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奈美

编辑/一夏

“庆功宴,求求了!”

《与凤行》已经收官,但狂欢还没结束。

如果有机会,赵丽颖、林更新三搭,也在期待之中。

这样的热度和呼声,再一次印证《与凤行》真的“爆了”。

作为阅文集团旗下新丽传媒《与凤行》的制片人,郑中莉对网友的热情句句有回应:“如果有合适的剧本,肯定希望再合作呀,你说呢?”

突然被cue,导演邓科声音兴奋且嘹亮“当然!”,随后哈哈乐起来。正所谓剧如其人,邓科思路清晰、梗多且密,会冷不丁立flag:希望可以做剧抛型导演,为人也十分风趣幽默。

二人是第一次搭档,也都是第一次挑战浪漫主义仙侠喜剧。

“二搭”主演,“双新”主创,他们是如何打造出东方神话爆剧的?珠玉在前,新丽还会持续深耕“仙侠赛道”吗?



赵丽颖是《与凤行》定海神针

邓科眼里,赵丽颖外强内柔,就是沈璃本人,喜欢美食这一点也和沈璃特别相像,不然剧组群名也不会叫“与饭行”。


(《与凤行》导演邓科)

制片人郑中莉则透露,项目从筹备有剧本开始,赵丽颖从始至终都是沈璃的唯一人选,她们都是内核很强、很稳的人,她也一直都是《与凤行》的定海神针。


(《与凤行》制片人郑中莉)

作为监制,赵丽颖全情投入,不管是剧本筹备、定景、抠细节、还是后期呈现,方方面面都参与其中,“她很热爱这个项目,也非常的勇敢、果决。”这让整个团队都很踏实。

至于林更新,两位主创对他的第一印象都是一个很幽默、很有梗的人。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耍起贫来却很像小孩。

“他每次来现场,功课都做得很扎实。”在邓科的记忆里,他很认真,会在拍戏前一天做足准备工作,背下所有台词。

选择赵丽颖和林更新二搭,优势尽显。

以往有些拍摄,邓科需要帮对手演员迅速进入状态,摆脱陌生的隔阂,培养“感觉”。但面对“已经很熟”的赵丽颖林更新来说,这个步骤省去了。他可以直接利用两人的感觉,挖掘出更多微妙的细节,不需要台词去说明表达,而是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微表情,找到他们之间互动的那个节奏。



邓科网速8G,他说观众最爱的90%的情节都来自剧组共创。

像“水中拽头发”就是邓科和赵丽颖、林更新的“现挂”。

起初,他们想要不要联动一下《楚乔传》的结局“水中捞玥”,很快又放弃,决定玩花一点:“你以为很美,结果反差很大。”

既没有强行联动,又成就了新的出圈名场面。

假扮渔夫的那场戏,涂黑皮肤也是临场发挥。

那天,赵丽颖先拍完,收工回了酒店,林更新、何与继续拍河边聊天的戏份,邓科看着监视器里的两人,总觉得缺点什么,又想到开篇行云小院的岁月静好,不想前后太雷同。

那是不是可以把妆造做到极致?

导演脑海里闪过一个黑狗的表情包。

然后,“林狗”就成了“黑狗”……

“怎么变成了那样?”收到现场照片的赵丽颖一个电话call过来,憋不住笑。



邓科表示,这样的临场发挥数不胜数。

所有人看到关于剧的问题,随时会沟通、碰撞,全剧组卯着同一股劲儿,“要把它拍好,要好上加好”。

叨叨很好奇,如何组建这样一个有爱、有趣、又不失专业的剧组呢?郑中莉夸邓科是个“很会”的导演。

邓科笑着表示,他和制片人偶尔喜欢组织聚餐,还会组个小局打羽毛球,“几个月的时间,真就处成了一帮很好的朋友。”加之年龄相仿,在各自领域都有过人的本事,彼此欣赏、相互依靠。甚至,到杀青那天,林更新还因为舍不得大家崩溃大哭。

那还会找赵丽颖林更新搭档吗?

两人瞬间激动、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高呼:“当然啦!”“有合适的项目一定邀请三搭。”

正是这种开放、螺旋式上升的交流形式,成就了项目的质量。





复盘《与凤行》,

我们做对了什么?

