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新华网

新华社青岛4月21日电 题:我的青春,有穿海魂衫的样子——记那些为人民海军建设作出贡献的老兵

刘艺、李姗

退伍已经7年,贺洪彪还是经常穿着那件海魂衫,他说感觉自己仿佛还在祖国南沙,还在守卫着那片海、那块礁。

1992年,17岁的贺洪彪穿着一件棉质海魂衫站上南薰礁,成为一名守礁战士。在只有半个篮球场大的礁盘上,除了高温、高湿、高盐,只剩下星星和寂寞。

那一年,贺洪彪同时收到两封家书。一封是“外公病重,盼归”,另一封是“外公去世”——两封家书间隔了3个月发出,同一时间到达。贺洪彪泪湿衣衫。

“海上风浪大,有时候2个月补给运不来,衣服也没法换洗。”在贺洪彪的记忆中,那件浸满汗渍的海魂衫,是他用青春为国守礁的见证。

如果说军装是军人的皮肤,海魂衫则是最具海军特色的文化皮肤。在人民海军向海图强的征途里,有一代代官兵战斗的青春;在每一名海军官兵的青春里,都有穿海魂衫的样子。

人民海军75岁生日前夕,79岁的“八一勋章”获得者、“人民英雄”麦贤得到厦门参加“海上猛虎艇”“海上先锋艇”荣誉称号传承仪式。

1965年8月6日的那一次海上战斗,麦贤得头部受弹片重创,流出的脑脊液和血糊住了眼睛,仍忍痛坚持至战斗结束。

有人问:为何如此顽强?神经受损、说话不利索的麦贤得在纸上一笔一划写道:“只要机器还在响,只要我的气还在喘,我就一定要战斗下去。”

如今,当年在海上“拼刺刀”的小艇早已退出历史舞台,新型战略核潜艇、国产航母、大型驱护舰、两栖攻击舰相继入列。人民海军的军装也多次改型。但,当年的战斗精神和海魂衫保留了下来。

2014年,执行战备远航任务的372潜艇遭遇“掉深”险情,管路破损进水。危难之际,陈祖军带领2名战士,在一片水雾中摸黑完成了主电机关闭和封舱堵漏。

封舱,就意味着放弃自己。陈祖军说:“即使我们3个人都牺牲了,没关系。通过指挥员的正确操作和处理,潜艇是有能力浮上去的,其他人是可以生还的。”

事实上,全艇官兵在生死3分钟内共执行了30多个口令,完成500多个动作,驾驭潜艇成功脱险,创造了世界潜艇史上的奇迹。

75年来,“海空卫士”王伟、“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海军官兵接续战斗,奉献青春,托举人民海军向着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军阔步前行。

有荣耀,亦有危险。那年,南部战区海军某防险救生支队周永生随护航编队航经马六甲海峡,收到外国货轮请求,处理绞缠在螺旋桨上的漂网。

潜入海中,周永生全神贯注地处置作业。猛然间,一条凶猛的大青鲨悄无声息地靠近,鲨鱼牙床上的惨白巨齿已近在眼前。所幸,鲨鱼没有发起攻击,周永生和战友也及时切断漂网。

脱掉潜水服后,周永生换上一件干爽的海魂衫,独自在甲板上坐了很久。近30年的潜水生涯,像这样与死神擦肩他已数不清有多少次。

今天,人民海军已经发展为五大兵种齐全、核常兼备的战略性军种。能战方能止战、能战并不好战,驶向深蓝的航迹传递和平与友爱,人民海军以更加自信、包容的姿态拥抱世界。

一次次传播和平的怀仁远航,一回回同胞有难时的高速驰援,一个个一声令下后的逆行背影,还有大洋深海之中的静默潜行,航母甲板上的滑跃起飞……人民海军始终忠诚于党,舰行万里不迷航。

山东舰出港30多天了。水线之下、深舱之中,秦铁冰一直蹲守在主机舱。40摄氏度、湿度超过80%,为了确保长航时装备可靠性,他的海魂衫早已湿透,沾上了不少污渍。

甲板之上,舰载机飞行员何志驾驶战机滑跃升空,进行夜间着舰训练。调整姿态、对准中线、放下尾钩……他已经第100次将战机精准降落在航母飞行甲板。

那一年,何志成为人民海军最年轻的“尾钩俱乐部”成员。

从岸基到舰基,从单机到编队,从近海到远海,从单一培养到双轨并行,从昼间到全时,海军舰载机飞行人才队伍不断壮大。

披军旗在身、融青春入海。人民海军成立75周年之际,不少老兵慕名来到舰艇开放活动,他们登上军舰,宛如回家。

老兵说,其实不是每一名海军士兵都能拥抱大海。海魂衫的样子,是孤岛海礁上的雾,是西北戈壁试验所的风,是深山老林里的电波,是西南腹地军械厂的寂寞。

对于那些从未见过大海的海军官兵,那件蓝白相间的海魂衫,见证了他们青春的誓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