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美國高級官員確認,以色列襲擊了伊朗境內。該官員同時強調,襲擊針對的目標並非伊朗核設施,且以色列在4月18日提前向美方通報了報復計劃。

根據伊朗媒體FARS 通訊社的消息,當地時間4月19日凌晨,位於伊朗核工業重鎮伊斯法罕西北的加賈沃斯坦 (Ghahjaworstan)市傳出多次爆炸聲,據稱爆炸聲傳出的位置靠近伊斯法罕機場及伊朗空軍基地。此外,敘利亞、伊拉克境內部分地區亦遭到來自以色列方向的空襲。

伊朗政府尚未就遇襲事件發佈官方聲明,但官方媒體稱伊斯法罕已恢復平靜,一切如常。目前,尚無襲擊的人員傷亡報告發布。以色列官方並未宣佈對襲擊事件負責。

襲擊發生前,伊朗核安全部隊負責人塔拉布18日警告稱,如果以色列攻擊伊朗核設施,伊朗可能改變核戰略,並打擊以色列的核設施。更早之前,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萊德表示,美方不希望局勢升級,但如果有必要還是會“保衛以色列”。

襲擊發生後,澳大利亞已敦促該國公民離開以色列,稱“該地區存在針對以色列的軍事報復和恐怖襲擊的高度威脅,安全局勢可能會迅速惡化”。



圖爲以色列總理內特尼亞胡和伊朗總統萊希

又一次“事先預告”的報復?

襲擊發生前的4月18日白天,伊朗軍方剛剛在包括伊斯法罕在內的主要城市舉行了慶祝建軍節的大規模閱兵活動。慶祝伊朗成功對以色列實施“自衛反擊”是一個重要環節。

4月1日,以色列對伊朗駐敘利亞大馬士革領事館附屬建築發動空襲,造成多名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軍官傷亡。4月13日,伊朗以約170架無人機、數十枚巡航導彈及約120枚彈道導彈,對以色列本土發動大規模襲擊,主要目標指向與4月1日空襲相關的多個軍事基地。伊朗方面稱“成功摧毀目標”,以色列方面稱“沒有實質損害”。

分析人士多認爲,伊朗襲擊以色列是一場“通過祕密渠道精心協調過的”的行動。伊朗稱已提前72小時通知伊拉克、約旦等周邊國家政府。貝魯特巴勒斯坦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穆因·拉巴尼對《中國新聞週刊》介紹,伊拉克和約旦政府都是伊朗和美國的重要間接溝通渠道。

那麼,這次疑似以色列發動的報復襲擊,是否也進行了“提前通知”?

以色列戰時內閣在4月13日襲擊發生後多次召開長達3小時以上的閉門會議,激烈討論對伊朗襲擊的報復方案。有以色列官員對媒體透露,一些大規模軍事行動計劃已被擺上桌面,但並未得到通過。美國總統拜登則在第一時間明確告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美方不支持任何對伊朗的軍事反擊計劃。

美國官員對媒體稱,以色列官員最後對美方表示,因爲伊朗對以色列的襲擊是伊朗軍方首次直接對以色列發動本土攻擊,且規模較大,以色列“必須採取某種行動來回應”,但以色列政府也承諾,如果對伊朗發動襲擊,將提前向美國及其他阿拉伯國家通報。

前述官員還透露,以色列18日對美方通報的消息是“將在未來幾天對伊朗進行報復”。美方要求以色列不要針對民用目標及核設施,這和伊朗13日襲擊時沒有針對以色列民用目標及核設施一樣。以色列方面稱,其報復範圍會“有所限制”,主要是“小範圍和有限的打擊”。

另據五角大樓通報,在美國時間18日上午,也就是襲擊發生前數小時,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以色列國防部長加蘭特就“地區威脅和伊朗破壞地區穩定的行動”進行了交談。

截至北京時間4月19日中午,從伊朗媒體發佈的有限信息看,本次襲擊確實範圍有限,且伊朗防空系統及時應對。伊朗國家電視臺稱,19日清晨5時許,有三架無人機出現在伊斯法罕空軍基地附近,隨即被防空系統擊落。

