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行长速览

文|嘉禾 

广州银行的“上市梦”何时能圆?

继2022年兰州银行上市后,银行业出现了罕见的“空窗期”,多家银行IPO相继遇冷,去年A股等待上市的银行“储备军”降至10家。直至2024年,这一局面并未改变。

据《行长速览》了解,近两年间,共计有7家银行因主动或被动原因,被终止或中止IPO申请。其中,作为广东城商行队列的“老大哥”——广州银行也置身其中。3月31日,深交所官网披露显示,广州银行等五家银行IPO申请被中止,原因为IPO申请文件中记录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

该行去年9月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广州银行中小微企业贷款客户占比较高,若中小微企业现金流量状况不佳、无法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将对广州银行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日前,广州银行披露2023年度业绩报告,该行营收净利“双降”,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59.4亿元,同比下降7.07%;实现净利润30.4亿元,同比下降8.95%。

01

净利再跌8个百分点,系增加信用减值损失所致

该行近期披露了2023年报,截至报告期末,广州银行总资产达到8305.84亿元,然营收增速放缓,并在去年出现罕见负增长。

年报显示,2021年-2023年,该行实现营收分别为165.64亿元、171.53亿元、159.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1.03%、3.56%、-7.07%。

祸不单行的是,三年间该行净利延续了负增长趋势,逐年下滑。年报显示,2021年-2023年,该行净利润分别为41.01亿元、33.39亿元、30.04亿元;同比分别减少7.93%、19.61%、8.95%。对于净利的下滑,该行解释称“受行业政策调控、信贷风险事件频发等影响新增部分不良贷款,信用减值损失金额增长较快,因此导致净利润有所下滑”。

再来看息差,2023年,广州银行净息差为1.84%,较2022年2.11%、2021年2.04%则有明显收窄趋势,而成本收入比27.35%,较2022年24.7%、2021年25.05%也明显增加,这意味着其创收能力承压之外,成本开支却持续增加。

资产质量方面,近三年该行不良率突增至2%以上,较同业处于较高水平。2021-2023年,该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7%、2.17%、2.04%。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也逐步逼近监管红线,近三年来该行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9.43%、154.5%、160.52%。

02

因财务资料过有效期,IPO申请被中止

冲刺“上市梦”近15年,广州银行IPO再“哑火”。

3月31日,深交所官网披露显示,广州银行、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东莞银行、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等五家银行的IPO申请被中止,原因均为IPO申请文件中记录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

事实上,这已不是广州银行首次IPO申请被“卡壳”了,自该行奔赴IPO以来,上市历程一路坎坷。

2020年7月,广州银行原行长丘斌上任董事长,就在他掌舵前一个月,广州银行的IPO申请就获得了证监会的受理,但几个月后,只等来了证监会要求广州银行就部分监管指标低于标准等51个问题进行回复,此后石沉大海,再无进展。可以说,从丘斌2017年担任行长至今,围绕他与广州银行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上市。近两年,丘斌在杂志访谈、年度工作会议也多次提到上市。

为了加强风险管理,广州银行从制度入手,建立了针对高层、对风险有重要影响岗位人员的追索扣回机制,2022年该行追索了830万元的扣回绩效薪酬,但实际上追索扣回不涉及董监高,这一年也是该行不良率、逾期率、关注率全面恶化的一年。

丘斌掌舵三年后,广州银行今年申请IPO“平移”,但在标准趋严、IPO收紧的当下,广州银行除了9月更新了一版招股书,8个月以来没有新进展。年内广州银行经历了多项指标恶化,成为被执行人,如今多家分行一同被发现未按规定进行贷款风险分类,广州银行的真实贷款质量甚至盈利能力、核充水平也令人生疑,可谓频繁给丘斌添堵。

然而,不只是广州银行,目前在A股排队IPO的银行还有8家,包括上交所的湖北银行、湖州银行、昆山银行、海安农商行4家,以及深交所的东莞银行、南海农商行、顺德农商行、马鞍山农商行。

现如今,深交所的5家银行IPO亿全部中止,上交所也只剩下湖北银行、湖州银行和昆山银行。不过,中止并不意味着中止,在补交材料后,还是可以继续逐梦IPO。但从近年来银行IPO的通过情况来看,上市之路依旧很难。

对于近年来银行“上市难”原因,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分析认为,筹谋上市的银行主要以中小城商行及农商行为主,而这些银行普遍都存在股权结构不稳定、业绩承压、高管变动、内控、罚单等多方问题,这对IPO的审核或多少都会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

03

近期中层人事变动频繁

据《行长速览》了解,今年以来,广州银行中层人士迎来了一波密集调整,包括总行两个部门以及多家分行行长、风险总监的变动。

总行方面,共计2名部门副总经理发生变动。其中,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工会主席刘敏,派驻信用卡中心风险总监。刘敏此前曾任广州银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助理,2019年1月升任信用卡中心副总经理。

公司金融部副总经理曹龙重,兼任普惠金融部副总经理。曹龙重,此前曾任广东南粤银行广州番禺支行行长。2022年3月18日,广州银行湛江分行获批筹建,曹龙重是筹建负责人;2022年12月28日湛江分行获批开业后,曹龙重又出任行长。

分行方面,共有5名中层干部相继内部晋升。广州银行横琴分行的副行长张丽萍晋升行长,其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分行行长的任职资格已于4月15日被监管部门核准。

而广东自贸试验区南沙分行营销总监曾涛,晋升南沙分行副行长,其行长的任职资格已于4月10日获批。曾涛此前曾在该行海珠支行担任行长。

此外,梁文强、余剑生、叶勇健分别是广州银行深圳、东莞、横琴三地分行的行长助理,此次均晋升为分行的风险总监。其中,东莞分行的余剑生此前还曾担任过中行分行的风险总监。

事实上,广州银行的高管团队较为稳定,近年来并未发生明显变动。截至目前,该行管理架构呈现“一正两副两行助”,包括董事长丘斌、行长肖瑞彦、副行长张东、黄程亮、行长助理林耿华、卓华等。

不过,去年广州银行曾现金融腐败问题,原董事长姚建军落马。

2023年11月,“廉洁广州”官微发布消息称,广州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姚建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令人意外的是,这位广发银行 “一把手”早就于2017年3月辞任,退休时隔6年后突然落马。据《行长速览》了解,姚建军可谓是广发银行的“元老级”干部。

面临业绩持续承压,现任领导班子能否顶住压力,逆转颓势,了却广发银行的“上市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