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月下旬以来,随着宏观需求预期改善,有色金属价格集体上涨,其中,供给偏紧的品种涨幅较大。在一系列新增供给干扰的影响下,铜价已经突破去年底我们预测的2024年目标价9,200美元/吨,逼近1万美元/吨。站在当下,我们看到铜的供给端既有短期不确定性因素,又存在长期的结构性干扰率上升的问题。本篇报告中我们将供需平衡表基准假设更改为巴拿马铜矿全年不会复产,进一步下调了2024年铜矿增量至26万吨,预计全球铜供需平衡将出现14万吨缺口,并讨论了未来铜价突破历史新高所需要的条件和路径。

正文如下:

铜精矿偏紧已成事实,需求持续扩张是铜价上涨的必要条件

我们认为本轮铜价上涨定价了铜精矿供给端紧张的事实,但其必要条件是需求转向扩张以及宏观预期出现扭转。换言之,在需求没有持续的新增量的情况下,即使商品供给出现干扰,价格也很难出现趋势性上涨的行情。今年以来,我们看到需求扩张的两个驱动力主要来源于以下两点,一方面是美国、印度等经济体带动的海外建筑业、制造业景气度回升,另一方面是新能源行业的持续扩张,虽然2024年新能源需求同比放缓,但根据我们的需求模型,全球光伏、风电、新能源车用铜量占比已经达到13%,从增量的角度对铜需求的拉动仍然可观。

图表:全球制造业PMI与中国出口增速

图表:新能源需求

截至今年3月,全球铜矿供给由过剩转向紧张并推升铜价上行,这与我们此前报告中的预期相符。2023年6月发布的报告《有色金属2023下半年展望:寻底与转折》中,我们提示2022-2023年铜精矿供给的高增长不可持续,2024年之后的铜矿大部分都是绿地项目,增量下降且不确定性上升,此外,铜矿的运营和供给可能面临三点中长期的挑战,一是资源保护主义和环保主义,二是地质原因,三是资本开支持续较低。以上三点中长期供给问题短期内并不可逆、较难解决,叠加新能源需求持续的新增量,我们预计2024年铜价上行风险较高。2023年12月,我们发布报告《铜:供给约束兑现,上调铜价预测》,确认了铜矿增长不仅不可持续,且供给减量大幅上升,铜矿相对于冶炼端的紧缺将提前兑现,并上调2024年LME铜价目标价9,200美元/吨。2024年初至今,我们看到全球铜矿市场如期趋紧,截至3月底,现货进口铜精矿加工费已下降至个位数水平,铜价自1月初的8,500美元/吨左右上涨至9,800美元/吨以上。

图表:智利铜矿产量

图表:铜矿资本开支

巴拿马铜矿复产渺茫、印尼铜精矿出口禁令临近,铜矿供给扰动超预期

鉴于现货铜精矿加工费已经下降至历史极低水平,铜价对于额外的风险因素更加敏感。4月13日,美国和英国宣布针对俄罗斯生产的铝、铜、镍这三种金属实施新的交易限制。按新规定,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不得使用俄罗斯4月13日及以后生产的铝、铜、镍。4月18日,赞比亚国家电力公司表示,由于持续干旱导致的轮流停电问题,计划要求矿业公司削减高达五分之一的用电需求。4月19日,智利国家铜业公司(Codelco)地下矿场将关闭15天,以便进行维护。4月19日新闻报道,位于刚果(金)的穆索诺伊铜钴矿所生产的部分产品被查出辐射含量超标,导致该矿已于4月17日起暂时停产。我们认为俄罗斯金属受制裁对于贸易层面的影响大于供给总量的影响,而其他几则供给干扰事件涉及的影响量暂时可控,但也反映出铜矿干扰率上升的趋势。4月初至今,两周内LME铜价上涨11%。

除上述供给扰动之外,今年仍有两个供给事件的发展可能对我们的平衡表和铜价涨跌节奏有较大影响。一是巴拿马铜矿可能延续停产,二是印尼可能停止铜精矿出口。

2023年11月,巴拿马最高法院裁定政府与第一量子矿业方面续签的Cobre铜矿运营合同违宪,该矿遭关闭后,市场寄希望于2024年5月的大选可以为矿山运营带来转机,但近期的民调显示,八名候选人势均力敌,其中五位领跑的候选人中,有三位誓言将继续关闭Cobre Panama铜矿,有一位承诺就此事举行全民公投,另一位则尚未正式表明立场,铜矿复产的可能性似乎也变得更加渺茫。结合我们对于这一事件来龙去脉的梳理(图表2),当地环保主义者对于铜矿开采的反对自2022年开始发酵,影响较大,我们预计即便是政府支持铜矿复产,复产的过程也将阻碍重重。