半島電視臺援引伊朗方面消息稱,伊朗軍方還在其他地區用防空系統擊落了一些無人機,但具體數量不詳,且目前沒有發現導彈襲擊的跡象。這種襲擊方式,和以色列空軍4月1日對伊朗領事館的空襲截然不同。

伊朗FARS 通訊社援引消息人士的話說,在伊斯法罕空軍基地,遭到襲擊的目標之一可能是空軍雷達,爆炸聲是防空系統在攔截無人機或導彈。至於損害結果,“幾棟辦公樓的窗戶被打破”。

距離戰爭爆發一步之遙?

4月18日夜到19日的攻擊,並不是疑似以色列軍方第一次對伊斯法罕等地的伊朗核設施進行軍事打擊。從2010年代開始,伊朗多次指責以色列情報機構“摩薩德”在伊朗境內刺殺伊朗核科學家、用“恐怖手段”攻擊核設施。之後,以色列軍方也“直接下場”。

最近一次襲擊發生在2023年1月,伊斯法罕等地的多家伊朗工廠和基礎設施遭到不明無人機襲擊,發生劇烈爆炸。路透社和《華爾街日報》援引美方官員的消息稱,襲擊由以色列軍方直接發動。《耶路撒冷郵報》亦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話稱襲擊“取得了巨大成功”。

但是,這些行動的共同特點是:以色列軍方從未正式承認對伊朗本土發動襲擊,對襲擊來源的確認總是由“美國官員對媒體透露”的形式完成。在美伊關係鬥而不破的大背景下,伊朗方面並未採取直接軍事手段報復。以色列方面則指責伊朗經常通過黎巴嫩真主黨、哈馬斯等“代理人”武裝攻擊以色列。一定程度上,雙方由此形成了一種“存在持續衝突,但沒有直接戰爭”的狀態。

然而,4月1日以色列對伊朗領事館的襲擊、4月13日伊朗對以色列本土的襲擊,已經改變了這一狀態。美國昆西研究所執行副總裁特里塔·帕西對《中國新聞週刊》說,雙方“都已經通過行動明確表明,他們無視對方的所謂‘紅線’”。

在此背景下,外界最關注的是,以色列是否會公開承認本次襲擊是以色列國防軍所爲?考慮到以色列的行動是爲了“給國內一個交代”,內塔尼亞胡似乎有必要宣傳一次重大勝利;但如果以色列“認領”襲擊,伊朗又將陷入“必須回應”的狀態。

13日以來,包括伊朗總統、外長、軍隊將領在內的高層人士一再警告稱,雖然伊朗無意升級局勢,只是爲了報復以色列的空襲、行使“自衛權”,但如果以色列敢於採取軍事手段報復,伊朗將開啓更大規模的行動。伊朗核安全部隊指揮官塔拉布更表示,伊朗已確定了以色列所有核設施的位置,並掌握了攻擊所需的必要信息。

美國智庫“戰爭研究所”警告,在13日的“情報透明”的對抗中,仍有多枚伊朗導彈成功命中目標。如果多數伊朗導彈瞄準的目標不是軍事基地而是城市,如果伊朗使用更難被攔截的高超音速導彈,“即使少量命中也將造成不成比例的損失”。美方官員也指出,伊朗武裝部隊總參謀長巴蓋裏所謂“有能力發動強度數十倍於此的襲擊”並非虛言,伊朗至少有“數百枚導彈”和“數千架”自殺式無人機可以投入行動。

當然,考慮到本次襲擊的實際效果,伊朗也可以採取美國官員勸導以色列政府在4月13日遇襲後採取的方式:宣佈這是一次重大的防禦勝利,然後不再進行報復。此外,如果伊朗方面也認定以色列沒有襲擊核設施,則自然不存在“攻擊以色列核設施”的報復計劃。

襲擊發生前,美國昆西研究所執行副總裁帕西對《中國新聞週刊》預測,爲了實現在加沙地帶的戰略目標,內塔尼亞胡“可能通過維持而非冷卻與伊朗的衝突——但不至於全面開戰——來努力將4月13日的襲擊變爲加沙問題的轉折點”。帕西指出,內塔尼亞胡的目標能否實現,取決於“伊朗是否會跳入他的陷阱”。