郑中莉从2019年初年就开始着手《与凤行》的剧本开发,有两年时间进行世界观概念的探索和创作,2022拍摄2024播出,制作周期长达六年。

连编剧九鹭非香都说,“六年,孩子可以上小学了。”

总的来说,这是一个松紧有度的项目。

松的是他们可以有充分的时间,把每个环节做到极致,紧的是每个人都卯足了劲,必须完成一次工业化制作的挑战。



2021年,郑中莉邀请导演邓科加入团队。

初见面,邓科直接拉着一大皮箱来的新丽,里边装着《与凤行》的拍摄方案、参考书,“一直听闻导演非常有才华、有创意。当时我看到导演拿了很多参考,包括他做了创作的一些方案和想法,完全是被惊喜到了。”

被问如何评价郑中莉,邓科插科打诨,“(怎么)有点害羞的感觉。”(笑)

幽默如科,也不吝赞美:“(郑)中莉整个过程都很不容易,这么大的项目,整体的创作周期非常长,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情况,中莉都扛下来了,她有自己非常坚持的东西。”

她是很爱笑的人,每次她一笑,就把压力和委屈化解了。



前期,《与凤行》节奏较为舒缓,有人觉得像清水煮白菜。

但邓科认为,这个故事本质就是,一个职场女性偶然回归田园生活,努力工作之余,不忘享受人生。这个内核不能变。


(《与凤行》导演邓科与赵丽颖片场合照)

毕竟,加快剧情节奏并不难。前期,他们也试图让编剧九鹭非香写过其他剧情,但经过综合考量,还是选择了保留原著的田园风格,保留行云小院的岁月静好。

这个决定,让他们摆脱了仙侠剧开篇就宏观叙事的窠臼,也很契合现代都市人的情感诉求,无论是对剧中人还是观众,这都是一段美妙、温柔的、回不去的好时光。

往后32集,对前6集的回忆量不小,“那是一个单独的篇章,我们在美术、色调、配色上,都做了一些单独的处理,就像我们回忆小时候,脑海的画面总是金灿灿、雾蒙蒙的”。



做《与凤行》,两位彻底打破了自己的舒适区——狠狠“卷”特效。邓科开玩笑:“因为这是一个特别工业化的制作。之后多大的特效量,我们都不怕了。”

郑中莉告诉桃叨叨:“做特效最难的,不在于炫和烧钱,而是如何让特效更融合到人物和剧情上去。”而且这个特效量不是一家特效公司所能承载,因此,他们将特效分拆给了十几家特效公司制作。

于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

如何平衡不同特效公司之间的风格?

邓科先是一遍又一遍跟每个特效团队讲概念,最后他们讨论决定,干脆建构一个专门的后期管理团队,研发出一套专属流程,把控所有人:“我们哪里最弱,就把哪里补到最强”。

事实证明,这套流程行之有效。《与凤行》最终呈现的特效气势磅礴、恰到好处,成为继高燃唢呐之后的又一大亮点。

每个难点,都能逐个击破,也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底气。



要问《与凤行》为什么能“爆”?

抛开技术、技巧的层面不讲,邓科愿意用最朴素的四个字概括——以情动人。毕业这么多年,他这次真切地理解了老师常挂在嘴边的道理。这个过程,就像你认识了一位陌生人,从最开始的审视、到逐渐了解,最后成为朋友,都”遵循着现实主义的真实逻辑”。

现实主义,是《与凤行》作为生活流仙侠剧的一大特点,也是郑中莉一直想做的“让人物落地,让大家相信这个故事”。

她认为,任何古装戏都是现实主义题材,写的是人,是人性。找到人物现实落地的根基和底层逻辑,才能让观众感同身受。

虽然看片无数次,他们还是会全程和网友一起追剧。

和剧中人物一起笑、一起哭。看到大结局,虽然看过很多次,还是每次都很感动,郑中莉也还是哭掉了半包纸巾。但一想到网友玩梗“邓科的科原来是嗑到的嗑”,她忍不住笑称,网友真的很有才。

邓科印象最深是网友评价他演的角色:“没想到,卖凤凰的小贩子竟然是导演!”说道兴奋处,他难掩幽默本色:“他们当时说,一度有帅过神君,嗯嗯我真的会相信噢(笑)。”





主创团队要二搭,

新丽将深耕仙侠赛道

《与凤行》已爆,新丽还将深耕仙侠赛道吗?

郑中莉给到了毋庸置疑的答案。

还会继续和邓科导演合作吗?“当然!”

