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记者 舒冬妮  黄海    每经编辑 魏官红    

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后,4月16日,一份有关上海城市超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城超)决议解散的告知书,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

这让这家上海老牌精品超市的一众拥趸感到意外、惋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深入调查发现,在上海城超看似突然的闭店背后,是公司原持股约90%的股东上海天天鲜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天果园)的精准逃离。

根据上述决议解散告知书,自2024年4月16日起,停止上海城超所有门店的经营。

但就在几天前的4月12日,上海城超股东发生变更,天天果园退出,上海添链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添链)进入并持股近90%。后者的股东为自然人刘玉玲,而在今年2月7日,上海城超的法定代表人已由孙秋林变更为刘玉玲。

这意味着,在上海城超的经营不善被公之于众之前,天天果园已悄然退出。

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今年1月、2月,上海城超的多家关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已变更为刘玉玲。

沿着股权变动、人事更迭抽丝剥茧,一场“金蝉脱壳”呼之欲出。

“突如其来”的关店

“一下子就关了,我们也没想到。”谈及上海城超关店,4月17日下午,上海长宁区缤谷广场的物业工作人员对记者说道。

上海城超(天山店)此前是缤谷广场的招牌店铺之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观察到,曾经独占三个门面的门店已经大门紧闭,门上方的招牌也被摘下,仅能从留下的痕迹辨别出其曾经的身份。

现场张贴的一份通知显示,上海城超天山店已经于4月16日关闭营业。若有购物卡要兑换,则需要联系线上客服。

当日,记者在位于上海商城的上海城超入口处见到了相同的通知。通往超市的电梯已经被围挡,偶尔有不知情的消费者前来探店,却怅然而返。

突如其来的关店,打了各方一个“措手不及”。

根据落款为上海城超的告知书,闭店因“经营举步维艰”,“尽管采取了多种自救手段依然难以为继”。而在停业后,上海城超“拟通过法律途经,在法律的框架内,依法、妥善、公平解决公司遗留的全部债务问题,最大限度保障所有债权人的利益”。

老牌超市“跌倒”,还留下了不少债务问题待解。

杜华(化名)是上海城超的常年供应商之一,自2013年开始,她的公司曾连续10年为上海城超提供休闲类产品,双方约定,上海城超需每60天向杜华结算货款。但自2022年开始,她发现,上海城超开始拖欠货款。

据杜华统计,将15万元保证金考虑在内,上海城超拖欠的款项已达70余万元。眼见着还款遥遥无期,2023年,杜华决定全面暂停供货,并和其他供应商一样踏上了讨要货款之路,“大部分我认识的(供应商)都在打官司了⋯⋯”

尽管早就对上海城超的经营问题有所警觉,但这次没有预先通知的关店行为还是让杜华感到“突然”。因为公司解散,曾经与她对接的员工悉数离职,她目前能联系到上海城超的方式仅有一个财务邮箱。

供应商王瑞(化名)也有类似的经历,2018年,王瑞开始和上海城超方面合作,2022年上海城超开始延迟支付货款,2023年,拖欠货款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有时三四个月甚至半年才付一次款,“有供应商跑到门店去闹,闹到超市没有办法正常经营”。

记者通过相关途径从上海城超一位负责经营工作的主要负责人处了解到,2022年年初公司总体情况相对健康,后续受全球疫情影响较大,经营入不敷出,2023年经营情况更加严峻,供应商讨要货款的越来越多,到了后期已经影响门店经营,公司也没有办法正常运转。

天天果园:闭店通知发布3天前的神秘退出

复盘“上海城超之死”,无法绕开其背后的明星生鲜公司——天天果园。

工商信息显示,4月12日,上海城超完成多项工商信息变更。股东名单中持股约90%的天天果园退出,上海添链进入并持股90%。

3天后的4月15日,上海城超的告知书发布,称公司“难以为继”,决议解散。

精准卡位退出的天天果园,自此挥别上海城超,而双方的合作,曾经被外界寄予厚望。

2017年,天天果园宣布与上海城超达成战略合作,在精品生鲜消费领域进行深度业务整合。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3月,上海城超完成法定代表人等多项信息变更,天天果园出现在上海城超股东名单中。

