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行長速覽

文|嘉禾 

廣州銀行的“上市夢”何時能圓?

繼2022年蘭州銀行上市後,銀行業出現了罕見的“空窗期”,多家銀行IPO相繼遇冷,去年A股等待上市的銀行“儲備軍”降至10家。直至2024年,這一局面並未改變。

據《行長速覽》瞭解,近兩年間,共計有7家銀行因主動或被動原因,被終止或中止IPO申請。其中,作爲廣東城商行隊列的“老大哥”——廣州銀行也置身其中。3月31日,深交所官網披露顯示,廣州銀行等五家銀行IPO申請被中止,原因爲IPO申請文件中記錄的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需要補充提交。

該行去年9月披露的招股說明書顯示,廣州銀行中小微企業貸款客戶佔比較高,若中小微企業現金流量狀況不佳、無法按期足額償付本息,將對廣州銀行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日前,廣州銀行披露2023年度業績報告,該行營收淨利“雙降”,去年實現營業收入159.4億元,同比下降7.07%;實現淨利潤30.4億元,同比下降8.95%。

01

淨利再跌8個百分點,系增加信用減值損失所致

該行近期披露了2023年報,截至報告期末,廣州銀行總資產達到8305.84億元,然營收增速放緩,並在去年出現罕見負增長。

年報顯示,2021年-2023年,該行實現營收分別爲165.64億元、171.53億元、159.4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1.03%、3.56%、-7.07%。

禍不單行的是,三年間該行淨利延續了負增長趨勢,逐年下滑。年報顯示,2021年-2023年,該行淨利潤分別爲41.01億元、33.39億元、30.04億元;同比分別減少7.93%、19.61%、8.95%。對於淨利的下滑,該行解釋稱“受行業政策調控、信貸風險事件頻發等影響新增部分不良貸款,信用減值損失金額增長較快,因此導致淨利潤有所下滑”。

再來看息差,2023年,廣州銀行淨息差爲1.84%,較2022年2.11%、2021年2.04%則有明顯收窄趨勢,而成本收入比27.35%,較2022年24.7%、2021年25.05%也明顯增加,這意味着其創收能力承壓之外,成本開支卻持續增加。

資產質量方面,近三年該行不良率突增至2%以上,較同業處於較高水平。2021-2023年,該行不良貸款率分別爲1.57%、2.17%、2.04%。同時,該行撥備覆蓋率也逐步逼近監管紅線,近三年來該行撥備覆蓋率分別爲189.43%、154.5%、160.52%。

02

因財務資料過有效期,IPO申請被中止

衝刺“上市夢”近15年,廣州銀行IPO再“啞火”。

3月31日,深交所官網披露顯示,廣州銀行、廣東順德農村商業銀行、廣東南海農村商業銀行、東莞銀行、安徽馬鞍山農村商業銀行等五家銀行的IPO申請被中止,原因均爲IPO申請文件中記錄的財務資料已過有效期,需要補充提交。

事實上,這已不是廣州銀行首次IPO申請被“卡殼”了,自該行奔赴IPO以來,上市歷程一路坎坷。

2020年7月,廣州銀行原行長丘斌上任董事長,就在他掌舵前一個月,廣州銀行的IPO申請就獲得了證監會的受理,但幾個月後,只等來了證監會要求廣州銀行就部分監管指標低於標準等51個問題進行回覆,此後石沉大海,再無進展。可以說,從丘斌2017年擔任行長至今,圍繞他與廣州銀行的重要任務之一就是上市。近兩年,丘斌在雜誌訪談、年度工作會議也多次提到上市。

爲了加強風險管理,廣州銀行從制度入手,建立了針對高層、對風險有重要影響崗位人員的追索扣回機制,2022年該行追索了830萬元的扣回績效薪酬,但實際上追索扣回不涉及董監高,這一年也是該行不良率、逾期率、關注率全面惡化的一年。

丘斌掌舵三年後,廣州銀行今年申請IPO“平移”,但在標準趨嚴、IPO收緊的當下,廣州銀行除了9月更新了一版招股書,8個月以來沒有新進展。年內廣州銀行經歷了多項指標惡化,成爲被執行人,如今多家分行一同被發現未按規定進行貸款風險分類,廣州銀行的真實貸款質量甚至盈利能力、核充水平也令人生疑,可謂頻繁給丘斌添堵。

然而,不只是廣州銀行,目前在A股排隊IPO的銀行還有8家,包括上交所的湖北銀行、湖州銀行、崑山銀行、海安農商行4家,以及深交所的東莞銀行、南海農商行、順德農商行、馬鞍山農商行。

現如今,深交所的5家銀行IPO億全部中止,上交所也只剩下湖北銀行、湖州銀行和崑山銀行。不過,中止並不意味着中止,在補交材料後,還是可以繼續逐夢IPO。但從近年來銀行IPO的通過情況來看,上市之路依舊很難。

對於近年來銀行“上市難”原因,金樂函數分析師廖鶴凱分析認爲,籌謀上市的銀行主要以中小城商行及農商行爲主,而這些銀行普遍都存在股權結構不穩定、業績承壓、高管變動、內控、罰單等多方問題,這對IPO的審覈或多少都會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

03

近期中層人事變動頻繁

據《行長速覽》瞭解,今年以來,廣州銀行中層人士迎來了一波密集調整,包括總行兩個部門以及多家分行行長、風險總監的變動。

總行方面,共計2名部門副總經理發生變動。其中,信用卡中心副總經理、工會主席劉敏,派駐信用卡中心風險總監。劉敏此前曾任廣州銀行信用卡中心總經理助理,2019年1月升任信用卡中心副總經理。

公司金融部副總經理曹龍重,兼任普惠金融部副總經理。曹龍重,此前曾任廣東南粵銀行廣州番禺支行行長。2022年3月18日,廣州銀行湛江分行獲批籌建,曹龍重是籌建負責人;2022年12月28日湛江分行獲批開業後,曹龍重又出任行長。

分行方面,共有5名中層幹部相繼內部晉升。廣州銀行橫琴分行的副行長張麗萍晉升行長,其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分行行長的任職資格已於4月15日被監管部門覈准。

而廣東自貿試驗區南沙分行營銷總監曾濤,晉升南沙分行副行長,其行長的任職資格已於4月10日獲批。曾濤此前曾在該行海珠支行擔任行長。

此外,梁文強、餘劍生、葉勇健分別是廣州銀行深圳、東莞、橫琴三地分行的行長助理,此次均晉升爲分行的風險總監。其中,東莞分行的餘劍生此前還曾擔任過中行分行的風險總監。

事實上,廣州銀行的高管團隊較爲穩定,近年來並未發生明顯變動。截至目前,該行管理架構呈現“一正兩副兩行助”,包括董事長丘斌、行長肖瑞彥、副行長張東、黃程亮、行長助理林耿華、卓華等。

不過,去年廣州銀行曾現金融腐敗問題,原董事長姚建軍落馬。

2023年11月,“廉潔廣州”官微發佈消息稱,廣州銀行原黨委書記、董事長姚建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調查。令人意外的是,這位廣發銀行 “一把手”早就於2017年3月辭任,退休時隔6年後突然落馬。據《行長速覽》瞭解,姚建軍可謂是廣發銀行的“元老級”幹部。

面臨業績持續承壓,現任領導班子能否頂住壓力,逆轉頹勢,了卻廣發銀行的“上市夢”?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