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北京4月21日电(记者 任思雨)满屏的热搜和讨论声中,新一季的“浪姐”终于来了。

“陈丽君花木兰孙悟空无缝衔接”“张予曦人长得美唱歌就算了”“刘忻东北女孩血脉觉醒”……36位姐姐站上合作与竞演的舞台,当人更多了、舞台更大了,这次,姐姐们整出的花活儿更好看了吗?

来源:视频截图

一束光,能否照得更久?

看完《乘风2024》第一集,谁能不对陈丽君的眉间一抹红印象深刻?

初见面,她是懵懵懂懂的可爱大力士,只拎了俩包就来上班,被大家戏称为可能是五季以来最爱穿团服的姐姐,站在大鼓前随便那么一敲,就敲出了214.8kg的全场最高值。

但一到舞台上,她瞬间变身花木兰加齐天大圣,一边舞剑一边用越剧的方式唱出“我命由我不由天”,再配上凌厉的眼神,当真称得上那三个字:“飒顶顶”。

来源:视频截图

就连结尾一个看似随意的收剑动作,都能把黄晓明看到羡慕不已,忍不住要一路小跑上前跃跃欲试,结果——嗯,可能这把剑一换人就不好使了。

来源:视频截图

在此之前,来自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陈丽君早已经是火遍全网的戏曲新星。新国风环境式越剧《新龙门客栈》里阴冷诡诈的“贾廷”、龙年春晚舞台上文质彬彬的“梁山伯”……凭借越剧小生身份被观众喜爱的她,走到哪里都是一票难求。

但在节目正式开播前,她也成了收到质疑声最多的姐姐之一:

“一个戏曲演员,为什么要去跳女团舞?是不务正业吗?”

“她是打算离开越剧这个行当吗?”

“等流量散了,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陈丽君坚定地说,自己是以越剧演员的身份来到舞台的。爆火出圈之后,曾经每天深扎练功房、不太敢表达自己的她决心“豁出去了”,因为酒香也怕巷子深,肩负着和越剧一起站上更多元化舞台的任务,她希望尽自己所能,让更多人看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

事实上,戏曲从不是古板的艺术,《新龙门客栈》的出圈,早就展示了传统艺术与现代流行文化的结合。苦练戏曲多年的她们不缺真功夫和对舞台的真感情,如果这份跨界演绎能继续点燃年轻观众的热情,能为戏曲表演带去新想法,何尝不是一种积极的双向奔赴?

来源:视频截图

陈丽君讲过一个小故事,当年她受邀在一个节目里演一位“戏楼老板”NPC,因为要等其他嘉宾录制,只能默默蹲在戏楼的一个阁楼里。为防止前面拍摄有光源穿帮,阁楼变成了“小黑屋”,她觉得这处境和她们越剧很像,都在等待着远处那一缕光亮。

而当这束光猛烈地打过来,她和其他台前演员们想做的,就是紧紧抓住它,让它能照得更久、更远一点儿。

如今,在满屏的欢呼声中,她真的用行动证明,“我可以走得出来,也可以走得回去。”

50岁+,那又怎样?

不破不立,来到舞台上的姐姐们,有的希望能跨界合作碰撞出新火花,有的希望展示不被大家看到的另一面,还有人想要证明,为了舞台本身,我可以有多拼。

“以姐姐的斗志绝对是走到最后的。”对“走”这个字更有执念的,还有在初舞台上第一个演唱的谢金燕。

谁能相信,这个在台上穿着短裙劲歌热舞大唱电音的姐姐,今年马上就要50岁了?

来源:视频截图

谢金燕是顶着“美腿大赛”冠军的称号出道的,但在1991年,一场严重车祸导致她脊椎位移、全身多处骨头断裂、骨盆碎裂、肺严重积水,甚至脸部损伤。

那时她17岁,刚在演艺圈崭露头角,却被医生告知“恐怕下半辈子都得坐轮椅了。”

来源:视频截图

谢金燕没有向命运认输,靠着惊人的毅力和努力,她在疼痛中花了很长时间复健,能站就想走,能走就想跑,终于一步步走回了聚光灯下。

如今,出道35年的她已经发行18张专辑,只要有她在的舞台,根本不会担心冷场,摩托车、鞋子车、飞机车、巨形恐龙车……光是热闹新鲜的道具就能看得人目不暇接。

谢金燕总说起一句话,因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不能再跳舞了。但现在,她依然好好地、骄傲地站在舞台上,“我50岁了,我可以这样,你也可以的!”

