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香港电影修复师:

为艺术拂尘,让“老电影”重生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4年04月13日 第 04 版)

胶片修补师为胶片“诊断”。

新华社记者 王 申摄

画面斑驳、声音微颤,这样的视听效果是许多人的电影初体验。从无声到有声,从黑白到彩色,胶片一路见证了电影的发展,承载着一代代电影人的艺术梦想与探索。

随着科技进步,高清数字格式电影成为流行,胶片电影逐渐隐退于历史舞台。多年来,香港电影资料馆一直肩负着保存香港电影文化遗产的使命,从各地旧影院收集消失已久的老电影胶卷、底片等,加以修复和保存。

一部老电影,能够从修复间走进大银幕,经历的困难远比想象多。香港电影资料馆助理馆长劳启明从事16年影片修复工作,见证无数充满斑驳与划痕的电影胶片修复后再次走进影院。他说:“这份工作是在用双手重现时代光影。”

劳启明回忆,修复电影《勋业千秋》时,导演黎民伟的后人向团队提供了两个版本,一个是短版,画质较好;一个是长版,但画质较差。修复组要将短版“嵌入”长版,以取代长版中画质较差的部分。这个工作需要将两卷胶片逐格比较,一帧不差地插入。从修复到完成,团队大概看了一万英尺胶片。

目前,约4000部电影的胶片存放在香港电影资料馆,资料馆的修复团队需要像医护人员一样,悉心照顾这些电影胶片,耐心检查和修补每一格胶片,尽力延续每一部电影的生命。

“修旧如旧,尊重原创”,是电影修复一直遵循的原则,尊重胶片素材的原始性和独特性,还原创作者的初心,以彰显影片的艺术审美与精神主旨。在胶片修复室,5位胶片修补师身着白大褂、戴上手套,逐一为胶片“诊断”。他们将胶片一侧固定,另一侧环绕在一个圆架上,犹如一座小型摩天轮,用手快速抚摸着一段段胶片,寻找它的瑕疵与斑迹,再用代号记录下来,为其开具“诊断书”。

从事电影工作30多年的修复师吴宏雄介绍,这项工作最大的难点在于修复胶片上下两端的“齿孔”。这是因为胶片遭到不正确的使用而导致的,严重时甚至会有断裂。修补此类胶片,修复师首先要清理旧胶片上的污渍,然后使用一种特殊的胶纸将两端进行黏合。师傅们必须要眼明手稳,才能确保胶纸完美贴合受损部分。稍有不慎,就会对胶片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电影保存了一个时代的文化情怀与记忆,是宝贵的文化遗产。通过修复胶片,将经典老电影传承下来,很有意义。”吴宏雄说。

自2011年以来,香港电影资料馆全面采用数码技术修复影片,让修复师从重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另一方面也使一些曾被视为“天方夜谭”的想法逐渐变成现实。劳启明说,如果胶片有破洞,电影在播放时就会出现画面缺失。过去,这样的情况是无解的。但现在,修复师可以利用数码工作站中的软件提取相似场景,填补缺失画面,调整后几乎可以完全还原画面。

AI技术也助力电影修复飞速发展。劳启明表示,科技修复能大大提高修复效率和效果,但运用不当可能会造成过度修复,导致胶片失去颗粒感。很多需要精致修复的经典电影,是数字修复和人工修复的完美结合。

电影修复事业,是一个漫长的接力与传承的过程。劳启明表示,香港目前没有学校开设电影修复等相关课程,来到电影资料馆工作的新人修复师主要是通过“师徒制”传帮带,在工作中积累经验。“胶片保存了时代情怀与文化记忆,通过修复一部部胶片电影让珍贵的电影文化遗产在新时代焕发生机,希望未来让更多珍贵影像走出‘圆盘铁盒’、走近观众。”劳启明说。

(据新华社香港电 记者谢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