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華爾街見聞

回看歷史就會發現,高利率對美國股市和該國經濟來說,不一定意味着壞事。高利率導致經濟衰退是說不通的。通常來說,只要高利率與經濟增長相關,那麼就不是壞事。業內人士指出,應該密切關注當前財報季傳遞的信息,例如,利率對企業利潤率和消費者行爲的影響。

當前美國經濟整體具有韌性,儘管美股近期出現了一些回調,但總體表現仍相當不錯,要說高利率對美國經濟產生了實質性的負面影響,這種論點很難讓人信服。

伴隨着近幾個月美國通脹的抬頭——通脹在3%水平具有粘性、明顯高於美聯儲2%的目標,隨之引發了降息前景的回撤。擺在眼前的問題是:如果美聯儲決定將利率維持在當前水平更長時間,甚至整個2024年都按兵不動,會怎麼樣呢?如果美聯儲接下來不是降息,而是再加息一到兩次,又會怎麼樣呢?美聯儲的這些舉措,將對金融市場和更廣泛的經濟產生什麼影響?

回顧今年年初時,投資者們沒有預料到上述問題。至少現階段,“高利率維持更久”這個情景讓華爾街和市場參與者們感到不安。因爲市場普遍認爲,從定價的角度來說,如果利率攀升,就必須進行調整,形勢改變了。

業內人士指出,應該密切關注當前財報季傳遞的信息,一些問題的答案很快就會揭曉。公司高管們將提供除營收和利潤以外的重要細節,包括利率對利潤率和消費者行爲的影響。如果有任何跡象表明公司不得不開始削減成本,並導致勞動力市場出現問題,那麼這將是利率保持在高位可能引發問題的跡象。

回看歷史就會發現,高利率對美國股市和該國經濟來說,不一定意味着壞事,甚至可能是一個好兆頭。高利率導致經濟衰退是說不通的。通常來說,只要高利率與經濟增長相關,那麼就不是壞事。當然這也並不是絕對的。上一次並非如此的情況是,時任美聯儲主席沃爾克通過激進加息來抑制通脹,最終有意導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

在經濟強勁增長時期,例如當前,美聯儲很少會降息。本週美國將公佈2024年第一季度GDP數據,市場預計爲年化2.4%,倘若如此,這將標誌着美國連續第七個季度增長超過2%。

相反,美聯儲將利率維持在過低的時間過長,更容易導致危機。例如,催生了互聯網泡沫和次貸危機,新冠疫情爆發前,美聯儲的基準基金利率也僅爲1%。也就是說,最近幾次重要的經濟衰退,反倒是低利率時期埋下的危機。

一些經濟學家認爲,美聯儲政策對美國經濟的影響被誇大了。他們給出的證據包括:美聯儲在新冠疫情爆發前的十多年間,試圖通過貨幣政策將通脹率提高到2%,但基本上失敗了。換個角度來說,美聯儲貨幣政策影響的主要是需求端,這部分仍然強勁,而供給端在很大程度上超出利率政策的掌控範圍,而這反倒是通脹放緩的主要驅動因素。

基於上述原因,新冠疫情爆發後美國通脹飆升,隨後又回落,回落過程雖與美聯儲緊縮的貨幣政策同時發生,這讓部分經濟學家懷疑,美聯儲在這其中的貢獻真正有多少。

利率政策真正起作用的地方是在金融市場,而金融市場又會反過來影響經濟狀況。利率過高或過低,都會扭曲金融市場。從長遠來看,這最終會損害經濟的生產能力,並可能導致泡沫,從而破壞經濟的穩定。

有業內人士指出,當前美國的利率水平對於金融市場來說太高了,美聯儲應該讓利率逐步恢復到正常水平,既不是非常低也不是非常高,並維持在該水平。

當前,市場預計美聯儲2.6%的中性利率是不現實的,也即既不刺激也不限制經濟的利率水平。高盛最近認爲中性利率可能高達3.5%。克利夫蘭聯儲主席梅斯特最近也表示,長期中性利率可能會更高。

因此,市場雖然普遍預計美聯儲未來遲早會降息,但不會回到金融危機後接近於零的利率水平。事實上拉長時間來看,自1954年以來,聯邦基金利率的平均水平爲4.6%,這其中還包括了2008年金融危機後長達七年的接近零利率的時期。

此外,許多經濟學家提到,美聯儲的緊縮政策之所以沒有對美國經濟產生嚴重影響,與美國政府的大規模支出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美聯儲加息是有關的。然而,美國國家債務的飆升,疊加利率上升,令美國政府的淨利息支出井噴。

自2020年3月新冠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國家債務飆升至34.6萬億美元,增幅接近50%。預計2024財年美國聯邦政府的預算赤字將達到2萬億美元,淨利息支出將超過8000億美元。2023年美國政府赤字佔GDP的比重爲6.2%,相比之下,歐盟只允許其成員國3%。

風險提示及免責條款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文不構成個人投資建議,也未考慮到個別用戶特殊的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或需要。用戶應考慮本文中的任何意見、觀點或結論是否符合其特定狀況。據此投資,責任自負。

相關文章