据悉,两人正在合作开发新IP项目《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不仅如此,郑中莉还将与《与凤行》原著小说作者九鹭非香继续合作新项目《本如寄》。另外,还有一个项目名字叫《我不成仙》,改编自晋江文学城作者时镜的小说,目前正在创作中。



此前,郑中莉曾参与制作《流金岁月》等口碑项目,今年手上还有一部《玫瑰的故事》待播,和林更新算二度合作。

剧中,林更新搭档刘亦菲饰演夫妻,当桃叨叨问起,林更新在两部剧的变化时,她笑着表示:“瘦了一些!!”



回顾《与凤行》的全过程,邓科很享受全新的尝试和突破。

就比如开篇四分钟的长镜头,镜头以主观沉浸的视角带观众腾云驾雾,感受除夕夜的烟火人间。同时,在打斗戏份上也做了很多技术的创新,开场就让赵丽颖穿上环形威亚,带领观众跟随她一同旋转穿梭于九霄云外。

故事很圆满,但对完美主义的他们来说,又怎会全然无遗憾。

比如,团队前期想法多,后期因为预算和时间,还想要更多震撼的东西,做不过来。旋即,邓科又说:“也不能称之为遗憾,你不可能在剧里无限地去做创作,你要做好平衡。”郑中莉说:“尽最大的能力,也接受所有的一切。”

如果要发一条告别短信,郑中莉想感谢所有遇到的人,也感谢大家喜欢《与凤行》。

邓科则借用剧中最经典的一句台词,缓缓说道:“王爷、神君,以及所有的角色,回家吃饭了。”

+桃彩蛋+

桃叨叨&《与凤行》独家对话Q&A

桃叨叨:《与凤行》播得很好,会有庆功宴吗?

郑中莉:努力促成中。

开播第一天,跟导演和部分在北京的主创一起聚餐,并同步追剧。肯定也会想组织所有的主创,一起有一个庆功宴。

桃叨叨:这次挑战生活流仙侠剧,有打破两位的舒适区吗?

邓科:从结果上看,大家觉得古装轻喜剧在我的舒适区,其实没有。

以我的工作经验,一部戏拍完基本上已经完成80%了,但《与凤行》很长一段时间让我觉得有点体力跟不上,因为还有大量特效方面的工作没有完成。

后来成立了一个后期的管理团队,把所有特效整合进来,我跟制片人就非常自信了。再挑战这种大的特效工业流程的影片,我们有一套自己研发的流程跟技术,就很从容了。

郑中莉:整体来说,我们准备的时间算比较长。

创作项目近四年,筹备了近两年,并且主演提前两个月就来到了横店,进行训练、围读等。也偶尔会有组织聚餐聊天聊创作。

桃叨叨:《与凤行》剧组有爱、有秩序又很专业,这样的氛围是如何架构的?

邓科:首先还是上梁正。

我拍了新丽的几部戏,整个公司传递出来的想做一部好戏的决心,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合作伙伴。(郑)中莉非常懂女性向内容,提出了很多要求,让我们所有人在进这个项目的时候都会抱着一个要把它拍好的信心。

我连着跟(郑)中莉和其他新丽制片人合作,也是觉得很纯粹。

因为跟两位演员年龄相仿,我们拍戏的氛围比较轻松。除了拍戏以外,我们平常私底下也会聚,因为作息比较规律,有时候也约着出去打羽毛球,所以那几个月真的就处成了一帮很好的朋友,彼此都还蛮欣赏的,因为大家身上都有自己领域过人的本事,所以都愿意相互学习和依靠。

桃叨叨:怎么看待CP、群像、营销,对一部剧的重要性?

邓科:项目上线的时候,大家好奇围观,围观之后每个人觉得和自己最初预想的有一些出入,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会提一些疑问,再到中间相对平缓的过程,一直到大概30多集,所有人基本上一下子非常统一地去聊他们的爱情,聊我们的拍摄手法,包括去共情他们的生死离别。

整个过程体验完,就像你认识一个朋友,从最开始接触一个陌生人,对他稍微有一点点的审视,有点嫌弃,最后觉得他是很好的一个人,跟他成为好朋友,我觉得就是以情动人。

我们在现场拍的时候,所有人都对它投入了感情,我有时候也会问几个主创,我说你们相不相信这个故事。

虽然是一个仙侠的故事,大家还是说出了统一的答案,就是相信。这也是,我们为什么给它定义为现实主义仙侠轻喜剧。所谓的现实主义,是所有人的表演和我们对于剧情的一些反应,都是遵循现实主义的真实逻辑。

视觉| 蛋蛋

运营| 晓满、杜杜(实习)

桃叨叨的小桃子聚集地

追爱豆 · 看剧 · 聊电影 · 吃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