来源:视频截图

今年,《乘风2024》不仅引入了戏曲、电竞等更多元化的行业阵容,更邀请来自世界各国拥有舞台梦想的全年龄段女性,于是,“满五十减三十”、说着一口流利俄语的“雪姨”王琳,同样惊艳了大家一把。

“二十年前她是我的雪姨,二十年后我像她的姨。”

“明明是顾源的妈,怎么越来越像顾里了?”

实际上,自打出道起,王琳就没怎么经历过演艺生涯的青春期。电视剧《情深深雨濛濛》面试时,她本以为能演年轻人中的一个,结果分到了“雪姨”。那年她刚30岁,只比演女儿的林心如大6岁。

但泼辣刁蛮的“雪姨”,实在和生活中的王琳相距甚远。当终于来到了角色里的年龄时,她以一身亮片银裙明媚登场,谦虚地自称是唱跳赛道的新人,对过去的代表作只字不提。

“其实我们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50多岁又怎样?野心很大又怎样?早已见过人生的大风大浪,姐姐们无需再满足谁的期待,最想要做的,就是倾听心灵的声音,取悦当下的自己,让曾经的梦想和未来的人生不留遗憾。

来源:视频截图

走出舒适区,是招险棋吗?

这两年,一阵怀旧风吹得好猛,“回忆杀”总是成为各大综艺屡试不爽的流量密码,《乘风2024》的舞台,同样集齐了很多值得让大家喊出“爷青回”的选手。

但各有代表作的姐姐们,这次好像都没怎么打算打安全牌。

“我就是很喜欢给自己找麻烦。”当年凭借一首《外滩十八号》风靡全国,戚薇很清楚自己的初舞台可以有更省力讨巧的呈现方式,但她还是费大力气带来了一首全新的中国风原创歌曲,就连手里拿的扇子,背后都有极复杂的工艺设计。

来源:视频截图

让很多选手惊讶的是,美国选手莎莎这次是独自千里迢迢飞来中国的,她的《Dancing with your ghost》早已在短视频爆红,但她说,人生的高光时刻,就是勇敢地坐上飞机来到中国,将自己展现给大家。

在参加节目之前,不少外国选手都提前学习了中华文化,甚至精心为舞台设计了中国元素,用一段丝带舞惊艳全场的越南歌手孙夏铃,可以说出一口流利的中文,而她学中文的渠道,竟然是平时爱看的中国古装剧。

来源:视频截图

电竞冠军零起步学唱歌、站桩唱将爆改唱跳爱豆……这一季的姐姐们,似乎都在围绕“突破”两个字拼命努力。

几乎每个评委都会说,这个舞台上,想跨界是件很难的事。

但很多姐姐都会说的一句话是,没事,我遇强则强。

从辩手被大家熟知、在《繁花》里演技获赞的范湉湉,唱起“卢美琳”之歌《一生何求》时,没忍住就潸然泪下。从角色的身上,她想到了自己,“如果不是靠这样猛烈地活着,你不会被很多人看到。”

来源:视频截图

一转眼,“浪姐”已经来到第五年,有时候我们甚至都快忘了,原来已经有那么多姐姐参加过节目,当上百人轰轰烈烈地经过,台上台下的每个人都想知道,这一次的新意在哪里?女性综艺的风还会吹向哪里?

尽管已经有过瞩目的影视成就、有过火遍全国甚至全球的单曲,很多姐姐仍然会在长文感言里说,在这里,会看到一个全新的自己。

短时间内,猛烈地绽放一次,在舞台上拼一个奇迹,享受自己身上的变化,对她们而言,这份勇敢和斗志就是恒久不变的吸引力。

《兰花草》《起风了》《梦中人》《花海》……回顾这些年反复被提起的经典舞台,各有丰富人生阅历的姐姐们聚成一团火,用默契的合作展示着女性积极坚韧的向上力量。

刘忻说,来到节目里,她看到性格各异、充满魅力的女孩子们在舞台上各占主场,勇敢地突破自己,会很受鼓舞。

她一直视作榜样的、13年前比赛时的评委萨顶顶,这次在《乘风2024》初舞台上唱的第一句歌词叫做,“我是自由行走的花。”

来源:视频截图

各自绽放、互相鼓舞,一朵朵小花连成一片花海,不论身处哪个位置,不论正在哪个年龄,正在全力以赴的她们,都是最美的模样。(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