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每日商报

恶性肿瘤治愈后又查出慢性胰腺炎

加拿大病友坚持飞越半个地球来杭就医

商报讯(记者 王然 通讯员 张冰清)“下一次我还会回来中国,到邵逸夫医院看病,哪怕要飞越半个地球。”来自加拿大的病友米歇尔出院前对他的主管医生楼颂梅说。

米歇尔今年75岁,曾在杭州工作生活多年,其间多次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以下简称“浙大邵逸夫医院”)就诊,甚至回加拿大后仍不远万里“打飞的”回来看病。

意外发现恶性肿瘤

成功治愈让他建立信任

米歇尔和浙大邵逸夫医院的故事开始于2016年,那时他因为20余年的下肢静脉血栓病史,找到了血管外科朱越锋主任医师。

门诊评估时,朱越锋敏锐地发现,米歇尔有一项与前列腺癌密切相关的肿瘤指标升高,于是为他推荐了泌尿外科主任李恭会主任医师,一周后的穿刺结果确诊他患上前列腺癌。

很快,由李恭会主刀,为米歇尔进行了机器人辅助前列腺癌根治术。这项最先进的手术,在加拿大的公立医院需要排队半年以上,而在浙大邵逸夫医院,仅需等待几天。

术后米歇尔恢复顺利,6天后便出院。由于发现及时,肿瘤尚处于早期,前列腺癌得到了根治。从此以后,他不仅将浙大邵逸夫医院作为就医首选,还倾力推荐给身边有需要的朋友。

反复腹痛发现慢性胰腺炎

内镜微创手术立竿见影

2023年初,米歇尔反复出现上腹痛伴有恶心呕吐,他再次来到浙大邵逸夫医院,由普外科的楼颂梅主任医师接诊。腹部CT提示,他同时患有慢性胰腺炎和胆囊结石。

通过仔细问诊,楼颂梅充分了解症状特点,再结合CT上主胰管扩张的程度,初步诊断米歇尔的疼痛和胰管高压相关,并拟定了用内镜经口置入胰管塑料支架解除胰管高压的手术策略(经内镜逆行胰胆管造影及支架置入术,即ERCP手术)。

楼颂梅介绍,ERCP手术最大的特点是微创,没有体表切口,经口内镜直达十二指肠上的胆胰管出口,可以治疗胆总管结石、各类胆胰管良恶性梗阻,其中就包括米歇尔的慢性胰腺炎。但是,ERCP同时也是一项有风险的手术,术后有一定几率出现穿孔、重症胰腺炎等严重并发症。

术前,楼颂梅和米歇尔沟通了手术方案和风险。出于对邵医团队的信任,米歇尔毫不犹豫地签署了手术同意书。手术很顺利,术后他腹痛不再复发。但是,慢性胰腺炎治疗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需要在1-2年的周期里每半年更换胰管支架,避免支架堵塞失效。

出院前,米歇尔表示自己下个月就要退休回加拿大了,楼颂梅建议他在加拿大当地更换支架、继续治疗,不必长途奔波。

医生建议后续在当地治疗

他却坚持“打飞的”就医

令人意外的是,半年后楼颂梅又在门诊见到了米歇尔。

“在加拿大,如果选择公立医院,要提前6个月到1年时间预约。如果选择私人医院,治疗费用高昂,医保还有限制。”一见面,米歇尔便和楼医生聊起了漂洋过海就医的原因,“邵逸夫医院医疗技术精湛,医生、护士们对所有病人很热情,常常来问我们感觉怎么样。来这里手术,算上来回长途飞行,前后加起来也只需要6天,就医性价比更高。”

此次检查,米歇尔的病情出现了变化,胰头部出现肿块样改变。楼颂梅指出,对于胰腺肿块,超声内镜穿刺活检是最安全、最微创的病理诊断方法。

1天后,病理科传来消息,米歇尔的穿刺病理没有发现肿瘤细胞,同时血清IgG4检测明显升高,这意味着自身免疫性胰腺炎的可能性更大。楼颂梅仍没有轻易下结论,在使用自身免疫性胰腺炎的特效药物治疗两周后,为米歇尔复查了影像学,发现胰头肿块较前缩小了,可以排除癌变的可能。

今年4月,米歇尔又一次“打飞的”来浙大邵逸夫医院复查,这次没发现肿块,他顺利完成胰管支架更换。

回想这位数次飞越大洋来求医的患者,楼颂梅说:“患者的信任让我们备受鼓舞。医院会继续提高专业素养和人文关怀,全力缔造最有技术、有温度的医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