北京時間4月19日中午,以色列軍方對媒體表示,對於伊朗的爆炸事件,以方“目前不發表評論”。

延伸閱讀

以官員:以色列精心策劃2個月 但嚴重低估了伊朗反應

觀察者網消息,自伊朗和以色列關係驟緊後,無論真僞,美國堅稱對於以色列空襲伊朗駐敘利亞外交館舍一事“毫不知情”。據美媒《紐約時報》4月17日報道,多名美國高級官員重申,以軍行動讓美國“措手不及”,而伊朗在報復性空襲行動前與美國等各方進行了密集溝通,這讓美國感到“奇怪且不舒服”。

有以色列官員透露,以色列花費兩個月時間策劃了襲擊行動,但卻對形勢做出嚴重誤判,以爲伊朗不會做出強烈反應。當前,惱羞成怒的以色列誓言回擊,引起國際社會對於報復循環的擔憂。

以色列“嚴重誤判了襲擊的後果”

4月1日,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公共關係部門表示,當天以色列對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領事處大樓的空襲,造成7名伊朗軍事人員和6名敘利亞公民遇難,其中包括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駐敘利亞軍事顧問、“聖城旅”高級指揮官扎赫迪。


以軍空襲伊朗駐敘利亞大使館,建築物冒起濃煙

時至今日,以色列方面均拒絕證實發動襲擊。但兩名以色列官員告訴《紐約時報》,以色列空襲伊朗駐敘利亞外交館舍的計劃早在兩個月前就開始了,目標正是伊朗軍事指揮官。

《紐約時報》看到的以色列國防內部記錄顯示,3月22日,以色列戰時內閣批准了這次行動。

這些記錄概述了空襲的準備工作,以及以色列政府預計伊朗會做出的一系列反應,其中包括來自伊朗或其代理人發起小規模襲擊。這些評估遠遠低於伊朗實際反應的猛烈程度。

報道還稱,以色列軍方和情報部門最初預計伊朗向以色列發射的地對地導彈不會超過10枚。到上週左右,他們意識到伊朗有更大的計劃,但也只將估算增加到60到70枚地對地導彈。

多名美國官員和一名以色列官員說,以色列政府後來也承認,他們嚴重誤判了襲擊的後果。

美國曾建議伊朗限制襲擊規模

駐敘利亞外交館舍遇襲後,伊朗誓言將“以同等規模和嚴厲程度”進行報復,並要求“美國必須負責”。當晚,伊朗外交部召見了瑞士駐伊朗大使,向美國傳達了伊朗的憤怒。而美國通過阿曼、土耳其和瑞士作爲中間人,向伊朗明確表示,美國沒有捲入其中,也不想開戰。

《紐約時報》援引消息說,此後,伊朗政府展開了一場不同尋常的公開和廣泛的外交活動,對外公佈自己即將對以色列展開報復的計劃。4月7日,伊朗外長阿卜杜拉希揚在阿曼會見了阿曼外長,傳達了“伊朗必須反擊”的信息,同時表示,伊朗會保持克制,並不尋求發動一場地區戰爭。

美國官員們表示,美國總統拜登、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白宮國安顧問沙利文、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布朗等美國高官與北約盟國、以色列、中國、印度、伊拉克等國官員之間進行了頻繁的電話交流。

一名美國官員說,拜登政府認爲根本無法阻止伊朗發動襲擊,但希望限制襲擊的規模。

中間人告訴美國,伊朗計劃襲擊軍事基地,而不是平民目標;布林肯則與以色列高級內閣成員進行了交談,向他們保證,美國將幫助防禦來自伊朗的襲擊,並敦促他們不要輕率地發動反擊。

當地時間4月13日晚間,伊朗向以色列境內發動大規模空襲。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稱,伊朗針對以色列境內發射的約170架無人機、30枚巡航導彈和120枚彈道導彈,有99%被成功攔截,其中導彈大多是在以色列領空之外被擊落。美國、英國、法國、約旦等國家爲以色列提供了幫助。

