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北京晚报

编者按

春光好,最忆是童年。在生活中,总有一些“意外”让我们难忘,也总有一些瞬间让我们感到幸福。本期,同学们就写下了自己记忆中那些有趣的、难忘的往事……

我的獴友

曲金言(12岁)

北京市中关村第一小学六年级(12)班

买菜记

肖嘉懿(11岁)

北京市西城区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六年级(15)班

还记得那年的六一儿童节,妈妈安排了一项活动——让我自己去菜市场买菜。

我不敢,也不会。妈妈陪我走进菜市场,递给我一张百元大钞,就停住了脚步:“你是个大孩子了,去买吧,我在这里看着你!”无可奈何,我慢腾腾地走向菜摊。

一走进菜市场,我就被琳琅满目的蔬菜吸引了注意力——豆角像碧绿的月牙,大青椒像绿色的灯笼,白菜像穿绿裙的小姑娘……可惜我只会欣赏不会挑选啊!正当手足无措之际,我灵机一动:不会挑选可以现场学习嘛!

我左顾右盼,发现一位白发的老奶奶正在选菜,一看就是有经验的,于是我凑上前去。她专门挑带弯儿的茄子,我也就不选特别直的;她挑大青椒,我一时没看出门道,只好直接向她请教。她露出慈祥的笑容说:“大青椒有三棱的,有四棱的,四棱的肉厚,不辣。”又问用不用帮我。我说:“不用了,我已经跟您学会了,谢谢奶奶!”

我又走到卖土豆的摊位,一位叔叔正在挑选,他专拣小个的土豆。我正迷惑,卖菜阿姨说:“孩子,你想要做什么菜?做土豆丝就选大的,做土豆块就选小些的。”我想到妈妈做的“地三鲜”特别好吃,就挑了几个中等大小的土豆。

阿姨算完账,我递上那100元,吃力地提起袋子转身就走。卖菜阿姨喊:“孩子,孩子,还没找你钱呢!”妈妈赶过来,向阿姨表示感谢。

那天晚饭,妈妈做了一桌子菜,肉鱼蛋虾十分诱人,可我却对那盘“地三鲜”情有独钟,流星赶月地往嘴里塞。爸爸问:“今天怎么这么能吃啊?”我和妈妈对看一眼,心照不宣地笑了。 指导教师:娄灿

晚安,大猩猩

李明泽(11岁)

北京市海淀区上地实验小学五年级(3)班

去年,我和四个朋友一起参加了一个英文话剧比赛,初赛、复赛,我们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携手闯入了决赛。最后的决赛中,我们准备表演《晚安,大猩猩》。从此,我们五个人有空就聚在一起,研究如何改编这个故事。

第一个难点就是写剧本。这个故事是我们都熟悉的一个温暖的绘本故事,但少有改成话剧的先例,完整的表演视频在各个视频网站都未曾见过,中文的视频没有,英文的就更没有了。一开始,我们束手无策,那就头脑风暴吧!你一言我一语,新的思路层出不穷,我们一会儿相互否定,一会儿又互相赞赏,好的点子慢慢浮现出来。一句句妙语、音乐、舞蹈,一个个小包袱,如同一颗颗璀璨的小明珠,被我们一个个发掘,我们又慢慢把它们一颗一颗串联起来。不知不觉中,日薄西山,我们口干舌燥,收起密密麻麻的思维导图,手写笔记,剧情概要,脸上洋溢着满载而归的欢畅。最后,终于珠联璧合,形成了我们自认为完美的剧本。

剧本到位,我们就开始排练磨合。一开始我们体会不到角色,精神抖擞的管理员、机灵的大猩猩与贪吃、兴奋的大象,第一次便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排练,当时我们灰心丧气,觉得前方没有了希望。当晚回家后,我就把这本仅有17页的故事绘本读了上百遍,感受其中的人物形象。那时我仿佛沉浸在其中,我身边的一切成了动物园中的场景,有爱的管理员、机灵的大猩猩都在我眼前出现,我仿佛感受到陆游“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畅快,慢慢找到了表演管理员的感觉,语言、动作都有了力量和根基。我把我的经验分享给我的好朋友们,他们也纷纷感受到了人物形象的真切。

不知不觉,就到了比赛,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与人物合为一体,每个表情、每句台词、每个动作都浑然天成,完美无瑕。但是这时意外发生了,“大猩猩”本该捡起的钥匙,在我假装掉到地上时,与笼子相隔甚远,不妙,“猩猩”够不着了。四年多的相处,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一切,我大脑飞速运转,假装一个踉跄摔倒,并趁机把钥匙往笼子那边一踢,然后扶着腰下了台。扮演“大猩猩”的伙伴也趁机给我递给了一个感激的表情,表演顺利完成,台下掌声雷动,久久不散。此时此刻,是否已经获得奖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默契的配合,欢快的氛围,持续的努力后收获了喜悦,也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一份快乐回忆。

少年的乐趣是头脑风暴后的珠联璧合,是日复一日的付出与磨合,是排练搞怪后的捧腹大笑,是沉浸专注后的忘乎所以,是一个小小的意外,是一个眼神,是一句鼓励,是成功后我们彼此大大的拥抱。

被遗忘的书包

卢熹张(13岁)

北京市石景山区石景山学校七年级(2)班

那天清晨,我被刺耳的闹钟声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可是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我收拾完毕,又胡乱吃了几口早饭,便出发去学校了。

走在路上,我从容欣赏春日美景。小草偷偷地探出了脑袋,连翘那一抹抹的黄格外亮眼,桃花的香气扑鼻而来,粉色的桃花挨挨挤挤的,柳树也抽出了新芽儿。不经意间,到处都是春天的气息,我的心情美丽极了,脚步也轻快起来。

