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新華財經

新華財經悉尼4月24日電(記者李曉渝)澳大利亞統計局公佈的最新數據顯示,2024年一季度該國通脹雖然低於上季度,但超出此前市場普遍預期。分析人士認爲,這意味着澳大利亞儲備銀行(央行)對於讓通脹在其期望的時間表內回到2-3%這一目標區間仍然信心不足。因此,澳央行的首次降息時間可能要被延後。

統計局公告顯示,一季度澳大利亞整體消費者價格指數(CPI)同比漲幅爲3.6%,低於去年四季度的4.1%,但超出此前市場普遍預期的3.4%。截尾均值通脹率爲4%,低於前一季度的4.2%。

今年3月,澳大利亞整體CPI同比增長3.5%,漲幅超過2月的3.4%。在排除水果、蔬菜以及汽車燃料等波動性價格項目以及假日旅遊消費項目後,3月澳大利亞的CPI月度同比漲幅爲4.1%,高於前一個月的3.9%。截尾均值通脹率則從2月的3.9%升至4%。

西太平洋銀行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露西•埃利斯表示,從一季度通脹數據來看,今年年底的通脹率可能將穩定在3%左右,距離澳央行的目標區間觸手可及,但現在的問題是,一季度截尾均值通脹率這個關鍵數據仍高達4%。考慮到澳央行此前預測,今年6月底整體通脹率將降至3.3%,截尾均值通脹率將降至3.6%,西太平洋銀行認爲最新通脹數據說明澳央行去通脹的進展是慢於其預期的。

她說,具體來看,澳大利亞通脹仍受到上游價格壓力緩解和內需疲軟這兩方面因素的推動。目前,該國的商品通脹已經回到了疫情前的正常水平,而服務通脹雖然仍處於高位,但已有所下降。另外,雖然澳大利亞的失業率保持在較低水平,但勞動力成本上升卻並非該國通脹飆升的主要驅動力。

埃利斯說,西太平洋銀行預測澳央行將在5月貨幣政策會議上繼續保持基準利率穩定。同時,鑑於一季度去通脹進展較慢,且勞動力市場仍趨緊,將其預測的澳央行首次降息時間從此前的9月延後至11月。

降息時間延後這一判斷實際上是符合目前市場普遍預期的。一方面,美國的持續高通脹引發了市場對於美聯儲今年是否能採取降息行動的懷疑。由於美聯儲在傳統上會引領全球降息週期,而澳大利亞在這輪加息週期中的加息幅度相對不大,一些市場人士早在通脹數據出爐之前,就表示澳央行可能會隨美聯儲延後首次降息時間。

不過,AMP資本投資公司副首席經濟學家戴安娜•穆西娜(Diana Mousina)卻表示,澳央行先於美聯儲降息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她撰文指出,基準利率調整對經濟的影響是通過將變化傳導至企業和家庭的借貸利率來實現的。在每個經濟體中,借貸利率變化的傳導速度不同,具體取決於住房貸款的結構,包括固定貸款期限以及固定貸款與可變貸款的比例等因素。與美國等其他國家相比,澳大利亞的加息幅度雖然較低,但該國的未償還抵押貸款利率增幅卻更大。

她的同事尚恩•奧利弗(Shane Oliver)進一步解釋說,過去兩年的加息對澳大利亞家庭的負面影響遠大於對美國家庭。因爲在澳大利亞,債務佔家庭收入比例接近20%,而在美國這一比例僅有7.5%左右。而且,由於不像美國有95%的抵押貸款使用幾十年的固定利率,澳大利亞的未償住房債務實際支付的平均抵押貸款利率(average mortgage rates actually paid on outstanding housing debt)在這輪加息週期中上升了超過3個百分點,而美國的僅上升了約0.5個百分點。因此,澳大利亞人因加息承受的壓力更大,澳央行在美聯儲之前開始降息的可能性是合理的。

奧利弗還表示,澳大利亞就業市場雖然初步降溫但仍然緊張,這將使澳央行對通脹繼續持謹慎態度,並且暫時不急於降息。但從另一角度來看,強勁的移民增長和高企的勞動力參與率會減少職位空缺,並阻止出現更強勁的工資增長。如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那麼即使就業增長依然強勁,降息仍然是合理的。

另一方面,從其他經濟數據來看,澳央行預計也將對降息持謹慎態度,首次降息時間也可能因爲這些數據不夠理想而被延後。

澳大利亞數字銀行Judo Bank首席經濟顧問沃倫•霍根(Warren Hogan)表示,澳大利亞經濟將在2024年出現週期性復甦。雖然這對澳大利亞經濟本身來說是個好消息,但卻超出了澳央行的預期,表明經濟開始偏離澳央行設定的所謂“狹窄路徑”。澳央行本來希望該國經濟活動能在2024年保持在長期趨勢水平以下,從而使通脹率在2025年年底逐漸回到2-3%的目標區間之內。

他說,4月Judo Bank速覽澳大利亞綜合採購經理指數升至53.6點的24個月新高。如果該指數的表現能持續到6月,那就意味着二季度澳大利亞GDP將穩步增長0.8%左右。但在同時,由於原材料價格和貨幣兌換成本上升,4月澳大利亞製造業的投入成本價格和產品價格已經出現雙雙加速上漲的情況,私營經濟的整體投入成本價格漲幅也已有所擴大。

霍根認爲,澳央行可能會擔心,在通脹率回到目標區間之前,澳大利亞的經濟復甦就會威脅到中長期的價格穩定。這將導致澳央行在可預見的未來裏不做降息,並增加了其不得不在2024年下半年的某個時間節點再次加息的風險。

編輯:馬萌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