有伊朗官員透露,即使是在空襲過程中,伊朗外交部和伊斯蘭革命衛隊一直在開通一條與阿曼政府的熱線,以便與美國來回傳遞信息。


13日晚,伊朗對以色列展開大規模空襲 圖自以色列媒體


落在約旦境內的無人機殘骸 圖自《以色列時報》

美國感到“奇怪且不舒服”

據《紐約時報》描述,4月1日,作爲以色列最親密的盟友,美國被打了個措手不及。當天,以色列在通知美國時,正在向伊朗駐敘利亞外交館舍發動空襲。

一名美國官員說,接到通知後,白宮助手們迅速通知了沙利文、副國家安全顧問費恩以及白宮中東事務協調員麥格克,他們認爲這次襲擊可能會造成嚴重後果。在公開場合,美國官員表示支持以色列,但私下裏,他們對以色列在沒有徵求美國意見的情況下對伊朗採取如此激進的行動表示憤怒。

還有美國官員透露,以色列不僅等到最後一刻才向美國通報,而且還向美國發送了一個相對低級別的通知,且沒有任何跡象表明襲擊目標會有多敏感。

4月3日,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直接致電以色列國防部長約阿夫·加蘭特,並向其表達不滿。奧斯汀說,這次襲擊使駐該地區的美軍處於危險之中,由於缺乏預警,美軍根本沒有時間加強防禦。

相較於以色列,伊朗在回擊前就更加公開透明。從4月1日起,伊朗就發誓要通過公開和外交渠道進行報復。同時,伊朗也私下發出信息,表示不想與以色列徹底開戰,更不想與美國開戰。

報道稱,美國官員發現自己處於一種“奇怪而不舒服”的境地:他們對親密盟友以色列的一項重要行動一無所知,而作爲長期對手的伊朗卻提前12天之久通報了其意圖。

全世界都在緊盯以色列

以色列和伊朗最近一段時間的劍拔弩張,使得兩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難以衡量對方的意圖和反應。如今,外界越來越擔心伊朗和以色列形成報復循環,導致地區衝突可能演變成一場全面戰爭。

現在,世界各國都在聚焦以色列的下一步行動,以及伊朗將如何再次回應。

《紐約時報》此前報道稱,在伊朗襲擊的13日晚,以色列領導人幾乎即刻下令對伊朗進行大規模打擊。但在當晚與拜登通話後,且考慮到空襲造成的損失較小,內塔尼亞胡取消了立即回擊的決定。

以美國爲首的西方國家在聲援以色列、譴責伊朗的同時,敦促以色列不要繼續回擊。然而,以色列國防軍總參謀長哈萊維15日承諾,以軍將對伊朗的襲擊作出回應。以色列戰時內閣也同意對伊朗作出“強有力的回應”,但要避免引發全面戰爭。

對於以色列最新表態,伊朗方面予以密集回應。總統萊希、外長阿卜杜拉希揚、軍方發言人等官員表示,若以色列回擊,伊朗將在“數秒內”對以色列展開更大規模的報復行動。還有未具名伊朗官員透露,屆時,伊朗將使用從未在以色列身上用過的武器。

五角大樓前中東政策高級官員、美國智庫近東政策研究所研究員達納·斯特勞爾認爲:“現在的問題是,以色列如何做出回應,既能防止伊朗改寫遊戲規則,又不會引發國與國之間新一輪的暴力。”

“我們現在的情況是,基本上每個人都可以宣佈勝利,”國際危機組織伊朗事務主任阿里·瓦伊茲說,“伊朗可以說自己報復成功,以色列可以說自己挫敗了伊朗的襲擊,美國可以說自己成功地威懾了伊朗,保衛了以色列”。但他提醒稱:“如果我們陷入另一輪針鋒相對的局面,情況很容易失控,不僅對伊朗和以色列是如此,對該地區其他國家和整個世界也是如此。”

“全世界都在等着看以色列會怎麼做,”《紐約時報》最後寫道。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