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4月22日讯(编辑 潇湘)全球金融市场正在遭遇着一股他们原先根本没有预料到会在2024年出现的“力量”:强势美元卷土重来,而且似乎将继续存在……

如同我们上周五在“一图看懂”系列电报中介绍的那样,随着有着“超级比索”之称的墨西哥比索在上周暴跌,业内追踪的35类全球主要发达和新兴市场货币中,目前仅有肯尼亚先令兑美元还能在年内保持上涨,其他非美货币在与美元的“较量”中已全都处于了弱势一方。

在年内无论是兑G10货币还是新兴市场货币几乎全面升值的背景下,彭博美元指数今年以来的涨幅也已扩大至了逾4%。

根据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数据,美元的非商业头寸在今年年初还一度指向看跌,但自那以来,看涨美元的押注飙升至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那么,美元当前在外汇市场上的强势地位,究竟是如何铸就的呢?

许多外汇分析师和交易员在近来的汇市解读中,主要可能会提到两点:其一是美债收益率飙升下,美国与其他经济体日益放大的“利差优势”;其二则是近来中东地缘危机下,市场对“避险货币”美元的买入需求。

不过,这两点可能都还没有直击到美元本轮升值行情的本质:“避险”因素更像是美元加速上涨的催化剂,但没有这个催化剂,美元最终也不会改变走强的大格局;而“利差”因素虽然看似“因”,但从本质上也依然就是“果”——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真正导致美元在汇市上难逢对手的原因,或许还在于:美国经济的表现实在太火热了。

火热的美国经济

美国总统拜登上周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竞选活动中,曾自夸“美国蓬勃发展的经济是世界上最强劲的”。尽管事实显然没有拜登夸耀的如此不可一世,但无论如何,火热的美国经济确实正在成为全球货币政策官员所面临的一大麻烦。这也无怪乎在华盛顿开会的各国财政长们发出了不同信息:请给美国经济降降温……

IMF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新预测显示出美国经济是多么的不同寻常。该组织将对美国2024年的GDP预估从1月份的2.1%上调至2.7%,比G7其他成员国的预期增速高出了一倍有余。伴随着“美国例外论”的说法甚嚣尘上,不断支撑起美债和美债收益率,这无疑增加了美元的吸引力。

Vanguard国际利率主管Ales Koutny表示,“如果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和通胀无法与美国相提并论,那么除了买入美元,别无选择。对我们来说,以前的交易是非常具有战术性的,而现在则开始更多地从长期结构的角度,来看待美元和美国经济的持续走强。”

一系列迹象表明,美国经济已经摆脱了许多人预期的放缓态势——劳动力市场保持紧张,制造业活动继续扩张,这使得美元开始重新崛起。由此变得愈发具有粘性的通胀,也使得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政策制定者,在降息问题上等待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美联储三号人物、纽约联储主席威廉姆斯上周甚至提出了在有必要的情况下恢复加息的可能性。

Gama Asset Management SA全球宏观投资组合经理Rajeev De Mello表示,“年初时,我更倾向于看跌美元,但现在已经不是这样了。鲍威尔的言论无疑改变了局面。”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Barry Eichengreen也指出,“只要美国经济强于其他G7成员国,美元相对于其他G7国家货币就会走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对这一幕感到高兴,但他们对此将无能为力。”

颇有意思的是,若推究本质,在不少人看来,美国经济眼下的火热表现在很大程度上依然是由疯狂的支出拉动的。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在上周四提到美元走强时就曾表示,虽然这有助于支持全球经济成长,但也意味着美国“略有过热”——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美国的财政立场,其预算赤字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7%。

“这当然会令人感到担忧,世界上所有眼睛都盯着美国,许多代表团质疑美联储在降息前还会坚持多久。这是我从各国听到的,”她在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

