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面新聞記者 | 馮賽琪

“利率、匯率政策首先要遵循市場經濟規律,這是保持經濟金融穩定運行並從宏觀層面抑制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關鍵。”

4月20日,第十四屆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金融學學會理事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易綱在在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成立15週年大會上作主旨演講,圍繞“穩健貨幣政策的框架”的主題展開。

易綱做主旨演講

易綱表示:“要實現貨幣政策的目標,利率政策處在貨幣政策的核心。幣值穩定有兩個基本含義,對內要保持物價的穩定,對外要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金融水平上的基本穩定。我們在考慮貨幣政策的時候,要把國內放在首位,把國內的經濟增長、就業等情況放在首位。”

對比近年來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疫情時期,2020年美聯儲大幅降息基本上降到了零利率,中國央行降低了儲蓄利率,但是整體利率比較平穩;2022年至2023年,由於通貨膨脹原因,美聯儲連續11次加息達525BPS,而這一階段中國人民銀行還是小幅的降息,7天逆回購利率下行40BPs,1年期和5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分別下降35BPs和70BPs,引導企業貸款利率降至歷史最低水平。

易綱指出,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還是體現了“以我爲主”的宏觀調控,在收緊和放鬆兩個方向都留有餘地。

“尤其是在中國,我們更要慎重使用貨幣當局的調控工具,很多時候應該留有餘地,不宜使用強刺激的政策。”他表示。

此外,在貨幣政策調控中,既要看政策的當期效果,也要看政策的跨期和動態影響。跨週期的平衡意味着在當前週期要想到下一週期,跨區域是要考慮美國、歐洲、日本、東南亞等其他國家的經濟週期。

匯率方面,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人民幣匯率要雙向浮動,要不斷增強彈性。利率政策和匯率政策都要遵循市場規律,但是利率政策和匯率政策並不是並列,利率是核心和綱,匯率在利率政策的影響下由市場決定。

截至2023年年底,我國各項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餘額7.5萬億,佔央行資產負債表約15%。

據悉,結構性貨幣政策是中央銀行向商業銀行提供了便宜的資金,支持指定領域或是指定項目。易綱表示,總體上我們還是能夠防止運用結構性貨幣政策之後所產生的道德風險。“比如在應對新冠疫情等突發事件時,通過便宜資金支持口罩、醫療物資等必需品的生產,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相關支持政策時間一長就可能變味,所以要快打快退,完成任務就要退出。”

他提到,在考慮結構性貨幣政策的時候,中央銀行不干預金融機構的放貸行爲,同時要加強政策工具的審計和監管,人民銀行要求商業銀行在執行結構性貨幣政策時,要建立臺賬,同時要做好信息披露的工作。同時結構性貨幣政策也要和財政政策、地方政府共同發力,發揮好結構性貨幣政策的作用,同時防範道德風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