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叔越来越看不懂内娱了。

最近又火了一个词,内娱窝囊废男演员。

还单独开辟出一个赛道,其下又有各种细分。


鱼叔寻思,「窝囊废」不是用来骂人的吗?

结果一看,这个赛道竞争还不小。

陈建斌因新片《草木人间》中角色的懦弱表现,被拉入赛道。

还扬言要在这一领域发光发热,赛出风采。


各路网友也开始罗列起自己心目中的「窝囊废天花板」。

甚至还有粉丝用窝囊废人设安利起自家爱豆。


鱼叔迷惑,这种人设为什么能火。

有人说,玩梗而已,观众喜欢。


也有人说,这是内娱洗白的新手段。



但费解也引发好奇。

鱼叔倒要看看,这「窝囊废」到底火在哪——


查查百度百科对「窝囊废」的定义。

说指的是怯懦无能、甘受屈辱的人(含讥讽意),或是废物

但内娱的窝囊废人设,显然没那么强的贬义指责意味。

且比起演员,更像在说他们饰演的角色形象。


举几个典型的例子。

比如启动这一赛道讨论的白客

在《年会不能停》里,他饰演人事经理马杰。

主打一个对领导极尽阿谀,拍最清新自然的马屁。


但与此同时,他窝囊有理。

在职场当牛做马,是为了赚钱养家。

毕竟婚戒不离手,被裁先想家,俨然责任感人夫。

在这,窝囊算一种激发观众反差联想的角色特点。



还有,雷佳音

正如网友所说,雷佳音简直是「窝囊废专业户」。

饰演的基本都是受气的老实人。


像是《人世间》里,总是有点畏缩的周秉坤。

小事上吃亏,大事上也总顶不住。

从人物性格到肢体动作,都透露着窝囊气。


但周秉坤的窝囊,也是「无毒」的。

与其说窝囊,不如说这就是一个无权无势但善良的普通人。

且在他总被视为无足轻重的人生里,周秉坤将所有的勇气与担当都给了爱人郑娟。

吞咽下委屈和苦难,不是因为真的懦弱逃避,而是切实地顾忌家人。


单看这些角色,会发现他们并不是真的废物。

顶多是脾气好、行为利他、没有有毒男子气概的正常人。

也因此,白客凭一己之力还让观众将「窝囊废」与「人夫感」挂钩。

大概看中的,就是角色的稳定憨厚带来的安全感。



但赛道一扩充,选手便鱼龙混杂起来。

角色优点不提,只提取出一个人设玩梗。

这也让有些「有毒」的窝囊废角色有了被洗白的嫌疑。

比如同样由雷佳音饰演,《我的前半生》里的陈俊生。


他婚内出轨,在婚姻与情感观上含糊不清,如今看妥妥渣男。

但他身上的窝囊劲,却偏偏拉低了审判火力。

只因他离婚后甘愿受骂,也要坚持帮助前妻一家。


又是给钱又是尽孝, 在同行渣男衬托下,陈俊生甚至口碑反转。

部分观众不仅开始体谅他「只是犯了男人都会犯的错」。

还让「前夫哥」直接成就了雷佳音的事业高峰。


还有同是「窝囊废专业户」的徐峥

他所饰演的各种受气包、倒霉蛋型角色,已经让窝囊成了演员的特色。


即便在《我不是药神》中,程勇一角前期也窝囊得很典型。

程勇的窝囊,指的并不是经济困窘。

而是他将经济困窘带来的生活不幸全数发泄在妻子身上。

他有严重的家暴倾向。

朝女性讨要在社会生活中失掉的男性自尊,俗称窝里横。

「你他x的信不信我抽你啊」

「信啊,我当然信了,这些年你抽的还不够吗」


对家庭也严重失责,并未做到为人父的责任。

离婚后,前妻想带孩子移民接受更好的教育,被程勇拒绝。

两句话不对付,就要上去动手。

律师在旁几番推阻,不仅一同被打,前妻也被推搡在地。


事实上,这些问题在人物成长后期也并未得到解决

他做到的最大努力,不过是对儿子的抚养权放手,放孩子去过更好的生活。


只是人物的窝囊,被全数归咎于钱和事业的失意。

所以当程勇赚到钱,又决心继续走私救命药卖给病人。

他的「窝囊」被人性光辉盖过,观众只当是问题消失,或者不再重要。


更一言难尽的,是郭京飞在《都挺好》里饰演的苏明成。

乍看上去,苏明成既孝顺又爱妻。

加之郭京飞的喜感诠释,让这个角色成了剧中的笑料担当。


但实际上,苏明成同样十分窝囊。

这表现在他维护自尊、解决问题的方式。

在重男轻女的苏家,苏明成一直是家庭资源的既得利益者。


但他享受着偏爱,又维护自己脆弱的自尊而不愿承认事实。

尤其是面对优秀的妹妹苏明玉时,他经常用暴怒掩盖心虚。

还曾将自己的不幸怪在对方身上,出手将苏明玉打到重伤住院。


发展到后来,苏明成对妻子也撕破脸动了手。

直到结局,人物也并未有多少认知上的进步。

而仅仅是调转了拳头方向,从打家里人变成打外人。

他的窝囊被接受,暴力也突然被合理化,摇身一变成了家庭危机拯救者。


写到这,鱼叔又产生了疑惑。

如果这些角色也是「窝囊废」中的佼佼者,受到观众的喜欢。

那这个赛道到底在比什么,抢着进入赛道图个什么?

