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很少夜以继日沉醉在一部长篇小说中,但陈驰的《烽火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2023年3月出版),我确实是以这种方式读完的。读后一直在想:这部小说为什么会令人沉醉?

在我看来,一位作家把握并以艺术方式再现历史事件,只能是透过纷繁的历史材料,探寻那些曾影响历史走向的各种人物的思想意识与特殊行为,透彻地理解他们的精神存在,再以形象思维的方式与鲜活的语言艺术,重塑这些历史尘封已久的人物。这不只是对历史细节的再现,更是对历史精神的挖掘与扬弃。人物的塑造不可能是孤立的个体呈现,是在社会关系中的感性再生。历史理性就隐藏在这错乱而复杂的关系之中。《烽火太原》的作者显然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而这是一部写战争的书,更是一部写战争与人之关系的书。说到底,太原解放战役是它的大背景,而奇情异彩的人及其相互关系,才是它的核心与主体。它所以有令人沉醉的魅力,原因在此。

全书描写的重要人物,大致可以分为三个群体。首先是一群在战争中成长、发展、升华与蜕变,也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影响了战争进程的年轻人,这是作品贯穿始终的主体性人物,呈现了作品的核心主旨:真正有价值的人生,属于那些有追求、有独立意志,努力摆脱黑暗与腐朽,积极追寻精神信仰的人。李度是这群人的主要代表,汪成旭也是一个代表性人物。殷立德、阿格布尔、陶蓝、阿格布花,以及殷立琼、汪成芳等,都是这群人的成员。尽管他们人生道路各不相同,对人生的觉醒时间与程度也有区别,但他们是一个在精神上走向新时代的群体。小说的成功之处,在于写出了有复杂生活背景的人物生动的成长与苏醒经历。既没有简单化,也没有概念化,他们是活生生的“这一个”。

与这样一群闪耀青春光彩的年轻人形成对比、同样构成小说重要人物的,是另一群灰色人物。这个群体的存在不仅构成了与青春群体的对立关系,也显现了当时社会的立体图景。小说将汪敬谷作为这群人物的核心代表,重点描写,通过这个大家庭内部复杂的人物关系,以及它所联系的种种统治阶层人物的品性,描绘了以阎锡山为代表的山西统治集团的腐化状态。他们面对凝聚起来的新生力量,面对民心思变的社会现实,怎么能够不败?

小说描写的第三个人物群体,是那些共产党人,如江华、李剑、赵宗复等等,他们的背后当然还有徐向前等领导者。这是真正主导历史进程的新生力量。作者对这些人物的描写着墨不多,且多为侧面描写,因而人物形象不是特别丰满,但他们的存在代表一种社会变革的正义方向,是推动青年群体思想转变及灰色群体走向失败的主导力量,是构成小说最重要的矛盾冲突及众多人物精神演进的推动力。

特殊的社会境况塑造特殊人物,特殊的人物群体也推动社会境况的演变。这是《烽火太原》所秉持的历史观念。更重要的是,作者通过丰富多彩、性格迥异的人物形象之间复杂的生活关系,呈现了这一观念,构筑了一个奇情异彩的艺术世界。

这部小说之所以好读,不仅是因为情节跌宕起伏、人物生动形象、生活内容丰富多彩,还有一个重要特点,是作者在人物塑造与情节设计上借鉴了武侠、侦探等类型小说。显然,作者力求将传奇性与严肃性融为一体。就笔者来说,这种刻意增加的“可读性”不会提高我的阅读兴味,我倒更希望看到作品在人性深度上的进一步发掘。还有一点,作者力求将自己心爱的主人公塑造成文武全才,或者为了表现某个人物的内在才情,让他或她成为诗词作者,并根据人物性格与特定情境让其吟诗赋词,作为塑造人物的手段,这当然无可非议。只是如果这种诗词不是内容上十分恰切、文字上颇可玩味,甚至具有独立的审美意境,则很难为小说增色。

作为一部描写惊心动魄的大战役的小说,书中众多人物,因其与历史进程建立的形象联系,无疑已成为独立不移的艺术存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