进入校门,我主动向老师问好,老师也点头回应,但我总感觉哪里怪怪的。我十分轻松地跑上三楼,本想拿出水杯,突然心里一紧,天哪!别提水杯了,我连书包都没带!上学十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怎么办?我无助得像迷失了方向的小鸟,脑海里也浮现出班主任严厉的面容。

我的双腿像灌了铅一样,向教室挪动,忐忑不安地告诉了班主任,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旁边同学也哄笑起来。我的脸臊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抓起老师的电话,飞也似的逃了出来。电话那头,妈妈也传来了难以置信的声音,狠狠地把我数落了一番。打完电话,我像打了败仗的士兵一样,头埋得低低的,不敢看任何人,耳边仿佛也都是别人的嘲笑声。语文老师宣布默写开始,我急忙调整情绪,找同桌借了纸笔,进入学习状态。

终于熬过了早读,我冲到传达室,拿回了书包,此时的书包显得格外的沉重而又亲切。爬三层楼虽然只需要一分钟,但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这真是糟糕的一天,但经历了这件事,我也明白了做什么事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才能少走弯路。

“布偶”风波

赵蕙娴(12岁)

北京市西城区黄城根小学六年级(9)班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养了一只仓鼠,名字叫布偶,我很喜欢它。有一次是幼儿园的展示月,每个小朋友都可以把自己最喜欢的物品带去讲解。我和班上同学吹嘘说我会把我的小仓鼠带过来,它可听话了,会趴在我的手上呢!一个同学不信:“有本事你就真的拿过来呀。”“是啊,我也想看看!”更多的人附和道。被这么一说,我就下定决心要带布偶到幼儿园展示。

展示的那天,我表面波澜不惊,实则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在和同学们展示之后,我将布偶要了回来,仔细地在盒子里面装好,就出去玩儿了。玩完回来,我却发现装布偶的盒子掉到了地上,垫料食物撒了一地,而布偶早已不知去向。

我失魂落魄地过完下午,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家里,妈妈率先发现了不对劲:“今天怎么了?不开心吗?布偶呢?”“布偶……被我弄丢了。”我郁闷地回答道。妈妈在家长群里问了一下,橙子妈妈很快给我们打来了电话,“喂,请问是蕙娴妈妈吗?”“是的是的,橙子妈妈,布偶是在您家吗?”她大致告诉我们,布偶是在橙子书包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来的,本来打算明天还给我,但布偶把橙子的加菲猫公主的鼻子咬破了,橙子不同意把布偶还给我,她也无能为力。

我心惊肉跳地听着妈妈转述事情发生的经过,仿佛感受到了橙子的怒火从城东烧到了城西,立马就要烧到我身上来了。

“橙子一生气不会把布偶从楼上扔下去吧?”我紧张地说。我听橙子和另外一个同学聊天时,知道她家住在24楼,晚上睡觉的时候能看见天上的星星。要是橙子把布偶从24楼扔下去,布偶也会变成星星的。

“那倒不会,橙子妈妈说了,她把布偶放在公主之前的笼子里。”

“要给布偶放吃的!”我叫起来。

妈妈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还是先想想怎么把仓鼠要回来吧。”

第二天,爸爸去了橙子家。派爸爸去是全家人商议的结果。我不敢去,妈妈呢,是不想去。“我可不想再被人说一顿,昨天已经挨了一顿说了。”妈妈脸皮薄,“负荆请罪”的事儿她可干不好,“万一人家一说我,我脸一红就跑出来了呢?”

妈妈先让爸爸去宠物店买一些猫罐头,受伤的是橙子家的猫,买猫罐头最合适了,不光妈妈,我也这么想。

爸爸从早上就出了家门,我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爸爸怎么还不回来呢?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跑去看一次表,平时怎么也不够用的时间,现在却变得异常缓慢,像过了一个世纪之久,钟表才前进一格。

到了中午爸爸才回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我以为是布偶,激动地冲上前接过袋子往里一看,竟然还是猫罐头!“爸爸,布偶怎么没要回来?”我失望极了,恨不得将这些罐头全都扔进垃圾桶里。“唉,这也不能怪我。我去道了歉,橙子爸妈准备把布偶还给你了,但橙子不让。我也看了公主的伤口,挺深的,鼻子都肿了一块儿。橙子说要换布偶回来必须还公主一个猫鼻子,连猫罐头也不要。不过你放心,布偶在那儿待的挺好的,橙子给它买了生活用品。”

爸爸都没用,我只能亲自出马了。我要来了妈妈的手机,一个按键一个按键地按下去,按完最后一个按键,听到“嘟——”的一声。我深吸了一口气。

“喂——”电话里传来了橙子的声音。

“喂……请问是橙、橙子家吗?”我好害怕橙子会生气地和我绝交。

“我就是,你是谁?”

“我、我……”舔了舔嘴唇,艰难而又小声地说:“我是赵蕙娴……”

我说完屏着呼吸,已经做好了准备,橙子愤怒的火山会爆发,火山岩浆顺着电话烧过来,把我烧得灰飞烟灭,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电话那边鸦雀无声。

我当她默认了,连忙和她道了歉,“对不起,橙子。我替布偶向公主道歉,我真不知道怎么给公主补猫鼻子。求你原谅我,把布偶还给我。”我像连珠炮似地说了一大堆,连口气儿也没换。说完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没事儿啊,也不用给我赔猫鼻子,我说那句话就是吓吓你,明天你来我家接布偶吧。”

我欣喜若狂,应了一声便挂掉了电话,兴奋地跑出卧室……

布偶,我来接你回家!

征稿征画

查看投稿方式、近期征稿主题及已刊发的作品,可扫码关注“北晚作文”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