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聞記者 | 劉晨光

因四項業務違規,國信證券及高管收到警示函。

419日晚,深圳證監局對國信證券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深圳證監局指出,經查,國信證券合規內控存在以下問題:一是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個別標的黑名單管理不到位、個別標的盡職調查不充分、在業務融入方出現風險後仍多次有條件延期造成大額損失;二是紓困產品管理不足,部分紓困資管產品投向紓困用途的資金未達到規定比例;三是私募子公司管理不到位,個別產品未經備案開展業務、個別基金部分投資款被合作方挪用;四是存在爲金融機構及其管理產品規避監管提供便利、爲未備案的私募產品提供外包服務、信息隔離牆制度執行不到位等問題。

深圳證監局指出,上述行爲違反了《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國務院令第653號)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規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33號)第三條、第六條和《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規管理辦法》(證監會令第133號,經證監會令第166號修正)第三條、第六條的規定。根據修正前和修正後的《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規管理辦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深圳證監局決定對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與此同時,國信證券高管杜海江也被深圳證監局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措施。

深圳證監局指出,國信證券2019年至2022年在從事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中存在以下問題:個別標的黑名單管理不到位、個別標的盡職調查不充分、在業務融入方出現風險後仍多次有條件延期造成大額損失。

上述行爲違反了《證券公司監督管理條例》在內的多項相關規定。杜海江作爲國信證券時任分管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的高管,對上述違規行爲負有領導責任。根據修正前和修正後的《證券公司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合規管理辦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深圳證監局決定對其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

簡歷顯示, 杜海江出生於1972年,現任國信證券副總裁、財富管理與機構事業部總裁,兼任鵬華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中國證券業協會證券經紀與財富管理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上海證券交易 所會員自律管理委員會委員。

近日,國信證券公佈了年報。去年,實現營業收入173.17億元,同比增長9.08%;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64.27億元,同比增長5.57%

截至2023年末,國信證券股票質押式回購規模爲50.26億元,相較於年初下滑12.17%

國信證券在年報中稱,融資融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等資本中介業務存在融資客戶到期未能履約的信用風險。報告期末,公司融資融券業務存量負債客戶平均維持擔保比例爲253.92%;公司約定購回式證券交易負債客戶平均維持擔保比例爲210.33%;公司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負債客戶平均維持擔保比例爲175.94%

值得注意的,國信證券在年報重大訴訟項目中披露了兩大股票質押式回購合同糾紛案,涉及融出資金達6.7億元,且相關方拖欠國信證券融資本金超過兩個億。

20178月,國信證券與高某開展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向其融出資金4.1億元人民幣,高某將其持有的貝瑞基因股票質押給國信證券。後因高某未按約定履行回購股票的義務,尚拖欠公司融資本金1.33億元及違約金,國信證券於2023127日將之訴至深圳國際仲裁院。在仲裁院審理期間,高某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了確認仲裁協議效力的申請,原仲裁程序已中止審理。

近期,國信證券高層多有變動。該券商年內變更了三名董事,這一數據已經達到董事總數的三分之一。近日,國信證券董事會決定任命吳國舫爲公司副總裁,此前其已任黨委委員兼投資銀行事業部總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