图表:巴拿马铜矿关闭事件

印尼方面,印尼政府计划在国内冶炼厂建设投产后,禁止铜精矿出口。该禁令生效时间已由最初的2023年推迟至2024年5月,但这一冶炼厂仍需要5-6个月才能达到满产。PT Freeport Indonesia表态,希望印度尼西亚政府将其铜精矿出口放宽许可证延长至2024年底,并声称如果在冶炼厂达到满负荷运转能力之前不允许出口精矿,该公司将需要在2024年将矿石产量减少40%。目前,这一事件不确定性仍然较大,我们预计印尼铜矿出口可能逐渐收紧,并在当地冶炼厂达到满产后完全禁止。

考虑到以上供给事件预期的变化,我们供需测算基准情形调整为巴拿马铜矿2024年内无法复产,印尼铜矿出口可能逐渐收紧,并在当地冶炼厂达到满产后完全禁止。因此,我们调降本年度铜矿增量至26万吨,而由于印尼和印度铜冶炼厂投产,下半年铜矿现货市场可能变得更加紧缺。

向前看,铜矿紧缺向金属端的传导可能尚未结束,铜价仍有上涨空间

当下,中国铜高产量和高库存似乎与上文中铜矿紧缺的态势相悖。今年一季度,中国进口铜精矿同比上升5%,产量同比上升7.6%(SMM),截至4月18日,国内社会库存达到40万吨,高于去年同期的18万吨。我们认为当下国内的高库存说明一季度国内存在过剩、下游接货放缓,但并不能用来预测未来供需平衡的走势。

图表:铜国内社会库存

3月13日,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就行业自律与产能治理问题组织召开“铜冶炼企业座谈会”,国内19家铜冶炼企业主要负责人到会,行业对铜冶炼企业关于调整检修计划、调整新建产能释放周期、压降生产负荷等达成的一致意见。3月28日CSPT小组再次倡议联合减产,建议减产幅度5-10%,暂不设定二季度现货铜精矿采购指导加工费。根据安泰科调研,当下铜冶炼企业80美元/干吨长单保证率相对较高,叠加300元/吨以上的硫酸价格,我们预计仅有现货买矿的冶炼厂可能因亏损而被动减产,短期内减产幅度有限。

基于前文对铜精矿市场的分析,我们认为铜冶炼厂被动减产可能是2024年下半年以及2025年铜市场交易关注的重点,后续被动减产的规模有可能扩大。如图表,我们根据不同的铜矿加工费和硫酸价格测算了铜冶炼厂的收入情况,测算铜冶炼厂成本介于2050-3100元/吨,在图表中用红色、褐色、绿色分别代表了亏损、盈亏平衡和盈利三种状态。假设硫酸价格位于350元/吨,铜精矿加工费位于25-45美元/吨区间,冶炼厂可能处于盈亏平衡线附近;若加工费位于25美元/吨以下,铜冶炼厂将大概率面临亏损。时间点上,我们预计2024年下半年至2025年,国内铜冶炼厂面临的局面可能更加被动。一方面可能面临印尼禁止出口铜精矿的风险,另一方面,印度阿达尼旗下的铜冶炼厂产能爬坡将采购更多的铜精矿,该冶炼厂一期年产能为50万吨,据公司公告,近期第一批精炼铜已经顺利交货。因此,我们认为今年年中与Antofagasta进行的部分冶炼厂长单谈判以及下半年对2025年Benchmark加工费的谈判将非常关键。4月19日,智利CESCO会议上,市场参与者预期这两项长单谈判的结果很可能低于冶炼厂的成本线,但长单价格位于40美元左右的水平仍有实现的可能。

图表:铜冶炼厂收入与利润测算

价格方面,我们认为铜价上涨风险较大,但进一步上涨甚至创历史新高的时点和途径仍具有不确定性。宏观角度,《美联储降息预期反复,铜价何去何从?》中我们提出经济“不着陆”情形叠加美联储降息,铜价大幅上涨定价未来需求扩张的风险较高。基本面角度,根据我们的平衡表,虽然今年印度和印尼冶炼厂均有扩产,但2024年铜矿增量已经下调至26万吨,我们预计印尼、印度和中国的铜冶炼可能无法全部达到满产,全球铜供需平衡将出现14万吨缺口。今年下半年,若巴拿马铜矿持续关闭、印尼铜矿出口禁令趋于落实、铜精矿长单价格大幅低于冶炼厂盈亏平衡线,则国内冶炼厂被动减产幅度有可能扩大,铜价有望创下历史新高至11,000美元/吨。若巴拿马铜矿复产,供给风险回落,则全球铜供需平衡可能回到紧平衡,价格中枢或回落至8,800美元/吨。

中长期来看,此轮铜价上涨的驱动因素中,需求改善是必要条件,但更大程度上定价了供给端的问题,若供给风险消退,铜价将面临回调风险。但我们提示此轮周期中存在中长期供给风险,如资源保护主义上行、金属流通效率降低、矿山资本开支较低等,叠加全球制造业景气度恢复和电气化中更多的铜需求,中长期内铜价中枢有望上移。

图表:铜全球供需平衡表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中金大宗商品。作者:董霁旋、郭朝辉。智通财经编辑:张计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