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何時走出低迷?

金融科技企業達到1000家,相較2022年增加25%;在虛擬資產方面,也有超過220家Web3.0相關公司,8家虛擬銀行、4家虛擬保險公司。這是在第一財經“全球投資行”沙龍香港站上,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副局長陳浩濂公佈的一組數據。

作爲亞洲地區金融中心之一,香港歷來都擁有着堅實的金融基礎和成熟的市場。隨着近年人工智能及Web3.0的崛起,香港的金融科技生態系統在短短几年間迅速發展,並逐漸成爲驅動行業變革的關鍵力量。

不過,過去4年中,港股市場持續低迷,2020年初至2023年底,恒生指數累計下跌近40%。隨着國內一系列積極政策的出臺以及市場情緒的逐漸改善,港股市場近期出現回暖趨勢,截至4月24日,恒生指數近60個交易日上漲8.03%。

“香港市場的魅力和價值在於聯通全球。”建銀國際首席策略師趙文利認爲,香港市場目前在修復過程中,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了,但估值修復包括市場信心的修復都會來得比較慢。

持續推進金融創新

在與會人士看來,香港推動金融科技發展具有多重優勢。

“金融科技公司需要什麼?客戶、投資者、合作伙伴,而這裏(香港)最容易找到。”陳浩濂說,很多內地的金融科技公司可以落戶香港,可以拿到資金和境外客戶;而歐美地區的金融科技公司則希望把產品服務藉此打入內地市場和亞洲市場。

隨着數字經濟向縱深發展,綠色金融科技已經成爲金融業的戰略標配。今年2月初,香港金融管理局發行以人民幣、港元、美元和歐元4種貨幣計價的數字綠色債券,發行規模爲60億港元。

這也是香港繼去年2月發行8億港元代幣化政府綠色債券之後第二筆數字債券。數據顯示,在政府綠色債券計劃下,至今已發行總值約1950億港元的綠色債券,包括零售、機構和代幣化債券,爲多個本地的綠色項目融資。

與此同時,在歷經了觀望、聲明規範、框架建設及逐步完善的過程後,香港也準備好把握虛擬資產發展所帶來的潛在機遇,爲境外投資者提供合規、安全、普惠的投資渠道。在業內看來,此舉亦有望助力香港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Web3.0產業生態。

2022年10月,香港特區政府發表有關虛擬資產在港發展的政策宣言。同年12月,亞洲首隻比特幣(南方東英比特幣期貨ETF)和以太幣期貨ETF(南方東英以太幣期貨ETF)登陸港股市場,爲個人及機構投資者開闢了虛擬資產領域的新機遇。

去年12月,香港證監會發布了《有關證監會認可基金投資虛擬資產的通函》,明確表示其準備接受虛擬資產現貨ETF的認可申請。今年4月,公募基金旗下的三家香港子公司公佈最新進展。其中,博時國際和嘉實國際的虛擬資產現貨ETF產品已獲得了香港證監會的原則性批准,而華夏基金(香港)的口徑爲計劃發行能夠投資於現貨比特幣和現貨以太幣的ETF產品。

虛擬資產作爲香港市場的一大亮點,但其中因交易產生的風險問題,或令投資者卻步。那麼,如何做好虛擬資產的監管規範?“在制定監管細節時,將會採取相同活動、相同風險、相同監管的原則,應對實際和潛在的風險。”陳浩濂說。

港股市場正在緩慢修復

過去四年間,港股持續大幅下挫。截至2024年4月24日,恒生指數自2020年初以來累計下跌38.98%。

港股低迷背後,一方面是“沒有新錢進來”,IPO市場表現不振。數據顯示,2023年港股共有73家公司上市,較2022年下跌19%;集資總額爲463億港元,較2022年“腰斬”,跌幅達56%。這也直接導致港交所上市費用也同比下滑8%。

另一方面則是成交逐漸萎縮,市場整體成交活躍度下降。據港交所數據,2023年香港證券市場的平均日成交金額爲1050億港元,同比減少16%。與之相關的交易費、結算及交收費用自然也備受影響,分別同比下滑18%、12%。

“市場表現可能跟估值的盈利表現相關。”趙文利說,香港的估值體系實際上是國際定價,這裏面估值形成影響因素分爲無風險利率和風險溢價。由於香港實行聯繫匯率制度,當美元利率較高時,無風險利率上行,香港資本市場的估值會受到較多擠壓。

在此背景下,美國加息之後,美股爲何反而估值進一步擴張?趙文利認爲有多方面的因素,一是美國的科技創新週期,使得龍頭股票的估值得到大幅度擴張,從盈利增長的角度來講,美股很大程度上得益於盈利增長的驅動。

另一方面,趙文利也認爲,香港受風險溢價影響較大。近年來,全球環境變化劇烈,包括地緣政治變化,全球供應鏈重組以及一些底層邏輯變化等,在他看來,很多變化並非週期性的波動,例如地緣政治的變化就屬於結構性的變化。

趙文利說,香港市場目前在修復的過程中,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了,但估值修復包括市場信心的修復都會來得比較慢。這主要由於美聯儲降息的時間點不斷推後,同時降息幅度也比預期要低,貨幣政策迴歸正常化的進程偏慢,這方面的修復自然也隨之變慢。

此外,趙文利從盈利增長角度分析稱,現在一些上市公司雖然盈利增長還能夠維持,但是這些公司是以削減成本或是以結構調整作爲代價換來的,實際上市場對增長的可持續性以及未來增長程度的擔憂較大。

“中國資產的主要出路並不來自估值修復,因爲可能會比較慢,而盈利增長則是企業自己可以把控的。企業實實在在做出業績來,市場的信心自然也會比較好。”他說。

對於港股市場的表現,身在其中的上市公司感知更直接。第四範式董事會祕書、資本市場總經理郭清媛也表示,如果按照信心的修復,估值的修復以及港股本身應該有個活力的來說,公司本身的價值並沒有被充分反映,甚至已經遠遠被低估。

“香港市場的魅力和價值在於聯通全球。”趙文利說,目前在金融互聯互通方面的舉措,已經取得了很多進步,不僅爲香港營造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條件,也增強了香港聯通世界和中國的能力。

在他看來,當下香港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方向,例如市場真正感興趣的全球優質資產能不能再增長,交易性價比是不是全球最有吸引力等。此外,香港作爲亞洲的國際金融中心,未來能否吸引“一帶一路”共建國家的優質企業來港上市等。

“香港更像是一條中國經濟的動脈,有自己獨特的定位。”香港大學創立方中心主任韓潔南表示,香港業界在推動金融創新方面也進行了多方面的努力,除了政策支持外,還有跨界合作和創新、相關論壇的開展以及對金融人才的培養,例如針對最新區塊鏈技術、金融科技等的課程。

近年來,針對港股市場的政策接連不斷,涵蓋上市規則、交易機制、互聯互通、數字化等多個方面,改革正在加速進行。4月19日,證監會發布涉及港股市場的5個重磅政策利好。

具體而言,大多針對的是港股市場流動性不足、融資吸引力下降等問題,如放寬滬深港通下股票ETF合資格產品範圍;將REITs納入滬深港通;支持人民幣股票交易櫃檯納入港股通;優化基金互認安排;支持內地行業龍頭企業赴香港上市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