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6日晚,万达文化及王健林将万达电影控股股东万达投资的21.2%股权转让给了柯利明旗下的儒意投资。至此,儒意投资累计受让了万达投资51%股权,柯利明拿下了国内最大的院线,正式成为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

儒意入主万达电影并非一蹴而就。2023年7月,上市公司中国儒意就以22.62亿元的对价接手了万达投资49%股权。加上儒意投资受让的51%股权,“儒意系”已拿下万达投资全部股权。

自万达电影成立以来,王健林曾一度对其寄予厚望,但随着万达债务压力逐渐逼近,其也不得不“割肉”还债。而对于此次交易的另一方柯利明而言,在拿下万达电影的控制权后,其也可以借助万达电影旗下近900家院线资产,打通了电影产业链上下游。

柯利明接盘万达电影

早在2023年12月,万达电影就开始筹划易主事宜。

2023年12月6日,万达电影官宣停牌,开始筹划控制权变更。十天后,公司公布了这起交易的细节。

万达电影的控股股东为万达投资,共持有上市公司20%的股权。在此次交易中,柯利明控制下的儒意投资将以21.55亿元的对价收购万达投资51%股权,其中,万达文化、北京珩润以及王健林将分别转让20%、29.8%及1.2%公司股权。

在交易敲定后,万达投资的股权转让开始按部就班的执行。2024年1月,北京珩润将所持的29.8%万达投资股权转让给了儒意投资。4月16日晚间,万达文化、王健林将所持万达投资的21.2%的股权转让给了儒意投资。至此,万达投资51%的股权转让完毕。

而除了上述51%的股权外,在2023年7月,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儒意控制下的公司儒意影视就以22.62亿元的对价,购得万达投资49%的股权。柯利明持有中国儒意16.34%的股份,并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

上述交易完成后,柯利明通过儒意投资及中国儒意,控制万达投资100%股权,进而间接控制万达电影20%股权。而万达文化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0.9%。至此,柯利明代替王健林,正式成为万达电影的实际控制人。

随着柯利明代替王健林入主万达电影,公司的管理层也开始变动。2024年1月13日,万达电影董事长张霖、董事尹香今宣布辞职。陈曦、龚峤接任董事职位。1月30日,陈曦当选万达电影新一任董事长。

两位新董事均为儒意的老人,其中,陈曦(艺名陈祉希)曾担任中国儒意的执行董事,她也是国内知名的演员、制片人。2003年,她曾与斯琴高娃合作《走出蓝水河》,饰演片中角色“一枝花”而成名。此后,她又在《热烈》、《保你平安》、《你好,李焕英》等多部电影作品中担任制片人。龚峤则拥有丰富的游戏行业从业经验,在加入中国儒意前,曾在光宇游戏、盛大游戏、奇虎三六零等公司任职。

在此次股权交割后,万达电影很可能迎来更多代表儒意投资的董事。双方协议显示,在股权交割后的一个月内,万达文化应促使过半数的万达电影董事辞任,并由儒意投资推荐的人选接任。不过,万达文化有权在新董事会中保留两个席位。

此外,在易主之后,上市公司万达电影及其名下规模庞大的万达院线是否会更名也是一项值得关注的问题。

虽然儒意投资受让了万达投资的股权,但此次交易中并不包含中英文“万达”的商标。也就是说,若未来万达电影仍要使用“万达院线”、“万达影城”等商标,还要与万达文化等相关方签署额外协议。

不过,在业务方面,万达方面仍给予了万达电影支持。在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时,万达商管对万达电影的租赁合同期限进行了统一调整。租期不足10年的合同调整为不低于10年,且未来合同到期后还可以续租10年。

债务压力下,王健林无奈割肉

2005年,万达电影在北京注册成立。在万达电影成立后,王健林曾对其寄予厚望,并放出豪言称,“自己进入一个行业,要么做中国第一,要么做世界第一。目标就是要收购好莱坞的公司,把技术和能力引进国内”。

