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自:天水日報

做一隻朝向家鄉飛行的鳥兒

——訪魔術師龍鳳 □新天水·天水日報記者 徐媛

天水麻辣燙火爆“出圈”後,許多天水籍名人紛紛返回家鄉助力,這其中就包括魔術師龍鳳。

與魔術師龍鳳的初次見面,總是有距離感的。彷彿他也感覺到了這種氛圍,於是便提議爲記者表演魔術,而這裏面最讓記者印象深刻的是,他順手摘下一片綠蘿葉子,嘴裏說道:“我是魔術師,實現你的願望就是我的夢想,告訴我你的願望……”天真爛漫的語氣引得周圍人都忍不住嘴角上揚。

“想要錢。”記者玩笑道。

“好!滿足你的願望。”說話間,綠蘿葉在龍鳳的揉搓下瞬間變成了一張百元大鈔。

一陣驚呼和掌聲後,距離感消失不見,我們的正式採訪也隨即展開。

健談、風趣、爽直、感恩……這是記者在採訪魔術師龍鳳時隨手寫下的幾個文字。回來再聽採訪錄音,感受依然如此。他真誠地講述,讓記者情不自禁地把他的經歷放到過去30年的歷史背景中,想象會是怎樣影響和改變龍鳳的命運。

龍鳳出生於一個普通的農村家庭,和許多農村孩子一樣,想要離開農村,總是要經過許多掙扎的,於是便有了他人生中的兩次至關重要的“出走”。

第一次是高中畢業後,因爲喜歡武術,他主動報名參軍,成了一名手持鋼槍駐守西藏的軍人。第二次則是退役後,想要走出農村,繪染自己人生底色的他,懷揣500元錢,隻身來到深圳。

在人才濟濟,充滿挑戰的深圳,毫無優勢的他,只得在酒店當起服務員。後在擠出時間苦練了一口尚算流利的英語的加持下,他轉戰在深圳香格里拉酒店做了一名送餐員,命運的齒輪就此開始轉動,也爲他即將到來的魔術人生埋下伏筆。

也許是當時的記憶過於魔幻稀奇,以至即便過去30餘年,如今想起,龍鳳依然覺得清晰如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深圳體育館現場觀看了美國著名魔術大師大衛·科波菲爾的表演,最讓我印象深刻的一個魔術是,他對着一個小女孩說,If you give me one yuan,I can make a hundred yuan for you。起初我是不信的,可他當着幾萬人的面,雙手揉搓,真的把一元錢變成一百元錢時,我真的大受震撼。當時就在想,如果我也能像他一樣站在舞臺上變錢,那該有多好……”說這話時,龍鳳的眼睛裏帶着笑意。或許就在那時,大衛在他心中種下了叫作“魔術”的種子。

“大衛下榻的酒店,正是我工作的香格里拉酒店。看完演出回到酒店,沒想到我的工作裏就有給大衛送餐的任務,於是就斗膽跟他說了想學魔術的想法,因此,便有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個魔術。”從此,龍鳳便再沒離開過魔術。 (下轉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魔術並不好練,在學習的過程中,龍鳳遇到過許多困難和挑戰。有時,他會因爲一個簡單的動作而反覆練習數百次;有時,他會因爲一個複雜的魔術而熬夜研究。然而,這些困難並沒有擊垮他,反而更加堅定了他追求夢想的決心。他知道,只有付出足夠的努力,才能在魔術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隨着時間的推移,龍鳳的魔術技藝越來越精湛。他開始在一些小型的演出中嶄露頭角,逐漸積累了一定的名氣,甚至走向了國際舞臺,這些成功的經歷讓他更加自信,也讓他更加堅信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30年後,回顧過往,龍鳳就像一隻永不停歇的大鳥,始終在不停地朝向遠方,飛翔着。然而,無論他飛多遠,總是有根繩牽引着他,那便是他92歲高齡的母親,是生他養他的那片土地。

龍鳳直言,在抖音看到天水麻辣燙爆火後,他心潮澎湃,一直都想盡快回來,但苦於時間錯不開。後來終於得閒,再加上省文旅廳的邀請,他便馬不停蹄飛了回來。“總覺得有種使命感牽引着我。這次機會對咱們天水來講是來之不易的,家鄉人爲家鄉助力這義不容辭,我也想通過自己擅長的魔術告訴世界,天水不止麻辣燙,它是一座文化底蘊非常深厚的城市,有着豐富的旅遊資源……”說起這片生育過他的土地,龍鳳儼然一副“主人翁”模樣。

訪談中,龍鳳用相當長的時間談了此次回鄉他眼中的變化。他語調歡快地說着天水的城市面貌、天水的民風、天水的文化、天水的美食。無疑,他眼中的天水是美的,是濃墨重彩的。採訪最後,在沉吟片刻後他說,在天水待得時間越長,就會越來越愛這裏,就想跟他的母親一樣,一輩子都留在這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