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管理委員會成員皮埃爾·溫施(Pierre Wunsch)表示,歐洲央行有明顯的理由進行兩次降息,但由於國內通脹壓力的不確定性,很難預測之後會發生什麼。

比利時央行行長在華盛頓參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春季會議期間接受採訪時說,通脹放緩意味着當前的實際借貸成本水平正變得更加嚴格。

”這至少支持取消這一額外限制的一部分,”Wunsch說。“在沒有負面意外的情況下,前兩次降息相當容易,然後就會變得有點複雜。”

歐洲央行官員似乎同意,除非出現重大意外破壞通脹前景,否則有必要在6月份首次降息。只有很少人預測今年會有多少加息,因爲官員們面臨着各種不確定性,包括美聯儲(Federal Reserve)推遲放鬆政策、中東緊張局勢以及國內服務價格的粘性。

溫施說,歐洲央行7月的會議將爲未來的道路提供重要的見解。

他說:”如果我們看到工資發展和服務通脹出現了一些慣性,我們不會在每次會議上發出我們將降息的信號。”“7月的決定可能會就降息的速度發出一個重要信號。這就是我不想給出任何暗示的地方。因爲說實話,我不知道。”

以色列和伊朗之間的衝突已成爲最新的焦慮來源,特別是考慮到俄羅斯與烏克蘭之間的衝突,以及隨之而來的天然氣價格飆升是過去兩年歐元區通脹浪潮的主要原因。對溫施來說,油價大幅上漲將對歐洲央行的政策產生直接影響。

他說:”如果核心通脹率爲3%,服務通脹率爲4%,工資上漲4%,你就不會看到石油衝擊。””我不是說我們要再次徒步旅行。但這肯定會對降息的時機產生影響。”

然而,他說,”這一切都取決於油價衝擊的類型。”

另一個轉折是美國令人失望的通脹數據,這引發了美聯儲是否能夠降息的問題。此前,它似乎將在6月——與歐洲央行同月——開始放鬆政策。

對於這將對歐元區貨幣政策產生多大影響,歐洲央行內部的觀點存在分歧。溫施承認,脫離美國的利率軌跡將留下一個印記。

”淨影響是歐洲通脹上升,”他說。”我認爲,匯率、更強勁的美國經濟和全球通脹的一個共同組成部分的上行影響將超過長期債券收益率上升的下行影響。從理論上講,不會到我們不能降息的程度,但在方向上是肯定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