天天果园官网信息显示,天天果园隶属于上海天天鲜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基于互联网技术的生鲜服务提供商。公开信息显示,天天果园以中高端和进口水果在生鲜界著名,据已披露信息,其自成立以来获得数轮融资,总计金额超过10亿元,投资方包括SIG海纳亚洲、GGV纪源资本、华盖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2016年8月,天天果园宣布获得张江高科参股投资的基金管理公司1亿元D+轮融资。彼时,公司创始人王伟对外称已拆除VIE架构,希望2019年启动国内上市进程,成为第一家盈利的生鲜公司。

但事与愿违,到了2024年,天天果园还没有上市,第三方查询平台信息显示,其最新的融资记录停留在2018年12月。

4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了天天果园官网显示的位于上海浦东新区祖冲之路的公司地址。

中午时分,记者在现场看到,尽管办公楼内部仍然保留着天天果园的相关物料,但办公地已人去楼空。记者从园区物业处了解到,天天果园已于去年11月退租。

记者多方查阅后发现,在一个招聘平台的详情页上,天天果园还提供了一个办公地址——上海市长宁区缤谷广场东座701。

4月17日下午,缤谷广场东座701室大门紧闭。记者在现场观察到,办公室的玻璃门上印有“CITY SHOP”(上海城超)字样,门口有三位保安看守,协助上海城超供应商登记拖欠货款信息。据保安介绍,他们系第三方安保公司人员,并非公司员工。

4月16日、17日两天,已有多位供应商前来登记信息。据一位保安回忆,两天内,他听到最多的关键词就是“天天果园”。

记者获取的一份债务登记表显示,4月17日当天,前来登记的供应商已有17家,债务金额从一万余元到百万元不等。

而据缤谷广场的物业方面介绍,东座701室的租户大概在2023年年前入驻。工作人员回忆称,当时签合同的主体为上海城超,目前,该公司已经拖欠房租一年多时间。“他们说肯定要给(房租)的,所以就让他们欠了⋯⋯现在看,难(支付)了。”

701室,究竟是哪家公司的办公地点?

4月17日下午,记者拨打了天天果园大客户经理Apple的电话。电话中,Apple向记者表示,天天果园确实在此地办公,办公室关闭主要因装修安排,公司目前经营一切正常。

不过,对于拖欠房租一事,Apple表示自己并不清楚。17日下午,记者又拨打了天天果园的客服电话。电话中,客服表示公司运营正常,但并不方便透露目前的办公地点。此外,记者还尝试拨打了天天果园官网的联系电话,但未被接通。

前述上海城超相关负责人表示,天天果园与上海城超确实为同一办公地址,目前该地址无人办公,但天天果园仍有业务运营。

接盘者上海添链:3月才成立,注册地在养老院

在告知书发出前3天,接盘上海城超90%股权,上海添链是什么来头?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添链成立于2024年3月25日,股东和法定代表人均为刘玉玲,公司注册资本仅5万元,注册地址为上海市长宁区茅台路270弄7号。

4月1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上海添链注册地址发现,该地址并没有上海添链的身影,而是上海仙霞社区逸仙长者照护之家。

注册资本仅5万元、注册地在养老院的上海添链,能否承担起对上海城超的股东责任?

前述上海城超相关负责人提到,截至目前,其和公司新进的法定代表人刘玉玲“从来没有对接过”。

在接盘上海城超之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多家上海城超的关联公司也在今年1月、2月完成了工商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等信息变更为刘玉玲。

其中,如上海城超子公司上海城市超市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于2024年2月4日变更法定代表人,由孙秋林变更为刘玉玲。2月5日,上海城超子公司上海城市食品配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由孙秋林变更为刘玉玲。2月2日,上海城超子公司上海好菜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好菜集)的法定代表人由王伟变更为刘玉玲。1月29日,上海城超子公司上海城市国际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市国际)的法定代表人由孙秋林变更为刘玉玲。

4月17日下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探访了好菜集和城市国际注册地址,均未找到相关公司,好菜集注册地址实际为上海工程技术大学国家大学科技园内的另一家公司,城市国际注册地址则实为一社区党群服务中心。

对于后续如何处理供应商欠款等问题,前述上海城超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成立工作组,现在就是做好登记,“未来的路径就是破产清算,至于货款能否拿到,不能保证。”该负责人说。

记者从现场获得的供应商欠款登记表粗略估算,被拖欠的供应商货款至少有数百万元。

一位供应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因被拖欠货款,其于2023年9月将上海城超告上法庭,2024年3月下达判决书要求上海城超10天内支付欠款和押金,但其至今未收到钱款,“我们也查过上海城超相关的门店及公司账户,都没有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