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基金報記者 馮堯

哪吒汽車恐怕已成爲“紅衣教主”周鴻禕當下最大的煩惱之一。

自從入股哪吒汽車母公司合衆汽車後,三六零隨之進入了虧損“通道”。在2023年乃至2024年,哪吒汽車仍舊是三六零的“阿喀琉斯之踵”。

根據三六零4月19日公佈的財報數據,三六零去年歸母淨利潤虧損近5億元,對合衆汽車的投資虧損就達到6.87億元。

也難怪周鴻禕近期直接奔赴哪吒汽車工廠,“怒懟”管理層“什麼都不明白,能不能學學雷軍”。

一季度仍舊虧損

“如果不是因爲對哪吒汽車的投資損益影響,三六零今年可能實現扭虧。”一位對三六零關注已久的投資人士坦言。

在4月19日公佈的年報中,這家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安全服務商錄得了連續第二年虧損。2023年全年,三六零的歸母淨利潤定格在-4.92億元,但相較於2022年的虧損額22.04億元,已經大幅減虧。    

從報表上看,三六零爲了扭虧,在各方面都在壓降成本。從綜合毛利率上看,三六零去年爲60.76%,雖然較2022年的61.29%略有下滑,但仍舊保持了較高水準。

而無論從管理費用、研發費用還是銷售費用上看,三六零均較上一年(2022年)均有所降低。

真正拖累三六零業績的,仍舊是投資收益。在這一科目上,三六零在過去一年虧損額達到7.08億元,其中對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的淨虧損就爲6.47億元。

在年報中,三六零提及,其持有合衆汽車的持股比例約爲9.37%,應作爲長期股權投資按權益法覈算。因此,在2023年,三六零對合衆汽車在權益法下確認的投資損益便爲-6.87億元。

換言之,對合衆汽車的投資虧損,是三六零連續第二年虧損的“元兇”之一。    

不僅如此,三六零同日所披露的2024年一季報顯示,該公司當季歸母淨利潤繼續虧損約1.1億元,而其對於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的淨虧損仍舊達到1.28億元。也就是說,這一趨勢仍在延續。

近兩年嚴重“拖後腿”

三六零2022年鉅虧22.04億元時,合衆汽車其實已經開始“拖後腿”。

當年,三六零對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的淨虧損達到9.46億元,其中對合衆汽車權益法下確認的投資虧損便爲8.94億元。而在此前多年,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均爲三六零貢獻正向收益。

在2022年財報中,三六零披露合衆汽車營收爲133.29億元,而淨利潤則虧損69.19億元。但在2023年的財報中,三六零則選擇避而不談。

實際上,投資合衆汽車之前,三六零曾連續5年盈利。在2016年和2017年,三六零營收分別爲99.04億元和122.38億元,同比分別增長-9.17%和23.56%;歸母淨利潤分別爲18.72億元和33.7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730.12%和80.15%,業績較爲穩定。

而在2018年至2020年,三六零營收分別爲131.29億元、128.41億元和116.15億元,同比分別增長7.28%、-2.19%和-9.55%;歸母淨利潤分別爲35.35億元、59.80億元和29.13億元,同比分別增長4.83%、69.19%和-51.30%。

但到了2021年,三六零業績出現大幅下滑,當年實現歸母淨利潤淨利潤9.02億元,同比下降69.02%。不過,其業績雖然出現波動,但始終保持正向盈利,且此前也完成了早年借殼上市時所公佈的業績承諾。

三年半鉅虧近140億元

直到三六零入股合衆汽車,情況發生變化。

2021年10月,三六零公告稱,公司擬以自有資金共計29億元投資入股合衆汽車,間接合計持有16.594%股權,成爲合衆汽車第二大股東。

早年間,合衆汽車旗下新能源品牌哪吒汽車成績尚可。其中2020年交付1.51萬輛,位列造車新勢力第5位。而到了2022年,哪吒汽車累計交付15.21萬輛,同比增長118%,更是成爲新勢力“銷冠”。哪吒汽車當時定下目標:2023年交付目標爲25萬輛。

但尷尬的是,哪吒汽車交付量在2023年“翻車”,全年交付量近12.75萬輛,同比下滑約16%,僅完成了當初定下交付目標的一半,是唯一一家銷量“開倒車”的造車新勢力。

當前,合衆汽車的連年鉅虧,似乎已經成爲周鴻禕以及三六零最大的困擾之一。

合衆汽車2020年實現營收爲12.97億元,但當年淨利潤虧損13.2億元;而在2021年,這家新勢力車企營收爲57.35億元,淨利潤虧損29.08億元。而在交付量最高的2022年,合衆汽車虧損額也創新高,達到69.19億元。

到了2023年上半年,合衆汽車淨利潤虧損額則爲28.33億元。也就是說,從2020年至2023年年中這三年半時間內,合衆汽車合計虧損額達到139.8億元。

“怒懟”哪吒汽車管理層

進入2024年後,哪吒汽車交付情況並未好轉。今年1月哪吒汽車交付1萬輛出頭。到了2月份,交付量僅僅只有6085輛,環比下降了39%,呈現出暴跌的情況。而到了三月,哪吒汽車仍出現同比下滑,僅交付8317輛。

整個一季度,哪吒汽車表現持續低迷,累計交付量僅2.44萬輛,同比下滑6.9%。

哪吒汽車銷量遲遲不見好轉,市場上隨後又傳出其“年終獎未發”、“南寧工廠停擺”的負面消息。這一背景下,作爲投資人,周鴻禕也“坐不住了”。

就在3月16日,周鴻禕和哪吒汽車CEO張勇開啓了一場“馬拉松式直播”,從上海出發,前往哪吒汽車桐鄉全生態智慧工廠,進入工廠車間探訪新車生產過程。在業內看來,此舉意在向市場釋放哪吒汽車仍未停罷的信號。

不過,在直播中,張勇現場遭到周鴻禕“怒懟”。周鴻禕直言“哪吒汽車車名怪異”、“從營銷到產品規劃總是自嗨”,甚至表示,“什麼都不明白,能不能學學小米的雷軍。”

如此看來,作爲投資人周鴻禕對哪吒汽車的表現似乎並不太滿意。  

編輯:艦長

審覈:木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