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晨星(中國)2024年度投資峯會舉行,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執行理事屠光紹出席會議並發表主題演講。他分享了高水平金融開放當前和今後有五個方面的重點。

這五個重點領域是金融開放進程的延續,同時也是推動未來高水平金融開放的關鍵。其中一些已經啓動並取得初步進展,而其他領域則需進一步集中力量,以實現更高層次的開放。這五項重點雖不涵蓋高水平金融開放的全部內容,但它們是當前需要特別關注的領域:

(一)開放深度,貿易方面有一個詞從“邊境”到“邊境後”開放。

1、比如說從邊境開放,過去是機構可以進來,機構進來以後,我們過去的機構進來主要是合資參股的方式進來,你是可以進來,但是進來對你的股比要求有限制。現在的限制基本上取消了,現在就從合資參股到股比完全放開,獨資的都可以了,或是大股東,控股股東獨資都是可以的,這就是開放的深度。

2、邊境機構可以進來了,很多的金融業務進來以後還不太好做,或是還沒有放開,現在不光是機構進來,現在我們推動邊境進來了,但是業務並沒有完全放開,我們現在正在推動邊界進來了,但是“邊境後”,進來之後業務要能夠都能展開,這是機構進入到業務拓展。

3、正面清單到負面清單,將來逐步的推動從過去的正面清單管理到負面清單。

從開放的深度來講,從“邊境”開放到“邊境後”開放,這就是高水平金融開放在過去金融開放的基礎上高水平金融開放的具體體現。

(二)開放層次:從加快市場開放到推進制度型開放

這也是在二十大文件裏面,全國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也談到關於制度型開放,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也開到金融制度型開放。相對市場放開,我們現在還要加快市場開放,外資在不同的金融市場中的佔比還是非常低,我們要加快市場開放。靠什麼加快市場開放,就需要更多的制度型開放,相對市場開放而言,制度型開放是更高層次的開放,相對於政策來講,制度包括規則、規制、管理、標準,這些東西更具有長期性、更具有穩定性,當然也更具有可預期性。所以只有通過制度型開放,通過開放層次的提升才能真正的築牢中國整個金融對外開放的基礎。

1、對標國際最高水平。

2、制度型開放中促進國際交流互動。

3、最終參與國際規則制定。

這是從市場開放到制度型開放,內容很多,這是我們下一步在開放層次,提升層次中非常重要的。

(三)開放領域:從傳統領域開放到新領域開放

金融的資金、資本、金融業務、機構等開放,這個都非常重要,但是我們現在既要有傳統領域還要繼續開放,有些新領域也要更多的適應整個經濟社會發展進入新階段之後的領域:

1、綠色低碳金融,這個領域需要更多的開放。包括碳金融、綠色金融、轉型金融、可持續金融,都是圍繞着人類社會,特別是中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提出來的,這方面有巨大的金融需求。中國要“雙碳”,2060要實現碳中和,資金的投入是巨大的。綠色低碳金融領域我們需要開放,不光是資金的問題,我覺得更重要的是綠色低碳金融還涉及到制度型開放,作爲綠色低碳領域、環境生態領域的金融全球都在發展中,這裏面涉及到很多指標、體系、標準,包括在座知道的ESG信息披露的標準,這些都是制度,這個需要通過開放,而且我認爲在新的領域中全球都在探索、都在開展的過程中,中國也應該發揮更重要的作用,而且在制度開放方面、制度建設方面中國也要有更大的聲音、更大的話語權。

2、數字數據金融,這也是全球正在進行數字化轉型的,中國的數字化轉型已經取得了相當的成效,從數字經濟的體量來看,我們在全球處在第二位。按照國民經濟總體上來講,數字經濟已經佔到將近40%多。中國的數字經濟發展得非常快,數據市場也在發展,做好數字金融這篇大文章就是一個新領域,這個領域中國已經有些方面開始率先了,比如大家知道從會計的角度來說數據能不能入表,入標之後數據能不能形成資產,數據形成資產之後,數據資產的信用化能不能開展起來?這都是新領域,這個新領域我們也要更多的開放,跟國際更多的交流、互動,更多的參與國際的數據金融體系。

3、資產財富管理。資產財富管理在中國有強勁的需求,中國進入新的發展階段,無論是資本市場投資的角度,還是居民的財富結構轉型。我原來分析過三個轉型,從儲蓄到非儲蓄,實物資產到金融資產、單一配置到多元配置有巨大的需求,怎麼樣提升財富管理行業財富管理機構的能力來滿足需要?這也是需要我們通過高水平金融開放更多瞭解和借鑑國際經驗,同時結合中國的實踐和我們的國際合作夥伴一塊共同做好資產財富管理。今天論壇的主題就是資產和財富管理。從傳統領域到新的領域需要開放。

(四)開放功能:從配置國際資金資本開放到配置國際金融資產開放

大家可能很好理解這個,過去改革開放四十多年來,我們一直注重引進來的資金進來、資本進來,中國改革開放之初,最早缺的就是資金資本,改革開放到了現在,金融很多方面,不光要吸引高水平的資本資金,長期的資金資本,同時我們的資金資本也要走出去,我們現在也是投資大國,過去是吸引投資大國,現在也是投資大國。這個過程中,中國的金融市場、中國的金融體系不光要吸引資金資本,能不能更多配置國際的金融資產?不光是配置資金資本還要配置國際金融資產,金融資產的概念比資金資本的概念大得多。這個意義上來講,也需要通過高水平金融開放來實現這種配置的進一步發展功能,這都是需要做好的。

(五)開放方式:從管道式開放轉向全面系統開放

過去是通過某種管道實現開放,根據我們開放的進程來講,這樣的開放對我們通過試點積累經驗起了很好的作用。下一步高水平的開放、高水平金融開放更多需要我們從全面系統的開放着眼,需要有系統設計、協同推進和考慮綜合的效益。

我覺得這五個開放是下一步值得我們更多的關注,在座很多機構也都在參與開放的進程,同時在高水平金融開放的過程中更多的尋找業務發展和國際合作方面的機遇。

責任編輯:石秀珍 SF183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