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自称极越汽车前员工的网友“大姚Tok”在社交媒体发视频表示,因买了小米SU7汽车,结果在提车5天后被开除了,“公司没有给赔偿金,还称自己违反了竞业协议。” 

该视频发出后,很快就冲上热搜,引发热议。甚至也把极越汽车推到了舆论前台。但是,对于这家名字很陌生的新能源汽车品牌,网友却议论纷纷,“极越汽车是一家什么样的车企?” 

01 

被推上风口浪尖的极越汽车,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车企? 

实际上,极越汽车的背景并不陌生,由吉利控股与百度联合打造,极越汽车虽然是个新名字,但这个名字的前身是提出“汽车机器人”概念、突出人工智能技术的集度汽车。 

什么是“汽车机器人”概念?听上去容易一头雾水。按着此前官方介绍,“汽车机器人”是高端智能技术、智能系统的结合体。是一种比智能驾驶“更高级”的词汇。通俗说,“汽车机器人”有点黑科技成分,除了当时未更名的集度汽车,基本没人搞过“汽车机器人”。 

换句话说,“汽车机器人”的概念没有达到行业共识,仅是集度汽车“自己的领悟”。 

2022年,是集度汽车高速运转之年。这一年,它们推出了即将上市的首款车型。对于车型完整展示,集度汽车称,“预计4月出炉”,公司还表示,“总部要落户北京亦庄开发区。”计划显然推迟了两个月,到了6月,集度汽车才让首款“汽车机器人”概念车JIDU ROBO-01亮相,但它们并没有把总部落户北京,而是落户上海,并搞了场“汽车机器人生态伙伴大会”。 

集度汽车给了上海总部很高的规格,1400多名员工、80%研发人员。这些研发人员也不负众望,终于在年底研发出了非概念车的首款“汽车机器人”ROBO-01。其中,ROBO-01探月限定版价格,售价39.98万元。这个价格基本确定了集度汽车目标是要进军中高端车市。 

但到了2023年中,集度汽车就“变化了”。它们完成了造车新势力不常见的更名,极越汽车。 需要注意的是,天眼查APP上,极越汽车前身集度汽车的公司主体并未发生更名,说明,极越汽车可能只是品牌更名。此外,2022年—2024年间,有大量名为“极越汽车”的公司出现,包括汽车配件公司、汽车服务公司、极与越汽车科技公司、汽车销售公司等。不排除,这些公司是为了极越汽车新品牌陆续成立的分公司,但集度汽车的上海主体依然存在。 

“难道集度汽车换了个马甲?” 

02

还有一种情况,即股东权益转换。

什么意思?“比如集度汽车的股东权益转移到极越汽车身上。” 

前面提到,极越汽车成立了大量新公司,这些公司的主体是极与越汽车科技公司,它的实控人是吉利控股掌门李书福。这里面有意思的点来了,该公司第二大股东是集度汽车公司主体。 

转来转去,仿佛回到了原点,为什么?“极越汽车,定位还是汽车机器人。” 只不过现在是吉利控股旗下高端“智能汽车机器人”品牌,要说跟之前哪里不同?多了智能二字。 

但是吉利控股的造车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它们很快推出了“极越01”,在2023年10月发布。定价上,极越汽车有了前车之鉴,售价锁定在24.99-33.99万元,进军中端车市。 

首款车上市不久,极越汽车迅速发布了下一款车型,“极越07”。争分夺秒,追赶市场平均速度,这个操作没毛病,它们前面落后市场步伐太多了,其速度估计就比“下周回国”贾跃亭的FF快一点,在新能源白热化竞争、“内卷”的环境下,慢一点就要被无情淘汰。 

“加速度”方面,吉利控股有先天优势。今年3月,极氪宣布与极越汽车,建立亲密友好合作伙伴关系,实现“互联互通”,包括极氪全国范围内的充电站,将共享给极越汽车使用。 

看得出来,“造车狂人”李书福在新项目极越汽车身上花了较大精力,有种动用手里一切资源尽快把极越汽车扶上位的感觉。那么,极越汽车到底是“孙仲谋”还是“刘阿斗”呢? 

03

极越汽车,有没有给李书福争气? 

如果单从销量上看,极越汽车要被同行甩出几条街。根据官方数据,极越汽车上线的24小时内,实现订单1.5万辆。官方是官方,乘联会数据是,“2023年12月、2024年1月,极越01分别实现销售774辆、218辆。”作为车企,宣传是重要的,可差距不要太离谱。 

当然,极越汽车在今年1月销量锐减,也与行业竞争白热化有关。年初,比亚迪、特斯拉率先降价打起价格战,对其它玩家来说,无疑措手不及,导致部分车企走上“冰箱彩电”差异化竞争之路。在这样一个环境里,极越汽车销量暴跌,多少有点被当“炮灰”了。 

但摆在极越汽车面前的“生死”问题却是真实的,一家车企车卖不动,它就需要不停的融资救急,像蔚来汽车销量不好,李斌有办法找来投资方饮鸩止渴。钱的问题,极越汽车应该不是特别关注,毕竟有李书福支撑,可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最终要看极越汽车的本事。 

其实,在整个新能源行业,极越汽车是比较低调的。 

这次闹出员工买小米SU7,着实有些尴尬,毕竟,对车企自身品牌而言,不是好消息。极越汽车也在积极澄清“非网络流传的那样”顺便为品牌做了一波公关。极越汽车在最新声明里表示,“公司并不是因为姚某某购买某米汽车而被开除的,而是对方在工作时间内从事与公司业务无关的活动,这些行为严重违背了其本职工作职责和职业道德。极越汽车法务部表示,姚某某的行为已严重违反公司劳动纪律和规章制度,因此公司单方面解除劳动合同是合法且合理的。” 

随后,极越汽车继续表示,“公司并没有要求员工不得购买其他品牌汽车的行为,无论员工驾驶那个品牌的车辆,公司的工区专属停车场都有给他们提供车位和充电设施,以表示公司对于员工的关怀。”姑且不论,“双方孰是孰非”,“打铁仍需自身硬”,车好不好销量说了算,极越汽车在当下愈发“内卷”的新能源行业,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家”(ID:touzijias),作者:苏年、王多多,36氪经授权发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