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中金點睛

4月19日,證監會發布《公開募集證券投資基金證券交易費用管理規定》(簡稱《規定》),自7月1日起正式實施。《規定》深入貫徹落實新“國九條”,圍繞“1+N”政策文件“穩步降低公募基金行業綜合費率”部署。

本輪公募基金行業三階段費率改革於2023年7月正式開啓,目前主動權益基金管理費率及託管費率已有序調降、首批浮動費率試點產品穩步推出,標誌着第一階段改革成效顯著;本次《規定》的發佈標誌着公募基金行業費改第二階段舉措正式落地,行業綜合費率水平繼續穩步下降;同時第三階段規範基金銷售環節收費及其他配套改革措施正在穩步推進中。

《規定》共19條,主要圍繞調降交易佣金費率、分配比例上限、券商及基金公司合規內控、基金公司信息披露四個方面做出要求:

1)明確證券交易佣金費率水平。被動股票型基金的股票交易佣金費率不得超過市場平均股票交易佣金費率、且不得通過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務/流動性服務等其他費用,其他類型基金通過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務費用的、費率不得超過市場平均費率的兩倍;同時明確平均佣金費率水平發佈機制。

2)降低證券交易佣金分配比例上限。一家基金管理人通過一家券商進行證券交易的年佣金總額比例上限由30%調降至15%,但有三種例外情形:權益型基金規模不足10億元的基金公司分配比例上限維持30%;基金公司採用券商交易模式(即“券結”)的基金不受上述比例限制;基金公司新增租用交易單元模式交易的,對應產品的佣金比例應自第二年起滿足規定。

3)強化基金管理人、證券公司內部制度要求。對基金公司而言,嚴禁將交易佣金與基金銷售及保有規模掛鉤,嚴禁利用交易佣金與證券公司進行利益交換、向第三方轉移支付費用(即“軟傭”,包括外部專家諮詢、金融終端、研報平臺、數據庫等)等;對券商而言,嚴禁將基金證券交易量及佣金直接或間接作爲銷售部門考覈指標;與此同時壓實基金託管人職責。

4)明確基金管理人層面信息披露內容和要求。新增基金管理人層面整體交易佣金費率水平和分配情況披露要求,披露模板由基金業協會另行發佈。

佣金制度改革,對於買賣方競爭格局、業務佈局等方面均有深遠影響,同時有助於降低投資者基金投資成本、增強其獲得感,引導證券基金經營機構端正經營理念,促進形成良好發展業態、助力高質量發展。

1)對於基金投資者而言,有助於降低其交易成本,維護投資者權益。

我們測算交易佣金費率將下降~40%,對應年化讓利投資者逾60億元。在整體降傭降費的背景下,投資者所承擔的公募基金管理費、託管費、證券交易佣金以及銷售環節等成本均有所下降,而監管引導基金公司及券商提升投研能力有助於提升公募基金的長期業績表現,同時在券商財富管理業務從賣方代銷向買方投顧轉型過程中,投資者有望獲得更多的獲得感和費後回報。

2、對於公募機構而言,有助於迴歸“受人之託、代人理財”業務本源、迴歸高質量發展。

我們認爲,《規定》有利於推動公募基金行業進一步端正經營理念,迴歸資管業務本源,聚焦投研能力建設,關注投資者服務和回報,提升投資者長期收益。

就競爭格局而言,頭部基金公司具備更強的規模體量和盈利能力,可內部自行承擔更高的渠道、第三方服務(如金融終端、專家諮詢等)支出;而中小基金公司自身盈利能力相對較弱,在總體購買力下降過程中或將減少對於渠道及投研等各方面的投入,相較頭部公司的競爭力或將進一步降低,長期來看行業分化有望加劇。

往前看,結合此前第一階段基金降費的實施,過往作爲盈利重要支撐的主動權益類產品的投入產出性價比有所下降,基金公司或將加大對於固收+、資產配置型、ETF等產品的重視程度,與此同時進一步尋求業務的多元化(如基金投顧、養老金融服務、公募REITs、國際化拓展等)。

3、對於券商而言,有助於踐行專業化、特色化、差異化發展,助力財富管理轉型。

我們認爲,《規定》有助於推動券商進一步加強證券交易、研究等服務能力建設,專注提升研究深度和服務質量,以更好的專業服務獲取客戶的信賴。

就競爭格局而言,短期而言,我們認爲將研究業務定位於核心業務或盈利中心、公募分倉佣金排名靠前的中型特色券商或在降本增效的同時、加大投研份額的爭奪力度,驅動行業洗牌更加劇烈;而對於客羣多元化、業務綜合化的大型券商而言,研究兼顧對外輸出及對內賦能的職能,或將對研究業務保持戰略性投入。長期而言,我們認爲伴隨着部分券商對於研究業務定位的調整、以及部分中小型機構的逐步退出,行業供給側改革之下集中度將明顯提升。

往前看,在基金公司整體對外部服務的購買力下降背景下,券商可以通過全方位綜合服務爲客戶提供更多價值、構築真正意義上的護城河並實現自身份額的增長:一方面,券商可通過拓展覆蓋市場(如國際化/北交所)、品類(如REITs)、主題(如ESG)等方式拓寬研究廣度和深度,打造差異化投研服務;另一方面,券商可協同財富管理、IT等部門,爲基金公司提供綜合金融服務,如:券結模式不僅可豁免佣金分配比例上限規定,亦可撬動投研、代銷、託管、結算、融券等一體化服務,有助於券商延伸公募產業鏈條、增厚綜合服務收益;此外,頭部券商財富管理及賣方投研數字化亦有望迎來發展機遇。

風險

市場波動風險,監管政策不確定性,市場競爭加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