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们同时警示称,顽固的价格上涨、持续的高借贷成本、痛苦的经济衰退和海外地缘冲突均是不容忽视的威胁。

华尔街最大投行和金融机构的首席执行官(CEO)在2024年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纷纷对美国经济持谨慎态度。

在他们看来,通胀和利率可能会下降,经济可能会继续增长,但同时警告称,顽固的价格上涨、持续的高借贷成本、痛苦的经济衰退和海外地缘冲突均是不容忽视的威胁。

摩根大通CEO杰米·戴蒙

戴蒙对前景持更谨慎的态度。

他表示,我们目前情况还不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未来会好起来。如果10年期美债利率在上涨2%,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地球上所有资产的价值都会跌去20%。显然,这会造成压力和紧张情绪。如果情况保持现状,“软着陆”预期被嵌入市场,房地产行业尚且能得过且过。而如果发生经济衰退的情况,在高利率环境下,房地产市场很难勉强支撑下去。不仅仅对房地产行业来说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行业都会很艰难。

高盛CEO大卫·索罗门

索罗门注意到,在继续看到逆风因素之际,美国股市正徘徊在创纪录水平附近。

他表示,这些逆风因素包括对通胀、商业房地产市场的担忧,也包括全球各地不断升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尽管目前的环境仍是具有建设性的,市场也预计美国经济会出现“软着陆”,但发展轨迹仍不确定。上述那些因素的组合,可能会减缓美国经济增长。

花旗集团CEO简•弗雷泽

弗雷泽看到,今年经济总体情况是去通胀化,许多市场的增长似乎将放缓。

他认为,关于地缘政治风险和脆弱性,我认为市场对其中一些因素的风险定价过于温和。

贝莱德CEO拉里·芬克

芬克认为,眼下正面临一些导致市场恐惧的因素。由于恐惧情绪和不确定性,仍有创纪录规模的现金目前仍处于观望状态。

黑石集团CEO苏世民

苏世民表示,市场环境仍将处于复杂状态。

他认为,美国经济强于预期,但开始有所放缓。尽管最近下降的速度有所放缓,今年的通胀率料将呈下降趋势。众所周知,2024年还是一个重要的选举年,世界上近一半的人口将参加投票,这也给影响全球经济的重要政策的未来,带来了不可预测性。

摩根士丹利CEO泰德·皮克

皮克认为,我们正处于金融抑制环境之后的时期。

他表示,在这一时期,我们将面临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更关注实际利率。这一时期后续发展取决于在美国经济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利率会否继续走高,抑或更高的利率水平会否在更长时间内保持下去,随后导致经济“艰难着陆”。如果出现“艰难着陆”,我们会陷入经济衰退,经济和市场走势都会放缓。

富国银行首席财务官(CFO)麦克·圣托马西莫

圣托马西莫看到,在更高利率环境下,客户谨慎情绪影响到了贷款,导致贷款需求疲软。

他认为,利率年内预计将走低,选举年也会带来一些潜在不确定性。不论如何,对于存款水平而言,利率水平的变化、量化紧缩(QT)政策的调整,以及整体经济状况的变化这些因素都很重要。

美国银行CFO伯斯维克

伯斯维克表示,总的来说,利率在更长时间内维持在更高水平可能对银行来说是更好的状态。

他认为,高利率对银行的具体影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导致高利率的原因。如果是因为在美联储正式开启降息之前,通胀仍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回落,那么这对银行来说可能是一个好环境。“此前,我们在财报中谈到年内预计降息6次,而仅仅过去了一个季度,目前的市场共识变成降息3次。我们能做的只有保持耐心,静静地看‘这场比赛如何进行下去’。”他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