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4月19日報道 據路透社4月19日報道,就在消息人士稱以色列對伊朗領土發動襲擊幾小時後,一名伊朗高級官員19日對路透社表示,伊朗沒有立即對以色列進行報復的計劃。



圖爲伊朗核設施

這名不願透露姓名的伊朗官員表示:“該事件的外國襲擊源頭尚未得到確認。我們沒有受到任何外部攻擊,討論更多地傾向於是滲透而不是攻擊。”

報道稱,一名伊朗分析人士19日對國家電視臺表示,位於伊斯法罕的防空系統擊落的小型無人機是由“伊朗境內的滲透者”操縱的。

另據俄羅斯衛星社4月19日報道,據以色列《新消息報》19日報道,對伊朗發動襲擊的方式使得德黑蘭領導層可以“容忍”,並且不會與以色列發生新一輪的衝突升級。

該報稱,其目標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的一個或多個空軍設施。該報沒有具體說明襲擊是由誰實施的。(編譯/馮康)

延伸閱讀

以色列問題專家:國際社會應介入,斬斷以伊“報復循環”

伊朗法爾斯通訊社當地時間19日報道稱,伊朗中部伊斯法罕省的卡賈瓦里斯坦地區傳出爆炸聲。與此同時,一名美國官員向媒體證實,以色列於19日凌晨發射了導彈對伊朗境內發動了報復式襲擊。美官員稱,以色列的此次報復式襲擊是“有限的”。

就在18日接受採訪時,伊朗外長阿卜杜拉希揚才表示,如果以色列再次採取冒險行動,做出任何不利於伊朗利益的行動,伊朗方面將“立即予以最大程度的回應”。



▲負責保護伊朗核設施的指揮官艾哈邁德

西北大學以色列研究中心主任王晉表示,倘若伊朗還要繼續進行反擊,其可能會複製此前的方法,如用無人機和導彈對以色列目標進行打擊,“也有升級、加碼的可能性,如通過地區武裝組織給以色列邊境造成壓力。”伊朗最終將採取什麼樣的“回應”,還是要取決於其對以色列攻擊態勢以及造成損失的評估結果。

意料之中”的襲擊:

核設施會成爲攻擊目標嗎?

據報道,在伊朗對以色列發動大規模空襲後,以色列方面就曾表示“將在成熟的時機對伊朗的打擊作出回應”。王晉認爲:“實際上以色列已經就‘要不要發動反擊’進行了多輪討論,而且可能已經在多輪討論中評估了(打擊)目標、戰法、可能造成的影響等,最終才發動了攻擊。”



▲以色列高層開會討論報復伊朗襲擊

有分析稱,以色列可能將目標瞄準伊朗伊斯法罕省的伊斯法罕市。首先是因爲該市具有重要的戰略地位,有包括軍事研究基地等在內的重要設施。其次,距離伊斯法罕市124公里外的納坦茲市,更是擁有伊朗的鈾濃縮設施。

據環球時報報道,位於納坦茲的鈾濃縮設施是伊朗最主要的鈾濃縮工廠,據稱其生產車間位於地下8米深的兩個大廳,安裝有近萬臺離心機,也被以色列認爲是“真正的眼中釘”。

負責保護伊朗核設施的指揮官艾哈邁德·哈格塔拉布18日警告,如果以色列膽敢襲擊伊朗的核設施,伊朗也將對以色列的核設施進行報復。不僅如此,艾哈邁德還進一步警告稱,伊朗可能會改變其核政策。有分析指出,一直以來伊朗都公開承諾該國不會製造核武器,而艾哈邁德“可能改變核策略”的說法意味着,“如果以色列攻擊伊朗的核設施,伊朗可能就要開始研製核武器”。

據美國官員告訴媒體,以色列方面已經告知美國,襲擊並不是針對伊朗的核設施,美國官員也認爲此次襲擊是“有限的”。截至目前,伊朗方面稱其核設施“完全安全”。

“你一拳、我一腳”:

以伊“冤冤相報何時了”?

從以色列襲擊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到伊朗對以色列發動空襲,再到如今以色列對伊朗境內目標發動襲擊,本月來伊朗和以色列已經“你來我往”地發動了三輪攻擊。按照伊朗外長此前的強硬回應,伊朗接下來可能再次針對以色列目標進行回擊。

王晉指出,現在比較危險的是以色列和伊朗沒有直接對話渠道,斬斷這次以-伊衝突“報復循環”的關鍵還是在於國際社會的斡旋和介入。“現在雙方只能通過‘你一拳、我一腳’的方式來試探對方的底線和立場。這種情況下,國際社會介入並建立一個國際溝通渠道是非常重要的。”



▲加沙地帶拉法市上空冒着黑煙

當國際社會都將目光移向以-伊問題時,加沙地帶的危機還遠未結束。據報道,美國已經同意以色列對加沙南部拉法的行動,以換取以色列避免針對伊朗採取大規模軍事行動。消息人士稱,爲應對拉法可能遭受的大規模地面攻擊,埃及駐紮在距離加沙邊境14公里的部隊已經做好了準備。

當地時間18日,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在聯合國安理會高級別會議上表示,以色列對加沙地帶的攻擊,讓受困民衆深陷“人道主義地獄”,中東局勢“正處在懸崖邊上”。 古特雷斯呼籲各方保持最大程度的剋制,“一次誤判、一次誤傳和一次失誤,都可能導致不可想象的結果。”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