想来想去,只能演员演技了吧。

毕竟这些中年男性角色除了窝囊,性魅力实在乏乏。


说起来,窝囊废不是内娱独占的赛道。

台湾省以及国外如韩国、日本,也都捧出过不少窝囊废。

不比不知道,一比才发现和内娱存在不小的差异。

最明显的区别,先是演员形象带来的性张力。

比如台剧《有生之年》里。

吴慷仁饰演的高嘉岳。开篇就事业崩盘、爱情失败。

回到家里还遭人嫌,宛若一条丧家之犬。


但起码,身材颜值尚在。

颓废是角色状态,而不是演员形象管理的自我放弃。


相似的,还有近期热播韩剧《泪之女王》里的金秀贤

他饰演的赘婿贤宇,过得那叫一个窝囊。

家庭聚会插不进去嘴,个人精神状态被忽略。

时刻仰人鼻息,早已是有名无实的豪门打工仔。


甚至他一度还想利用妻子的癌症,重施爱情计谋获取巨额财产。

但脸一露衣服一脱,女王与窝囊废的CP设定立刻引人遐想。

如此有毒的组合,一时间竟也变得可以理解起来。



其次,是窝囊的方向不同,观感也不一样。

琢磨一下,日系的废柴角色、韩国丧系角色,其实都有窝囊感。

日剧《我的事说来话长》里。

男主角阿满在咖啡店经营失败后,直接选择了躺平。

在家从早睡到晚,如此持续了六年。

唯一的活动就是每天给母亲泡一杯咖啡,也不管她是不是真的想喝。


但这样的角色,却意外不讨人厌。

秘诀在于他窝囊得相当清醒,没钱也有自成一派的活法。

并不执着于捍卫虚无的自尊,也不转嫁自身生活的不如意。

说白了,就是经济上窝囊,但情感上并不。


且这类角色身上常有反抗主流的味道。

内卷社会中躺平,鸡血口号里丧气,想要寻找自身生存方式。

对比之下,内娱的窝囊废们常是追随主流而不成,却又执着掩盖这失败

对于他们来说,祛除窝囊味的方法不是承认这就是真实自我,而是再次找到成为成功人士的方法。

对于部分观众来说就更简单了。

那就是无论废到什么地步,只要知道爱妻爱家就可以原谅。

就像《漫长的季节》里的彪子。

干啥啥不成,过日子也没谱。


在家颐指气使,没啥眼力见儿。

家务活是一点不干。



有矛盾也不解决,只打马虎眼。

但只因彪子最后表达出了他对丽茹的爱。

这个人物又再次同时赢得了爱人和观众的原谅。


同时,鱼叔在想,毫无性张力的「窝囊废」人设能火起来, 是不是也反映出一些观众心态上的变化。

比如,群体性的焦虑。

时代之下,人的社会生命似乎在35岁那年就直接亮起红灯。

巨大的时代压力叠加中年危机,又让无性婚姻占比逐渐提高。

大家似乎都陷入了「爱无能」的思维困境与焦虑中。

对爱情失望,对婚姻绝望,一步步失去了浪漫幻想的能力。

剧内剧外,不求好只求别差到底。

再无什么心力奢求美好的有活力的伴侣生活。

这样的「精神阳痿」投射在作品周围,便成了对窝囊废赛道男演员的讨论。


又或是对如今的内娱来说,有性张力的角色都实在太少。

演员的性张力同样要靠角色成就。

可惜观众日渐敏锐的审判目光下,古早的刻板性幻想模板已失效。

再造新幻想,创作者写不出,也不会写。

倒是懂得什么角色让人窝火,靠骂声博热度。

写到这,鱼叔突然想到《我的解放日志》。

女主不再想如死灰一般无望地过活。

她开始渴望与某个人互放爱意,甚至互相崇拜。

让情感与幻想充盈起这具枯槁的身心。


而当尝试开始,同样的日子确实变得不再一样。

光影造梦,梦即幻想。

或许,造出一个能盛放幻想的角色。

观众的心火,才会再度燃起吧。


全文完。

助理编辑:白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