IMF首席经济学家Pierre-Olivier Gourinchas上周表示,美国的预算立场“给全球经济带来了长期的财政和金融稳定风险”。

利差的鲜明对比

美国经济相较其他国家(尤其是发达经济体)更为火热的背景,最为直观的折射无疑就会反映在固收市场上。

随着市场缩减对美联储宽松政策的押注,美债收益率在最近几周再次飙升,2年期美债收益率在本月早些时候已升穿了5%关口。利差因素也由此成为了美元吸引力的一大推动力。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投资组合经理Peter Vassallo表示,“现在的独特之处在于,美元的收益率如此之高。如果你是一个全球配置者,并在管理你的投资组合,那么提高风险调整后回报率的方法是:购买未对冲的短期美国国债。”

从目前利率掉期市场的定价看,交易员们普遍认为,美联储如今想要降息最早可能也得等到9月份,而若考虑到大选因素,首降节点甚至不排除会一路延后到年底。

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外汇策略主管Jane Foley在近期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人们对美联储能否在6月份美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降息的怀疑正在蔓延。除此之外,再加上政治风险,预示了美元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较强水平的前景。”

而与美联储宽松预期降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交易员们仍普遍认为,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在今年年中就会开启降息大门。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本月早些时候已暗示,欧银决策者可能会在6月份降低利率。

PIMCO经济学家Tiffany Wilding和全球固定收益首席投资官Andrew Balls表示,预计会有进一步证据表明美国经济表现好于其他国家,相对于欧元以及瑞士法郎和瑞典克朗等其他欧洲货币,该公司更青睐美元。

“美国的利率环境更具吸引力,美元的回报率非常高,”Threadneedle 投资公司全球利率策略师 Ed Al-Hussainy指出。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高级市场经济学家Jonathan Petersen则认为,美国经济增长和通胀有可能保持强劲,而不是像预期的那样走软,从而迫使美联储在其他央行降息之际维持高利率。“这将足以把利差(和美元)推回到2022年末的水平。”

地缘避险形成“催化剂”

除了宏观经济表现的差异和利差优势外,近来加速美元走强的另一个因素还在于避险需求。

在政治或金融动荡时期,美元往往会被寻求庇护的投资者视作一处避风港。上周五,以色列对伊朗发动报复性打击后,美元的避险地位就一度得到了充分体现。

Eurizon SLJ Capital Ltd.首席执行官Stephen Jen提出了广受追捧的“美元微笑”理论,有助于解释美元的避风港地位。Jen的理论认为,当美国经济蓬勃发展或陷入严重衰退时,美元就会上涨,而在经济温和增长时期,美元就会走弱。

Jen在近期接受采访时称,地缘政治风险加剧与经济繁荣共同创造了“更陡峭的微笑曲线”,形成了更弯曲的“U型”。当前地缘政治风险带来了避险溢价。

目前,全球第二大基金管理公司先锋集团已经在调整美元策略,该公司现在预期美元将持续走强。瑞银资产管理公司也认为,尽管美元当前比通常估值了高出20%,但它可能还会进一步升值。与此同时,富国银行投资研究所则放弃了对美元年底前走软的预测,现在认为美元涨势将延续到2025年。

不难发现的是,美元的飙升已经给全球其他经济体的汇率及经济带来压力。上周,印度和尼日利亚等国的汇率跌至了创纪录低点,而从日本到波兰,各国官员陆续发出了干预汇市的警告。

澳大利亚、欧元区和英国等发达市场的央行可能会发现,如果汇率疲软引发国内通胀,那么它们未来降低利率的空间就会受到限制。而那些背负外债的国家,包括马尔代夫和玻利维亚,以及那些严重依赖从美国进口商品的国家,受到的伤害将最大。

本月早些时候,七国集团重申了他们对货币无序波动可能造成的损害的共同立场,这表明美元快速升值引发的焦虑日益加剧。在此之前,美国财政部长耶伦也认同了日本和韩国对其本币急剧下跌的担忧,这可能会为日韩当局提供干预的空间。

《嚣张的特权:美元的兴衰》一书作者目前虽然并不认为美元强势会导致对抗,但他确实认为,拥有美元债务的发展中国家的偿债难度会越来越大。

不过,在包括Clocktower Group首席策略师Marko Papic在内的一些观察家看来,美元走强仍可能会给欧洲、日本等带来“一线希望”。这家另类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策略师指出,鉴于世界其他地区大多以出口为导向,这最终可能仍将有助于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责任编辑:于健 SF06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