无措下,她只能先假装无事发生。


第二层关系,是“长辈”和“晚辈”。

彼时13岁的房思琪,除了家和学校,基本没接触过外面的世界。

在这个不谙世事的人生阶段,她对性爱相关的一切更是懵懂无知。

作为年长37岁的成熟男人,李国华比她人生阅历丰富不止一点。

他以长者的姿态,打着文学的幌子,用洗脑的方式,一点一滴地给她灌输着陌生的观念。


于是她误以为,他对自己是爱,猥亵则是“爱的方式”。

所以她不该生气,不该对他抗拒和责备。

再或许,自己也是爱他的?

若是如此,“相爱”总比“被强奸”正当体面。


这些连房思琪自己都还没摸透的情愫,尽在李国华的预料之中。

他将它们打碎、糅杂,织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牢牢困住了她。

他以爱为名,模糊了相处的边界,隐匿了侵犯的本质。

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房思琪都没有意识到——

他们之间最不容忽视的关系,其实是“施害者”和“受害者”。

与其说没有意识到这一层,不如说是不敢承认,不愿承认。

用爱情粉饰伤害,因为只有这样想,她才能允许自己继续若无其事地活下去。


“房思琪式强J”,从来不是使用暴力强迫实现,而是权力不对等下,高位者对低位者隐秘的围捕。

有个隐秘的伤痛是,

每一个女孩在成长过程中都遭遇过或轻或重的性s扰或猥x。

有些人的恋童癖也并不是非“童”不可,而是因为“童”的风险性最小。

对于性意识尚未成型的小孩子来而言,是邻居大哥哥要我陪他“玩个游戏”,是老师特别喜欢我才会这样。

对于有性意识但能力还弱小的大孩子而言,对方只要花心思恐吓、哄骗、卖惨一番,就很可能像无事发生一样。


悲哀的是,黄子佼事件中可以看出,这场围猎仍然没有结束。

欣慰的是,女孩们变得越来越勇敢。

被“黄子佼们”伤害过的少女,等到自己变得有能力的大人后,大声说了出来,大声地抗议。

自身的强大,才能促进群体的强大,才能争取法律、社会的帮助。

“黄子佼们”躲在阴沟里沾沾自喜的日子,相信就快要到头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