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万向钱潮(000559.SZ)公告,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控股股东万向集团旗下的WanxiangAmericaCorp.100%股权。“万向系”左右到右手的运作迅速引起了关注,自2017年业绩高峰后,万向钱潮盈利能力步入下行,2023年三季度报告亦显示其营利双降局面,但万向钱潮仍在试图为“造车梦”买单。

随着2017年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的去世,其子鲁伟鼎肩负起了重任,但近年来,“万向系”旗下公司业绩失速,压力之下日子愈发艰难。

“万向系”左手倒右手?

根据万向美国官网,该公司是万向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成立于1993年。万向集团成立美国公司是为了在北美、南美和欧洲建立并拓展汽车以及其他工业客户。目前,万向美国已完成了对超过十家美国企业的收购。

公开信息显示,1998年起,背靠万向集团的万向美国开始频繁拿下美国资产,包括QA1公司、UAI公司、美国历史最悠久的轴承生产企业GBC公司、全球最大传动系统制造商DANA、美国电池企业A123Systems以及刹车零件厂商美国BPI公司等。

值得一提的是,“万向系”在美国的开疆拓土一直以来都由万向集团创始人鲁冠球小女婿倪频负责,而此次收购万向美国公司似乎也早在两年前就埋下了“伏笔”。2022年3月29日,拥有美国长期居留权、现任万向集团公司资深执行副总裁、万向美国公司总经理、万向钱潮副董事长、万向一二三董事的倪频出任万向钱潮董事长、财务负责人。

“万向系”造车梦未了。

万向钱潮是万向集团主营的汽车零部件业务板块的上市公司平台,主要生产底盘及悬架系统、汽车制动传统系统等汽车零部件及总成,公司不仅为国内主要的整车企业供货,也为通用、福特、大众等国际整车企业配套,主导产品市场占有率曾达12%。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万向集团持有上市公司63.97%的股权。

说起来,万向集团很早就开始布局新能源汽车领域。1999年,万向集团就设立了电动汽车项目筹备小组,随后又陆续收购了电池企业以及电动汽车制造商菲斯科,并将其改名为Karma,布局美国市场。在国内,2016年万向集团就曾宣布要在5-7年内投资2000亿元,打造万向创新聚能城,重点发展新能源零部件、电池、客车和乘用车。然而,无论是Karma还是聚能城,项目进度都不尽如人意。显然,万向集团在汽车制造领域是“起了大早,却赶了晚集”。

万向钱潮也曾被寄予厚望,是实现万向造车梦的关键一环。然而,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迅速发展,万向钱潮却显得力不从心。2017年,万向钱潮在营收仅有111.54亿元的情况下,创造了9.24亿元的净利润,但在此之后其盈利能力却进入了下行通道。虽然2021年营收创新高为143.22亿元,但是公司净利润却只有7.01亿元。

目前来看,2023年万向钱潮的业绩似乎依然未有改观。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为110.84亿元,同比下滑0.23%;净利润为6.11亿元,同比下降2.16%,再次出现营利双降局面。

此外,万向钱潮也试图培育其他造车相关的上市公司平台,万向一二三是万向钱潮2022年重点布局的股权投资企业,目前上市公司持有其10.738%的股份。作为万向集团在动力电池领域的重要布局,迄今未能实现稳定盈利。2022年,万向一二三实现营业收入21.97亿元,净利润2.6亿元,主要是投资收益,主营业务利润有较大改善,但没有盈利。虽然2023年业绩持续改善,营业收入与利润预期实现双增长,但自2021年10月启动IPO辅导以来,万向一二三上市之路进展缓慢且充满变数。

“我这一代成功不了,我儿子也要继续;儿子成功不了,我孙子继续”,这是“万向系”创始人鲁冠球对其造车梦的承诺。只不过,随着2017年鲁冠球的去世,其子鲁伟鼎肩负起了重任,但近年来,“万向系”旗下公司业绩失速,压力之下日子愈发艰难。

“万向系”的乘风破浪

出生于1994年的鲁冠球,在1962年开始自主创业,1969年创建万向。经过55年发展,在经历了鲁氏父子两代人经营,已经发展成为包含汽车、新能源、农业、地产、金融诸多领域在内的庞大帝国。

目前,“万向系”主要有两个主体,一是万向集团,二是万向控股,前者聚焦实业,后者聚焦金融。其中,万向集团主要布局汽车、新能源等领域,控股万向钱潮和顺发恒业两家上市公司,以及万向一二三、上海捷新动力电池系统公司、万向电动汽车等公司。而“万向系”另两家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万向德农以及IPO终止的大洋世家,则由鲁冠球的儿子鲁伟鼎通过鲁冠球三农扶志基金控制。

此外,万向控股为“万向系”的金融控股平台,主要资产包括民生人寿、万向信托、万向租赁、通惠期货(原万向期货)等。

1992年,年仅21岁的鲁伟鼎踏上万向集团副总裁的职位,“万向系”二代接班的故事进行着。直到2017年10月,一代资本大鳄鲁冠球去世,鲁伟鼎开始真正的接管“万向系”这一庞大的资本帝国。

不同于其父亲靠实业打拼建立万向帝国,鲁伟鼎似乎更偏爱资本运作,其通过成立的万向控股布局金融领域,涉及保险银行、信托、期货、基金等多领域。2023年,鲁伟鼎家族坐拥440亿元财富。

但“万向系”的日子并不好过,“万向系”旗下四家上市公司近年来出现了业绩失速的情况,金融业务的发展也遭遇重大挫折。

在万向钱潮之外的三家上市公司中,营收规模最大的房地产公司顺发恒业,其在2017年营收达到66.82亿元之后便一路下滑,除了2018年净利润曾达到11.05亿元外,顺发恒业的净利润则是逐年下滑,2023年预计将达到2.91亿元-3.7亿元。而食品领域的承德露露业绩波动且发展缓慢,近十多年来公司营收未能突破30亿元。农业领域的万向德农规模较小,且发展遇阻,公司2023年3.19亿元的营收甚至不如2006年的6.09亿元,净利润更是多年难以突破亿元。

与此同时,鲁伟鼎控制的万向信托也出现了危机。早年间,万向信托在房地产领域的投资规模极为迅猛,而这一操作也曾被监管约谈,即便后期有所收敛,但这枚苦果终还是在去年底被万向信托品尝到了。伴随房地产行业低迷,万向信托的问题再次暴露出来,多个产品出现违约。

随着一系列经营困境的浮现,从汽车制造的迷失之路再到金融板块的风险,“万向系”这艘资本大船似乎又到了需要“乘风破浪”的时候。

(文章来源:蓝鲸财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