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基亞洲發文稱,過去一週,曾傳出伊朗核設施受到攻擊,消息一度引起市場恐慌,及後消息雖得到澄清,但中東局勢仍存不確定性。同時,美國經濟強於預期,聯儲局官員釋出“鷹派”言論,環球股市普遍回落,當中以科技股及費城半導體指數跌幅最深。受延遲降息的預期影響,長短年期的債券價格也普遍回落,只有亞洲投資級別債微升。雖然股債幾乎無一倖免,但部分商品仍能受惠於地緣政局不明朗而錄得升幅。

避險需求一般有利黃金金價在最近3個月累升約17%,跑贏環球主要股市、油價及銅價等。本月中現貨金價曾一度升穿2400美元/盎司,再創歷史新高。

凱基亞洲指出,地緣政局不穩及美聯儲“鷹派”取態,兩項因素皆對股市不利。不過,對於黃金而言,兩者的影響則可能互相抵銷。在過去幾次的系統性風險或經濟衰退時期,例如是“911”、2008年金融海嘯、歐債危機時期等,美股大幅回落,黃金和美股走勢相反,有望達到類似美國國債及投資級別債的避險效果。在現時的以伊衝突之中,黃金也在一定程度上有避險作用。

不過,現時美國利率和美匯指數正處於多年高位,加上官員悉出“鷹派”信號,或拖累黃金的走勢。由於黃金不能產生收益,當利率處於高位時,持有黃金即代表放棄了持有債券的利息,投資黃金的機會成本上升。過去,黃金和實質利率呈現高度負相關,黃金和美國10年期實質利率過去20年相關係數達-0.67。換言之,全球央行未來若轉向降息,利率下滑將有利金價上升。

此外,除經濟放緩及降息是有利情景之外,當系統性風險出現時,國債及投資級別企業債同樣具有避險功能,這或有助降低整個組合的波幅,從而降低風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