相关研报显示,截至2023年12月31日,万达电影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905家,7546块银幕,市场份额16.7%,多年来位居行业第一。

随着疫情影响消退,国内电影行业开始复苏。在此背景下,王健林选择转让万达影视股权,也是债务压力下的无奈之举。

自2021年10月起,万达商管连续4次递表港交所,但至今未能成功上市。而根据万达商管与投资者签订的对赌协议,若公司未能在2023年年底前成功上市,则投资人有权要求其回购上述投资者所持的股份,潜在回购额度超过300亿元。

而在对赌协议之外,万达商管自身的债务情况也并不乐观。根据万达商管发布的2023年债券中期报告,截至2023年6月末,公司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达292.57亿元,但同期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146.92亿元。

在此背景下,王健林不得不开始频繁甩卖资产回血。除了出售万达电影股权外,自2023年以来,其累计转让了11座万达广场,其中甚至包括万达总部所在的北京万达广场。

今年3月30日,王健林以万达商管约30%股权的代价,引入了太盟投资集团、中信资本等5家机构约600亿元投资,由此,万达商管的对赌危机暂时得以解除,但王健林也失去了对万达商管的绝对控股权。

“儒意系”拓展影视版图

作为万达电影新一任实控人,柯利明有着丰富的影视行业和资本运作经验。

柯利明出生于1983年,在初中毕业后,他就远赴澳大利亚留学,2006年,他获得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的货币银行学硕士学位。此后,柯利明选择回国工作,先是在香港从事金融工作,而后来到北京,开始进入影视行业。

此后,柯利明先后以投资者及制作人的身份,参与拍摄了《爱情的边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芈月传》、《咱们相爱吧》等电视剧,以及《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老男孩猛龙过江》、《缝纫机乐队》、《送你一朵小红花》、《你好李焕英》《交换人生》、《保你平安》等电视剧。

在影视行业内打响名气后,柯利明再度拾起了在金融行业的“老本行”,开始对旗下公司儒意影业进行资本运作,试图将其推向资本市场。

2014年,上市公司中技控股曾计划以15亿元的对价收购儒意影业,但这笔交易最终被证监会叫停。2015年,柯利明再度出手,将儒意影业49%的股权卖给了天神娱乐,对价为23亿元。不过,仅仅1年后,天神娱乐又以16.17亿元的对价将这笔股权转卖给了达禹资产。

2020年,中国恒大控股的港股上市公司恒腾网络向儒意影业抛出了橄榄枝。当年10月,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的对价收购了虚拟影院娱乐有限公司(VCEL),并通过VCEL控制了儒意影业、北京景秀及北京晓明三家公司。

通过此次收购,恒腾网络将儒意影业旗下的影视剧制作业务以及线上流媒体南瓜电影收入囊中,公司业绩也实现了大幅增长。2021年,恒腾网络营收达23.19亿元,同比增长840.21%,净利润为11.75亿元,同比增长9676.57%。

但在恒大暴雷后的2021年,中国恒大开始不断减持,先后三次向柯利明、腾讯、联合资源投资控股出售了所持有的恒腾网络股份。在此背景下,柯利明成为了公司第二大股东并开始担任公司董事长,恒腾网络也于次年更名为中国儒意。

在收购万达电影后,中国儒意将进一步打通影视行业产业链。

与电影制作发行相比,院线收入才是万达电影营收的大头。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上半年末,万达电影共拥有直营影院708家,轻资产影院149家,票房市场份额连续14年位列全国第一。

2023年上半年,万达电影仅观影收入就达到了40.42亿元,占总营收之比为58.84%,此外,围绕院线产生的商品、餐饮销售收入以及广告收入也分别达到了9.83亿元、6.10亿元。

在2023年年报中,中国儒意也表示,万达电影庞大的院线网络可以带来丰富的观众数据,进而可以让公司洞察市场变化,并有助于影片抓准市场定位。此外,通过院线网络,中国儒意也可以更好的进行IP运营,提升自有IP的影响力。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